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李寡妇凄厉叫声划破小山村的夜空:“来人啊, 快来人呀,货跑了。”

生怕嗓门不够响,她把锅盖拿了出来, 敲得咣当响。

买来的女人,是所有家庭最宝贵的财富,生儿育女传宗接代,满足男人的欲望。

逃跑算是天大的事儿, 这次你帮忙, 下次才会有人帮你。

小山村很快沸腾起来,灯一盏一盏亮起,有的人顺便看了眼自家买来的女人,顿时惊出一身冷汗, 怎么也跑了?

其中李赖头声音最大:“我的也跑了, 快来人呀,一起去追。”

出村的路只有一条,十多个跑了女人家中的汉子,伙同过来帮忙的青壮汉子, 加起来足有几十口子人。

“李玉东, 你带几个人顺着路追, 我翻左面的山, 李赖头, 你带几个人翻右边的山, 见到人打信号。”带头的是村里的大队长。

出村要么顺着路走,要么翻两边的山, 两边山路崎岖难走, 天黑乎乎的, 估计几率不大。

而且山连着山, 说实话,女人跑没什么可担心的,早晚都能抓回来,怕的是人在深山老林的迷路,出个什么意外那就糟糕了。

一群人同时应声,手电筒往天上晃了几下,这是他们的信号。

猜的没错,逃跑路线早就规划好,往山里跑不可能的,不是当地人进去很快就会迷路。

顾小五选择的是大路,尽快逃出这片区域才能安全。

人的呼喊声,在夜色里传的很远,一个女人回头看看,面露惊慌之色。

有人吓得浑身哆嗦:“他们怎么那么快就发现了?”

这会儿才逃出来没几里路,以男人们的速度,用不了多久就能追上来。

“回去会被打死,抓紧跑。”乔俏给大家鼓劲儿,“不行咱们待会儿分开,谁先见到人谁就求助,借个电话报警。”

这话没起到任何安慰的作用,乔俏刚来没多久,但其她人知道,等警察来了,这些人早被带到了大山深处,其余的事,自有其他村民负责。

“真被追上不要心软,想活命就拿出就先把命拿出来。”顾小梧明白待会要即将面对的局面,“想想他们是怎么折腾我们的,想想我们过的什么日子,再想想如果被抓回去,等待我们的是什么。”

人已经惊动了,没法再偷偷溜走,只能拼命。

仇恨赶走恐慌,众人各自握紧手里的武器。

一群女人困在大三多年,真没走过山路,一把锁链困在小小的肮脏房间里,不一会儿问题就出来了。

山路坑坑洼洼,起先小心翼翼走还好,最多踉跄一下,但现在亡命狂奔,有多快跑多快。

乔俏第一个出了问题,低低痛呼一声。

十多天前她还穿高跟鞋呢。

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形,她立刻站起来跟上众人,没几步后又摔倒,这次更厉害了,站了两次没站起来。

顾小梧倒回来:“怎么了?”

“脚好像扭了?”现在的女人都有逃跑的想法,为了防止这点,衣服和鞋通常都是不合脚的。

乔俏脱下比她脚大几个尺码的烂鞋,按了下疼痛的地方,那里起了个大包。

“还能不能坚持?”顾小梧把人拖起来。

大家都停下了,有稍微医理精通一点的女子走过来,简单检查了一下:“扭的很厉害,怎么办?”

这时,男人的呼喊怒骂声从远方遥遥传来。

“被老子抓住,老子活活打死你。”

“臭女人,给我原地停下,老子保证不打你。”

“看到你们了,你们跑不了的。”

“你要跑了,我就把你闺女立刻给卖了,年纪小照样卖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声声,活像来自地狱。

乔俏声音带了哭腔:“别管我了你们抓紧跑,实在不行把我扔路边。”

路边有很多灌木丛,钻进去躲一夜,要实在不行,干脆就死了算了。

反正不能连累众人。

“哪有那么容容易,你什么都不懂。”有过逃跑被抓住的女人声音麻木,“除非你真狠得下心死。”

