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露丝自然想不到被隔壁崽崽惦记上, 如果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,她一定——拎起酒瓶给眼前的丑老男人开瓢,然后使劲踩着他的狗脸, 在狠狠呸一口:说,老娘,我错了。

包房里,那位老熟客和几个朋友喝的面红耳赤。

“我看天天新报就是故意的, 到现在红烧乳鸽的联系方式都不肯给, 分明打别的算盘。”

“会不会作者本人授意,让大家使劲出价,最后价高者得呢?”

“还能多高?咱们出的价够高了,整个海市独一份, 比王老的新书还高。”

“我是总觉得里面有什么内幕, 我三姨太和张辉太太关系还不错,前几天特意约了个局,听那话里意思,张辉好像始终没见过作者本人。”

“......”

最近几个人每晚都来这里, 一边喝一边聊, 露丝知道说的什么事。

那本还珠格格大火, 老熟客和几个朋友想把版权拿下来, 可想尽了各种办法, 如今连作者本人都见不到。

事实上, 露丝也从小姐妹那里听说过类似的情况,很多人都在打这个主意。

从露丝角度看, 方式有点像烟花巷的套路, 好不容易培养出个色艺俱佳的头牌, 初夜肯定得竞价呀。

而另一方面, 她盼着只要不是老熟客,谁拿走都行。

烟花女子谁都看不起,没错,但也是人,是人就有尊严有情绪。

如果有别的办法,谁愿意变成这幅肮脏不堪的模样?

可是她的女儿,长相像极了她的女儿还有几个月就满十二岁,再拿不出赎身的钱,就要接客了。

只要能救出来,她可以做任何事,甚至拿命换。

客人出的钱看似不少,其实大部分被老板和老鸨拿走,剩下的只有一小部分,想在之前凑够,必须想别的办法。

烟花巷的小姐妹个个都有难处,她想来想去,想到了这个老熟客。

露丝觉着,两人虽然是那层关系,但怎么也有几分薄面在,老熟客家里据说出身大家,那点钱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。

再说不白借,她会立字据,以后每天赚到的到钱去掉基本生活开销,不经她手直接送去还账。

等找了个机会把情况说明,老熟客沉默片刻,没同意借钱,给她介绍了个客人。

听到对方出个价格,露丝疑惑又感激涕零。

只需两三次,钱就够了。

至于为什么价格那么高,客人肯定不咋地,不过那又如何,什么样人客人没见过?为了女儿,她早就是具行尸走肉。

露丝自认为挺好,不借钱是本分,借了是情分,自己身份很清楚,对方能给介绍客人已经算帮了大忙。

她没想到,如果不是老鸨看在她一心救女儿的份上拦住,可能此刻人已经没了。

那个客人,有古怪嗜好,侍候他的女人全都一个下场,走着进去躺着出来,知道内情的哪怕价格再高无人敢接。

这哪是帮她呀,这是要她的命。

露丝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,对方好像也失忆,来的时候照样点她,该咋样就咋样,丝毫没有变化。

露丝懂那意思,没有解释的必要,小小烟花女子,算计了就算计了,能拿他怎样?

表面上的确不能怎样。

露丝满面柔笑倒满酒,软绵绵贴上去亲自喂对方喝下。

那酒杯里,有她吐的口水。

小样,呵呵。

夜半时分,等送走最后一个醉醺醺的客人,霓虹灯也跟着熄灭。

露丝脱掉高跟鞋和高开叉旗袍,换上身舒服的家居装,下班了。

门口等客的夜班黄包车看也不看她一眼,涌向其她人大声揽生意。天天见,谁会坐车谁偶尔坐早记住了,露丝属于最差一种,从来都是走着回家。

这个时候,普通女子绝对不敢走路,灯已经全灭了。

角落旮旯里,不时传来野猫尖叫和窸窸窣窣不知道什么爬行的声音,有红红的烟头一闪一灭,听到女子特有的脚步声,几个人影冒了出来。

露丝丝毫不怕,甩甩头发翻个白眼。

人影看清她的长相,流里流气吹了声口哨,走了。

所以说ji女也是有好处的,所有帮派挂了名号,大家勉强算一路人,一个卖身一个卖命,敢动手抢劫,属于破规矩要被剁手的。

然而外壳再怎么坚硬,终究是外壳。

来到弄堂口,黑乎乎角落里忽然飞起个东西,借着微光,能看清一团模糊的白色。

深更半夜,白色,飞起来?

露丝浑身发凉,大脑一片轰鸣,嗓子像被掐住了,细声细气尖叫:“啊,呀......”

白色光团似乎也吓一跳:“咕咕?咕咕咕?”

听到声音,露丝吓走的三魂六魄又回来了,手忙脚乱动包里掏出火折子,等看清果然只鸽子,吓的拍拍胸口:“臭鸟,吓死老娘了。”

前面就是住的地方了,露丝转身要走忽然停下,她想起个事,鸽子和鸡一样,晚上看不清的,如果抓住,怎么也能卖几毛钱。

生怕把鸽子吓走,露丝缓缓刚转了一半身子,翅膀扇动的扑棱棱声音响起,鸽子似乎察觉她要做什么,抢先一步飞走了。

露丝恨恨跺脚,早知道刚才不该叫。

她不死心看着鸽子消失的方向,然后,就看见张纸飘飘悠悠从天上向着头顶落下。

火折子还亮着,露丝顺手接住,三个大字映入眼帘:授权书。

——

第二天一早,天天新报依旧迅速被抢光,还珠格格到了高潮部分,男主女主连带着一群配角为了追求爱情,决定向皇阿玛宣战。

而天天报社门口依旧人满为患。

同属一个圈子,大家分工不同,天天报社不出版书也不参与话剧,经过一夜发酵,各大出版社派出代表,决定不能再拖下去 ,要天天报社无论如何给个说法。

他们要见作者面谈,或者亲自听作者本人拒绝。

还就不信了,写书不为出名不为钱?

主编因为销量节节攀升今天来的早,不等他反应过来便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。

急的不止一个,主编也急,他已经亲自给红烧乳鸽写了三封信,每次待遇和张辉一样:再等等。

天天日报现在本来就树大招风,不能再等了,要么不卖让大家死心,要么开个价格,一直吊着,再继续下去真就把同行全得罪。

任他怎么解释,怎么赌咒发誓没人信,一片闹哄哄中,主编看看时间,踮脚伸长脖子:“张辉编辑来了,你们去问他。”

大家都知道张辉是还珠的责编,负责和作者单线联系。

今天的张辉看起来面色红润,见人冲过来兴奋地挥挥手里的纸:“大家别急,红烧乳鸽大大有决定了。”

早上白鸽除了稿子,还送来封授权书。

“大家小点声,红烧乳鸽大大说了,他最近忙着赶稿无心杂事,特授权好友宝善街荟萃会所的翠芬女士全权负责此事.......”张辉提高声音大声宣读完毕,猜到众人心中疑惑,提醒道,“各位,别问那么多了,早去早谈先到先得。”

授权书一式两份,有本人亲自签名,两份一起才算生效。

来的都不是一般人,宝善街的荟萃会所当然知道,可授权人翠芬女士怎么在哪里?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感谢在2020-12-07 23:23:33~2020-12-10 23:56: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玫瑰忽而wx 220瓶;mignon 60瓶;唯爱王源 20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