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简茸没想到自己ID会出现在热评, 楼中楼里双方战况激烈,TTC的粉丝人数多,他直播间的水友能一个顶俩,谁也不输谁。

简茸以前就被骂得多了, 没觉得有什么。

所以当他看见小白红着眼眶幽怨地盯着自己时, 一下不知道该作出什么反应。

“……他们就是这样的, 见谁都骂, 不是针对你。”简茸皱眉, 想安慰他两句。

可惜,“安慰”这项技能他还没点亮。

所以他憋了大半天, 放弃:“不过你一大男人,被骂几句就哭??”

小白揉了下眼睛:“谁被骂哭了!我那是为这些喷子哭的吗!他们也配!”

几秒后,他又弱弱补了一句:“当然,我没有骂你粉丝的意思……”

简茸疑惑:“那你哭什么?”

小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为打了假赛被开除的队友难过,觉得说出口就特没出息,还矫情。

于是他说:“我打了这么多天排位,一直上不去钻一, 我心里苦, 想哭一哭不行吗!”

简茸:“……”

“你这种刺客型中单懂个屁!你丢一丢技能杀穿中路分数蹭蹭就上去了,想过我们这些卑微的辅助位上分有多困难吗!现在钻石段位的AD各个像脑残!”小白越说越带劲儿:“你还拐走了我的打野!”

你的打野?

简茸挑了下眉,心中对小白的那点悲悯烟消云散:“我没拐。辅助上分为什么难?PUD的辅助不就是自己单排上的王者?”

小白:“……你意思是我不如他咯!”

简茸收回视线, 往椅子上一靠, 凉声说:“你要这样理解我也没办法。”

训练室氛围原本还挺悲伤的, 两人三言两语, 袁谦直接在背后笑出了声。

Pine把手机丢在桌上, 面无表情地继续练补兵。

小白气得眼泪都没了, 其实他平时没这么多愁善感, 今天是有Kan的老粉在私信里给他发了很多他和Kan以前的合照,看得多了难免有情绪。

他打开LOL,刚想送分宣泄一下心情。

“你现在什么段位?”简茸问。

小白:“钻四。”

“除了躺分还会干吗。”

“???”

小白:“你怎么还连环攻击呢——”

“加这个号。”简茸重复:“ID就叫,‘除了躺分还会干吗’。”

“……”小白一怔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:“你要带我上分?”

简茸问:“上不上?”

小白飞快地把人加上:“拉你了,快进来……你怎么这么多小号啊,为什么不直接用大号跟我打?你不也在爬钻一吗?”

简茸选好位置:“再问我退房间了。”

小白火速开启游戏。

医院。

路柏沅坐在长椅上,一边活动手腕,一边用另只手玩手机。

“都让你别看微博了,糟心……”丁哥瞥见他的表情,声音一顿:“你笑什么?”

路柏沅垂眼看着自己微博收到的各种消息,说:“没。”

丁哥刚想说什么,很快又是一个电话进来。

他接起来应付了几句就挂了,碎碎念道:“这是我今天接到的第十二个电话了,真的,我现在听到同行的关心就怵。问我Kan的事也就算了,还变着法的打听我们中单。”

TTC身为豪门俱乐部,一举一动都在电竞粉丝的关注之下。平时随随便便一场比赛都能上热搜,更别说换中单这种大事。

路柏沅头也没抬,淡声问:“早点官宣,就没人问了。”

“哪有这么快,合同都还没签。”丁哥一顿,坦白道:“本来我们还想再试他一段时间,Soft优点明显,缺点也很明显。他的个人实力很强,我觉得在空空之上,可打了这两场训练赛,你见过他主动和谁打过配合吗?”

路柏沅问:“那为什么定了?”

丁哥清了清嗓子:“一是没时间,得早点开始让他熟悉你们的节奏。二是……他十八岁生日其实也就只剩两三个月了。”

路柏沅挑眉。

丁哥说:“怕他转念一想,还是直播赚钱,又拍拍屁股走人了。”