很多女人其实不怕死,可不担心死,有太多的牵挂和恨

如果这样死了,真的是死不瞑目。

“先别说了,我来背你。”顾小梧不容置疑把人背起。

身为高级白领美女,乔俏身材保持的很好,加上最近饱受折磨,也就八十多斤。

相当于一大袋面粉。

顾小梧背着走了没几步,脚步就开始踉跄。

不知道谁伸出手,把人接过来,背上。

又一段距离后,又有人再次出手,把人接过来,就像一场充满悲情的接力赛。

乔俏捂住嘴巴,泪水是苦的,又带了那么点甜味。

她身上的优越感,还未被全部打磨掉,残留了那么一丝丝,她认为自己是最强的,有见识,有智商。

可自问这一会儿,可能做不到像她们一样。

后面,那可是有魔鬼在追呀。

今晚,命运不在她们这一边,注定还要再遭受最后的一劫。

长期遭受折磨,那股狠劲过后,脚步越来越沉重,跑不动了。

晃来晃去的手电筒光,已经越来越近。

“把人交给我,你们分开跑吧。”顾小梧看看身后。

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,大家也明白,逃跑基本上失败了,听声音,来的人不少,再坚持下去,大家都得被抓回去。

能跑一个是一个了,看个人的造化。

同在一个村,很多人其实不知道彼此名字,甚至从来没有见过面。

目送众人分开,顾小梧搀扶着乔俏,选了个方向。

只能先找个地方藏起来。

树枝划破了两人的衣裳,皮肤,仿佛失去了痛觉,只能听到咚咚的心跳声。

魔鬼们追上来了,经过山坡又远去,不知道过了多久,响起一声女人的惨叫。

两人头顶,好几只夜鸟被惊得扑棱棱飞起。

没过多久,又是另一个女人的惨叫。

夜晚跑山路,那是土生土长魔鬼们的主场。

乔俏浑身哆嗦:“小梧,我们会不会被抓住?”

顾小梧声音轻的自己都听不到:“会的。”

最大的财富跑了,哪怕把山翻一个遍,魔鬼们也不会放弃。

乔俏哆嗦的更厉害了:“那……”

他没能再继续说下去,可怕的画面紧紧把她笼罩,简直不能呼吸。

顾小梧摸了摸身边警惕放哨的黄黄:“走,暂时不要回来。”

既然逃跑失败,那就接受现实。

“都怪我连累了大家。”乔俏愣了下想明白过来,今晚那么多女人同时逃跑,查来查去,顾小梧极大可能会暴露,她咬咬牙,“我们不能坐以待毙,小梧,你跑吧,跑到深山里边,沿着一个方向跑,总会出去的。”

顾小梧看了下茫茫夜色下的连绵群山,如果那么简单就好了。

那里边有狼群,曾经有个女人跑进去,最后被发现时,只找到了半只脚和被血染透的鞋子。

时间仿佛静止了,除了静静等待命运的审判,什么也做不了。

手电筒灯光不时刺破黑夜,顾小梧甚至有闲情数了下,有三十多束。

等到其中一束照到脸上,她麻木闭上眼。

乔俏尖叫,挣扎,怒骂,哀求……最终被一拳又一拳打得没了动静。

顾小梧倒没挨打,被李寡妇及时阻止,因为明天就要被卖了,打出个好歹,万一扣钱怎么办。

村子里的灯一直亮到天明,女人逃跑不是什么稀罕事儿,但十多个女人一起逃跑,从来没有发生过。

十多个家庭聚到一起,发现遇到的情况都一样,都是锁被打开了。

一家可能凑巧,女人想办法偷到了钥匙,可那么多?

想不通就去问,问不出去打,总有说实话的。

正如顾小梧担心的那样,不知道谁受不住折磨说了出来。

村民们敬畏鬼神,但更爱钱财,为了钱,什么都不怕。

天亮时分,李玉东脸色阴沉回来了。

别看刚才大家一起齐心协力抓人,但那是因为有共同的目标,女人险些逃走,李玉东得负责。

顾小梧被五花大绑,不敢用锁了。

“贱人。”李玉东狠狠呸了口。

要不是人马上卖掉,他一定往死里打。

李玉东走了,李柱子来了。

他搬了个小板凳,与顾小梧面对面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了好一会儿才说话:“待会李光棍就来接你了。”

