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乔俏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。

梦里面, 经理把她叫到办公室,先鼓励一番然后严肃道:“这次升职的机会我给了别人,下一次, 肯定会是你的。”

乔乔感觉等不到下一次了,这半年来为了那个职位,她倾尽全力。

如果如果能力不行输了,她认, 可输给一个远不如她的, 感觉尊严受到了侮辱和打击。

职场有时候就像那句话说的一样,成者为王败者为寇,输了就是输了,同事只关心结果, 不管过程。

她没精力伪装没事, 干脆请了个长假,一个人想好好放松一下。

习惯了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,乔俏喜欢远山,只有大自然最原始的淳朴, 才能让心重新平静下来。

她没报团, 一个人背着包独自选了个非热点有山有水的偏远地方。

风景的确不错, 没有开发, 没有游人如织, 但她没有想不到, 早有人盯上了她。

昏迷再醒来,长满蜘蛛网脏乎乎的泥土屋, 身上的锁链, 她几乎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
作为一名白领精英, 乔俏不仅能力强, 还有过人的胆识。她明白,这个时候越慌越乱。

就如设想的那样,没多长时间,外面走来的男人。

乔俏差点儿想吐。

她出了名的漂亮,平常又舍得花钱保养,进口名牌化妆品瑜伽,女人该对自己狠的时候就要狠。

追她的人很多,各种优质男其中不乏帅哥,但没有动过心,她想要的男人,要有颜有能力还得上得厅堂下得厨房。

眼前的男人,衣服不知道多久没洗,大老远闻到一股馊臭味,那是汗水和汗臭的味道,

他看起来有四十多,小眼睛,地包天支棱出厚嘴唇,更重要的,他头上大概小时候生过什么疮没有治好,一块一块的,像被虫子啃过的花菜。

乔俏忍住恶心,镇定道:“大哥,我有很多钱,你开个数,想要多少都可以,有了钱,你可以买更好的女人。”

不就是被卖吗,这样的人肯定缺钱,先想办法脱离这里再说。

男人咧嘴笑笑,目光贪婪看向她的胸前。

“大哥,你买了媳妇是来生孩子伺候你做家务的吧,我什么都不会。”乔俏强行控制身上的寒意,“这样吧我给你五十万,手机在我包里,如果你不相信,可以打开看一看。”

乔俏学过类似危机应付知识,自认擅长谈判。

可理论永远是理论。

村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买来就是买来了,不要再贪图货物以前拥有的东西,把人放走意味着会带来源源不断的麻烦,有钱拿没命花。

如果有人敢为了钱把买的人女人放走,那就等于坏了规矩。

再然后噩梦开始了,双手被绑住,被粗暴挪开,没有丝毫温柔。

对待买来女人的第一步,先摧毁她的尊严。

可有的女人,尊严没了,灵魂也就没了。

在之后的第二步不给水喝不给饭吃,在乔俏身上没用,她不想活了。

或者说灵魂已经死了。

李赖头真喜欢,这么漂亮可口的女人谁不爱呢,饿了几天见没有达到效果,送上的饭也不吃。

之后的一段时间他强行喂,可女人大部分时间在昏迷,他才慌了神。

这是魂被吓走了一个吧。

乔俏半梦半醒,听到门外有人说话下意识抱紧身体,因为那男人根本不管她的死活,即使昏迷着仍然要发泄他的兽欲。

门响了,乔俏绝望闭上眼,然而想象中的并没有发生,她睁开眼,看到个蓬头垢面的女子。

女子年龄不大,看起来情况不怎么好,脸上红肿的巴掌印,嘴角血迹未干,脸色苍白的吓人。

这是她从被卖,见到的第一个女人。

不过她没开口,这是村里的女人来劝她的吗?

顾小梧也在打量她,类似这样的情况,七年里,见的太多了。

哭没有什么用的。

“我叫顾小五,也是被买来的,”顾小梧艰难地蹲下来,稍微动动身体疼的像散了架,“你叫什么?”