路柏沅笑起来。

可能性也不是没有。

手机忽然振了一下,路柏沅低头点开。

【PUD,XIU:兄弟,有空吗?】

XIU是PUD战队的打野,跟路柏沅是同一时期的老选手,两人在还没开始打职业时就认识了。

身为LPL如今的两大豪门战队,TTC和PUD之间的关系不算差,在后台见面都会点头打招呼。

不过也仅限于此,毕竟两个队伍要争的东西太多了,冠军、代言、赞助商……就连粉丝也天天在各大软件里撕得不可开交。

上次S10总决赛,导播给了TTC选手们一个长镜头,就被PUD骂得狗血淋头。

所以PUD的现役成员里,也就只有XIU算得上是路柏沅的好友。

【R:?】

【PUD,XIU:排两把?】

【R:现在没空。】

【PUD,XIU:OK】

【PUD,XIU:话说你们还没开始找新中单吗?再过不久春季赛都要开始了。】

【R:你也来套话?】

【PUD,XIU:哈哈哈,我是真的好奇】

【R:已经找到了】

【PUD,XIU:谁?给点提示,我保证不说出去。】

【R:保证也没用。丁哥在我身边。】

那头敲敲打打半天,最后还是不肯妥协。

【PUD,XIU:那你给我个小提示,我自己慢慢猜,这总可以吧。】

提示么。

路柏沅垂着眼想了一会。

【R:挺乖一小孩。】

【PUD,XIU:我知道了!肯定是欧洲赛区那个小黄毛!】

【PUD,XIU:或者韩国赛区的那个小矮子?】

【PUD,XIU:我记得你们青训生都挺乖的?该不会就地取材了吧……】

他手机振得嗡嗡响,丁哥听得直皱眉:“什么动静?”

“没。”路柏沅关上手机,言简意赅:“玩猜谜。”

做完检查,丁哥急切地问:“怎么样医生?有好转吗?”

医生看着片子,不置可否:“最近没怎么训练吧?”

路柏沅淡淡地“嗯”一声:“都快不会玩了。”

丁哥不好意思说他们中午刚打完一场训练赛,问:“他现在这个状态,能继续训练吗?”

“可以是可以,但还是要注意休息,不能像以前那样一练就是十几个小时,太夸张了,减半都多,也别提重物。”医生说:“还有,定期来复查,最好一个月来一次。”

丁哥立刻把下个月的复诊时间定了。

回基地的路上,丁哥又是一通碎碎念。他不是啰嗦的人,可一想到路柏沅的手腕就忍不住唠叨。

路柏沅听得昏昏欲睡,干脆靠在车垫上假寐。

“我回去就重新给你制定训练计划,时长能缩减咱就尽量缩……”红绿灯,丁哥瞥了一眼路边,顺口道:“这有家奶茶店,我停车买点回去哄哄他们好了,不都说这玩意儿喝了心情好吗。”

停好车,丁哥说:“我问问他们喝什么,你喝吗?”

“不……等等,”路柏沅掀起眼皮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:“我问吧。”

丁哥愣了一下:“行。”

简茸的头像是他之前发在微博上的那张撸野猫的照片。

路柏沅随手拍下奶茶店的招牌发过去。

【R:喝什么?】

这是他们加上好友的第一次聊天。

过了两分钟没收到回复,路柏沅正要打语音电话。

【艹耳:刚刚在打排位,我马上问】

【艹耳:小白要全糖奶茶,Pine和谦哥要绿茶。】

【R:简茸要什么。】

【艹耳:……】

【艹耳:橙汁,谢谢】

车子驶回基地,停好车,路柏沅刚拿起两杯饮料就被丁哥叫住了。

“别提重物,”丁哥说:“让我来!”

路柏沅失笑:“不至于……你收敛一点,在基地别搞出这种阵仗,他们会以为我手断了。”

“也差不多了,你上次手抖得我看一眼都心慌。”

两人往训练室走,丁哥走到半途又想起什么:“对了,你觉不觉得Soft有点孤僻?我看他本人跟直播里好像差挺多的,也不怎么爱说话,以后会不会不合群……”

——“谁给你勇气玩上单瑞文的?”

熟悉的声音,冷冷的语调。

小白说:“……我打得很细节了,主要是这打野针对我!”

简茸:“是,细节到连瑞文的连招都打不出来,好好一把断剑被你玩成匕首。”

“你这小号隐藏分太高了,对面可是职业上单,我打不过很正常!”小白狡辩:“而且我这不是在成长嘛,我想玩瑞文很久了。”

“凡事别说想不想,先问自己配不配。”屏幕上又跳出瑞文被击杀的字幕,简茸磨牙:“打完这局,滚回去玩你的爱丽丝,不然下车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躺赢了一下午,小白心情舒畅:“再赢两把我就能和P宝双排啦……哎等等?”

小白意识到什么:“……你不用大号跟我排,该不会是怕分上去了,以后没法跟我哥排吧?”

路柏沅的号刚打到钻石四段晋级赛,由于排位限制,他最高只能和钻石二的玩家双排。

简茸如果升到钻一,就不能再和路柏沅一起双排了。

被戳中心思,简茸默默杀人不搭腔。

“……啧。”小白由衷地摇头赞叹:“细节,你才是细节大师。请问您的著作《粉丝的自我修养》什么时候出?我白某人马上支持一百本。”

简茸:“你能不能安静打游戏——”

一杯橙汁被放到简茸手边。

简茸的话生生止住。

路柏沅刚回来,身上带着冬天的气息,跟他以前闻到的味道有点像。

简茸在心里把小白揍了十顿,才说:“谢谢,多少钱?我转你微信。”

“不用。”路柏沅一顿,嗓音带笑:“就当是带我躺分的谢礼……上钻一的事就拜托了。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入V三更,后面还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