顾小梧打了个哆嗦。

她知道那个人。

来过家里几次,每次看她的眼神让她毛骨悚然。

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买的起媳妇,少说也要几万块。

那些买不起的只能买二手,买不到二手的就知道想别的办法。

听李寡妇和几个老娘们讲,这个李光棍不在村里住,一个人住后山,养了几只羊。

其中有个老娘们有次偶尔经过,听到有羊咩咩叫,还有男人的低吼声。

老娘们也是过来人,明白那声音意味着什么,没忍住好奇,偷偷走过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这一看吓得差点没站稳,那李光棍竟然和他养的一头羊在做那事。

所以,要卖给那样的一个男人………

顾小梧还不想死。

黄黄听她的命令躲了起来,即使在也没用,黄黄打不过人。

“柱子。”好久没喊这个名字了,顾小梧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,“我去了那里会死的,你还小,很多事你不懂,你能帮我解开吗。”

但凡有一点办法,顾小梧也不想开这个口。

“不可以,卖了你,爹才有钱买女人,生娃娃,再卖了给我娶媳妇。”李柱子表情纠结,双手托腮,惆怅叹口气,“可我又有点舍不得你。”

顾小梧忽略前面的话,柔声道:“我也舍不得你。”

李柱子似乎就在等这句话,轻轻抓住她的手:“娘。”

顾小梧心中本已经结茧的地方好像滴了滴什么,开始变软。

不记得从什么时候,孩子就不再叫娘,把她当成货物。

现在要走了,他喊了一声娘。

心里有多恨就有多爱,那毕竟是身上掉下来的肉。

顾小梧眼眶发红,那一瞬间,她感觉值了,儿子心里是有他她的,有她这个亲娘。

“娘,我求你个事儿,你既然走了,就把黄鼠狼留给我吧。”李柱子看起来像撒娇,“这样以后爹和奶奶如果对我不好,我可以自己赚钱。”

天刚要亮,乌云遮过来了。

顾小梧闭上眼,仿佛失去了生机。

李柱子年龄在那放着,静静等了会儿不见答复,沉不住气了:“你怎么不说话,我是你亲儿子,你的东西就是我的,你不对我好你对谁好,等我以后我长大当家了,我会把你接回来的。”

顾小梧睁开眼:“滚。”

她不懂,老天为什么要对她这样,别的被买来的苦命女人,至少孩子不这样。

亲爹不疼,后妈把它卖了,生个儿子,又是这个样子。顾小梧觉得,如果能看到命运,她一定好好问问,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她。

因为,这是幻境,一点点击垮她的灵魂。

按照剧情发展,顾小梧还真被卖给了李光棍,哪怕有黄黄这个意外,依然没能够改变。

午饭过后,李光棍来了,选择这时候来,能省一顿饭不是。

他像打量牲口一样打量顾小梧,有些不满意,人怎么成这样了。

李寡妇和他展开激烈的讨价还价,最终优惠了一百块钱。

然后,李光棍用带来的拴羊绳,像牵着羊一样,喜气洋洋把人给牵走了。

到后山要二十多分钟,还未靠近,就闻到了羊身上特有的骚臭味。

李光棍和羊同吃同住。

花那么多钱买了个女人,自然要比羊重要,当然也比羊舒服。

李光棍就让人那么一直绑着,绑着感觉更好。

顾小梧完全绝望了,不行,不报仇了吧,就这样死了吧。

想死还是有机会的,就看能不能狠下心。

李光棍并没有立刻动手,快到冬天了,草越来越少,得抓紧让让羊多吃点养膘。

然而该来的终究会来。

傍晚时分,他回来了,近似病态给羊说了会悄悄话,然后看向顾小梧。

“我饿了。”顾小梧即使经过了那么多羞辱,依然被看的浑身汗毛倒数,她强作镇定,“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,要不我给你做点也行,我做的饭味道还不错。”

只要松绑,她就有机会死,甚至逃出去。

李光棍一笑露出满口黄牙:“不用你做饭,你伺候好我就行。”

顾小梧柔声柔气:“我会的,只要你别打我,对我好点,我也会对你好,我早就跟李玉东过够了,听说李大哥你很会疼人,我被绑一天了,胳膊又酸又痛。”

李光棍不吃这一套:“那不行,我解开你,你跑了怎么办,等你怀上娃娃,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安心过日子,我肯定会对你好。”