这句话就像一束光,乔俏张张嘴,发出几个嘶哑的音节。

顾小梧端过桌子一动未动的水,看着她大口喝下。

这个时候,不需要解释的,一模一样绝望麻木的眼神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有这种眼神。

悄乔俏恢复了那点力气:“救我,我告诉你个手机号码,我父母肯定会来找我的,会给你很多很多钱,把咱们一块都救出去,如果你想走。”

顾小梧轻轻摇摇头:“我没有手机。”

小乔很快明白过来,是啊,买来的女人怎么会有手机呢,看对方的样子,不太像见过太多世面,低声道:“你可以想办法,趁睡着,打电话报警。”

好不容易见到逃出去的希望,她声音微微颤抖。

顾小梧面色平静:“没用的。”

“有用的,警察,一定会把我们救出去。”乔俏加重语气,“相信我,你只要把情况说明白。””

人口拐卖是大事,政府得到消息肯定会组织人员来救,哪怕这里是大山深处。

顾小梧语气依旧平静:“警察来了也没用。”

两年前曾有个女人尝试逃跑,据说是个什么驴友,擅长野外生存。

她成功了,跑到外面后立刻报警。

警察赶来后,全村人统一口径一口咬定,女人不是买来是自愿的,两口子打架故意那么说的。

至于说到的什么又好多女人被卖,压根不存在的,一些在这里生儿育女,待了很多年的女人为了少收点折磨,会反过来作证。

至于那些不熟的会暴露情况的,村子外面就是山,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往里边一钻,去哪里找?

反正山里不缺吃喝,生存个十多天没问题。

顾小五就是这样,每次有警察来就会被带到山里。

甚至惹急了,村民敢拿起农具和警察对打,法不责众。

乔俏不敢置信,这些距离她的生活太遥远,她不甘放弃:“那怎么办,你,你就甘心在这里待一辈子,不想念你的家人吗?”

下意识用的亲情攻心战什么用也没有。

顾小梧像没听到:“我先给你治病吧。”

“我没病。”乔俏惊恐摇头,病好了,意味着什么她知道,“你不要给我看病,让我死。”

“可以,只要你能死得了,不然在你临死前,李赖头不会让钱白花的。”顾小梧说到这里忽然提高嗓门儿,像跳大神那样念念有词,“天光光地晃晃,黄大仙上门来帮忙……”

乔俏本以为要给她喂药什么的,傻愣愣看着,刚张嘴要问,忽然窗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紧接着,钻进来只毛茸茸的小动物。

乔俏没有见过真正的黄鼠狼,还以为是松鼠,因为黄鼠狼在大众印象里不怎么好。

眼前的小动物毛茸茸的,特别脸颊两块椭圆形黑色毛发,看起来呆萌又可爱。

小动物像人那样站起,嘴里发出尖利的尖叫:“吱吱吱!”

乔俏听到那个畜生男人李赖头激动的声音:“黄大仙来了“。”””

一个陌生男人淡淡道:“那肯定,黄大仙最擅长招魂了。”

所以这是在给自己招魂?

有脚步声靠近门口。

陌生男人:“不行,吓坏黄大仙你陪得起吗?”

乔俏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神奇的画面,世界上真有魂魄那种东西吗?

“想活命与好好配合。”顾小梧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,“我会保证他有一段时间不会碰你。”

乔乔俏顿时明白了什么,眼眶立刻通红:“那你能叫救我出去吗?只要一个电话,我父母很厉害的,绝对不会连累你。”

“记住,这种话从今天开始,不要再对任何人说,记住是任何人,包括我在内,不然你可能等不到获救走出的那一天。”

一个想逃跑的女人,只会看得更严,受的折磨最多。

为了验证是不是安心留下来,村里男人会找那些已经被驯服的女人,装模作样谈凄惨身世来套话。

乔俏听懂了,捂着嘴连连点头:“好好。”

想了想又道:“我听你的,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