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一直到晚上九点, 唐妈妈的手术才结束。

好在手术很成功,病人如果能在24小时内苏醒,一切会是新的开始。

唐妈妈被推去了监护室,此时麻药药效还没有完全褪去, 仍处于昏迷状态, 唐慕站在监护室外, 眼眶红红的, 眼底布着一层淡淡的乌青。

顾朗陪她站了很久, 直到耳边传来肚子咕噜咕噜叫的声音。

他垂眸看向身旁的人,眸光顿住, 沉声问:“没吃晚饭?”

唐慕有些不好意思,默默捂着肚子点点头。

顾朗薄唇抿成一条线, “午饭呢?”

“......”

唐慕微仰着脑袋看他,语气老实巴交地:“我今天太焦虑,一直吃不下东西。”

也就是说,她从早上到现在,一直都没有吃饭。

顾朗眉心拧成一道褶皱,随即将唐慕的外套递给她,磁沉的声线低了一度:“走,我带你去吃饭。”

唐慕“啊”了声,下意识看了眼监护室病床上的唐女士, 有些犹豫:“可是,我妈还在这里。”

面前的男人黑如鸦羽的眼睫微敛, 瞳仁幽暗深邃, 正色道:“这里有医护人员守着, 你这么等下去, 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唐慕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, 即使真的有什么情况,她站在这里不仅帮不上忙,心情只会更糟更焦虑。

唐慕下意识摇头,“可是......”

顾朗低垂着脑袋,温热宽厚的掌心轻轻握住她肩膀,语气无比认真,说:“唐慕,我只是带你去吃饭。”

“等你填饱了肚子,有力气了,我陪你继续守在这。”

他的语速不急不缓,声音温沉悦耳,像是有种魔力,能瞬间安抚她焦虑不安的心跳。

从电梯出来,唐慕才发现外面正在下大雨,豆大的雨点啪嗒啪嗒砸在地上,水花四溅。

这会已经是晚上十点,医院的食堂早就关门了。

顾朗跟一楼的护士借了把雨伞,唐慕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幕,街对面很多餐馆都已经休息,说不定待会就会关店。

身旁的男人撑开伞,堪堪遮住两人的半边身子。

唐慕眉心微蹙,小声提议:“顾朗,这个时间点应该没什么吃的了,我还是回去吃泡面吧。”

顾朗伸手轻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往身前拽过来一点,缓声道:“先去看看。”

言下之意就是不同意她吃泡面了。

唐慕没再坚持,这会终于感觉到饿意,胃也有些难受。

顾朗借来的这把伞有点小,空间只够一个人撑着,迎面而来的风夹杂着冰冷的雨水,两人紧紧挨着,唐慕这才发现,身旁的男人个子很高,比她高出大半截。

站在身边,让人莫名有种安全感。

头顶上方的雨伞全部向她倾斜,顾朗也用身体为她抵挡了那些风风雨雨。

唐慕抬眸,看到顾朗慢慢被雨水打湿的肩膀,心里过意不去,于是将他握着伞柄的手朝他的方向推了推。

顾朗察觉到她的小动作,薄薄的唇角微微翘了一下,像是在笑,淡声开口:“不用管我。”

撞上那双漆黑剔透的眼,眼里的情绪意味不明,似有淡淡的笑意流淌,,唐慕眸光顿了顿,随即移开视线,面不改色地看着正前方,再也没有说话。

既然他不需要,那就当她什么也没说。

医院附近的小餐馆很多,但大多数已经关门了,只有一家拉面馆还亮着灯,店里没有客人,只有服务生在打扫卫生。

这边的路有些滑,顾朗收了伞,自然而然地牵着唐慕的手上台阶。

见两人进来,店员只抬了抬眼,面无表情地说了句:“要关门了。”

顾朗神色未变,对唐慕说:“你在这等我一下。”

说完,松开她的手,径直朝那名店员走过去,两人似乎在说什么。

唐慕站在店门口,只能听到自己的肚子一直咕咕叫的抗议。

看来今晚注定要回去吃泡面了,反正她都已经习惯。

唐慕以为两人要回去,却见那名店员转身去了厨房,顾朗则朝她招招手,拉开一张干净的椅子。

“他不是说要关门了吗?”她哒哒哒跑过去,坐在顾朗对面,觉得奇怪。

顾朗拿纸将面前的桌子擦得干干净净,动作慢条斯理,虽然是吃面,却有种吃西餐的气势。

他勾唇笑了笑,冷峻的眉眼间浮现抹温柔的颜色,说:“可能又想做生意了吧。”

唐慕看着他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等了十分钟,店员端来了两碗牛肉拉面。

唐慕看着自己碗里堆满的牛肉,肉多得都已经看不到里面的面条,而顾朗的碗里却看着很清淡,他似乎一点也不饿。

面前的男人递给她一双筷子:“吃吧。”

唐慕眨了眨眼,反应过来,接过筷子后顺便将碗里的肉夹了几块放进顾朗的碗里,说着:“你也多吃一点。”

看着她的动作,顾朗目光蓦地一软,唇角勾起抹浅浅的笑痕,“关心我?”