说着他开始脱衣服。

如果时间能倒退,顾小梧昨晚肯定会跑进深山老林,宁可被狼吃掉。

她现在能动的,只有一张嘴。

那就咬吧,咬死他或者被打死,反正不活了。

外面已经黑透了,似乎有轻轻的脚步声响起。

李光棍不在意,可能村民路过,顾小梧也不抱希望,怎么可能会有人救她呢。

她在这个世界上,好像没有什么人了。

如果说还有一个,可能就是小哥哥了吧,可他那么懦弱,自己不在了,也不知道被后妈折磨成了什么样子。

顾小梧暗暗咬紧牙关,忽然,目光看到个人影,从外面悄悄走向山洞。

顾小梧睁大眼,不认识,好像不是村里的人,可又说不出来的熟悉。

来人个子不高,身体有些消瘦,他他发现顾小梧看到了他,做了个嘘声的动作。

他要做什么?

偷东西?看上了自己,还是和李光棍有仇?

顾小梧完全没有往救自己的方面想,怎么可能呢。

李光棍背对着洞口,他满身邪火,根本没有丝毫防备。

男子悄悄走到他身后,快速利落一拳打在他脑后,李光棍双眼一翻,没发出任何声音,软绵绵倒在地上。

顾小梧惊恐睁大眼,杀人了吗?

也好,真杀了也好,反正结局再怎样,也不会比现在更坏。

男子走过来,这时候顾小梧才看清,男子的腿是一瘸一拐的。

一瘸一拐?

七年分别,记忆模糊了,加上长相多少有变化,所以顾小梧压根没有往那方面想。

可看到一瘸一瘸的腿………

那一瞬间,顾小梧像做梦,她傻愣愣看着男人解开身上的绳子。

可能女孩早熟,小时候,她把自己的怀疑给小哥哥说过,可小哥哥一点也不信,反过来举例子。

后妈给他煮鸡蛋,后妈在他生日给他煮了一碗白面面条,还放了香油,比亲妈还好。

再后来,腿瘸了以后,变得沉默寡言。

顾小梧即失望又痛心,谁不想有个厉害的哥哥保护自己呢。

“你是,小哥哥?”顾小梧嗓子嘶哑,如此近距离,她清楚看到眼角熟悉的小伤疤。

“是我。”顾晨怒火险些控制不住,那么多幻境,没有一个师妹下场这么惨。

他来晚了。

“你怎么会来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顾小梧都不知道该先问什么了。

顾晨来这里不容易,除了人贩子,没人知道师妹被卖到了哪里,就连后妈都不知道。

借助若有若无的感应,他只能确定一个大概方向。

把肥猪卖掉,又想别的办法赚了点钱,一路走一路打听。

最后眼见没有线索,不得已再次燃烧魂魄。

“一句话说不清楚,哥先带你离开这里。”顾晨脱下外衣披到师妹身上,忽然猛转头看向洞外。

不是听到了声音,是意识中,有个超越普通动物的东西过来了。

顾晨全身戒备,他现在充其量只是一个身手比较好的普通人,如果来一个半灵宠的存在,还真不好对付。

顾小梧却知道是什么,惊喜喊道:“黄黄!”

不止顾晨戒备,黄黄也同样,它能感觉到眼前人的危险。

听到顾小梧叫声,它小心翼翼露出半个头往里面打量。

是只黄鼠狼?

去过那么多幻境,时代不同,动物全都差不多。黄鼠狼在这其中,应该算最容易能晋级灵宠的物种之一。

不过顾晨不怎么喜欢,老感觉这种动物油头滑脑的,灵宠也分品性。

眼前的这只,看起来憨乎乎的。

“小哥哥,这是黄黄,它可通人性了,帮我很多忙。”顾小梧给两人介绍,“黄黄,这是我的小哥哥,你别害怕,他是来救我的。”

御兽门弟子变成凡人,如果遇到机缘巧合,依然能够收服灵宠。

顾小梧救过黄黄的命,那时李柱子才两岁多,她表现出安心过日子的模样,暂时麻痹了李玉东,谁不说绝对自由吧,但也没有被天天锁在屋里。

有次农忙,看到好几只狗围捕一只黄鼠狼,说不上什么心情,她吓跑狗,把浑身鲜血的黄鼠狼带到家里。

黄黄沿着墙角小心翼翼走了几步,既然真没有危险,一下飞扑到顾小梧怀里。

“吱吱。”

顾小梧蹭蹭它软乎乎的脸,她知道,这是不放心她赶过来看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