闻言,唐慕抿唇,看他一眼后埋头吃饭:“这叫礼尚往来。”

顾朗淡淡收回目光,反复咀嚼着“礼尚往来”这四个字,眉眼间划过抹不易察觉的笑意。

填饱了肚子,两人一块回医院,雨势头比刚才小了些。

他们肩并肩同行,昏黄的路灯落在潮湿透光的地面,拉长两人的影子,慢慢重叠在一起。

唐慕看着两道同行的影子,似乎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画面,她出神了几秒,终于忍不住开口:“顾朗,你不用帮我这么多。”

她的声音很轻,伴着滴滴答答的雨声,在夜色中尤为清晰。

刚才顾朗结账的时候,唐慕不小心看到他输入的金额,两碗拉面,比平时的价格高出了好几倍。

气氛沉默半晌,两人已经走到医院门口,唐慕慢慢停下来,微仰着脑袋,安安静静地注视着身旁的男人,语气诚恳又认真:“顾朗,今天谢谢你陪我一直等到手术结束。”

“现在已经很晚了,你早点回家休息吧。”

唐妈妈有她照顾就足够了,她已经麻烦他很多次了。

顾朗抿唇,静静听她开口,等她说完了,他才淡声道:“唐慕,你不用有什么负担。”

面前的男人漆黑浓密的眼睫微敛,幽暗深邃的眼底比静谧的夜幕浓郁。

他不急不缓地开口,像是在说一件最普通不过的事情:“我只是做我想做的。”

他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,所有的决定也不是一时冲动。

顾朗从小到大,每一个阶段都清楚自己想要什么。

而错过眼前的人,他以后或许再也遇不到更喜欢的人了。

唐慕怔住,黑白分明的眼凝视着他,眼底慢慢倒映出男人颀长挺拔的轮廓。

周遭的雨停了,顾朗收了伞,语气平淡且温柔:“我送你上去,就回家。”

唐慕咽了咽干涩的嗓子,一时间不知道说不出其他拒绝的话。

她跟顾朗的关系,像是猫和老鼠,一个追,一个躲。

她担心的事情很多,更怕重新开始一段恋情,也会像跟周景行那样,闹到最后两败俱伤。

唐慕是个胆小鬼,有了第一次的失败,她就不敢再勇敢第二次了。

顾朗准备离开时,唐慕叫住他,将刚才在心里打了无数遍草稿的话终于说出口: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现在了解到的我,仅仅只是冰山一角。”

她擅长伪装自己的真实情绪,对外人心有防备。

唐慕的心里有一扇门,被厚重的铁锁锁着,她自己出不去,也不允许任何人进入。

顾朗看着她,安安静静听着,心脏像被浸泡在温热的水流中。

面前的女人深吸一口气,唇角微微牵动,努力想笑,却一点也笑不出来。

唐唐慕低垂着脑袋,视线盯着自己溅了泥点的帆布鞋,声音闷闷地,有些挫败和懊恼,说:“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,有很多很多缺陷。”

她做事极端,冲动易怒,情绪敏/感,还有些神经质,不定期去看心理医生,药物治疗已经断断续续快两年。

甚至之前还因为分手做过傻事,手腕上到现在还有一条淡淡的疤痕。

跟这样一个人在一起,他会快乐吗?

结果很难讲。

毕竟她很少在顾朗面前袒露自己真实的一面。

与其让悲剧重演,不如让这一切根本没有开始的可能。

顾朗认真听她说完,不仅没有被劝退,反而像对待小孩子似的,抬头揉了揉她的脑袋,磁沉的声线温和含笑:“唐小姐,你知不知道你的魅力有多大?”

唐慕呆呆傻傻地注视着他,呼吸都变得缓慢。

周遭弥漫着雨水的潮湿,还有男人身上清冽好闻的气息,一点一点地蹿入鼻腔。

他的语速很慢,吐字又沉又清晰:“只是冰山一角,我就已经动心。”

唐慕咬着唇瓣,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砰狂跳的声音,像是打鼓,一声盖过一声。

沉寂无声的走廊,偶尔有医护人员经过,流动的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。

她听见顾朗说,“你又怎么知道,我不会喜欢你的全部?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先更一章,明天下午四点之前会加更,有糖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