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顾朗来得突然, 唐女士开门后,顿时乐得合不拢嘴,连忙招呼未来女婿进来。

“你这丫头怎么不早点说, 我这还什么都没准备好。”唐女士将女儿拽过来, 小声数落。

唐慕抿着唇偷笑, 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神情:“他想我就来了呀,我能有什么办法。”

唐女士白她一眼,连忙进屋帮顾朗拿东西。

来都来了,还买这么多东西。

唐慕家住的是平房, 生活气息浓郁, 外面还有个不大不小的花园,唐女士闲来无事就在里面折腾,种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顾朗来之后,唐女士开始挨个给亲朋好友打电话, 邀请晚饭来这做客,大家一听唐慕的男朋友来了, 惊讶之余, 纷纷表示一定会到场。

看着唐女士乐呵呵地打电话,非常迫切地想将自个的女婿公告天下, 唐慕不用猜都知道, 今晚一定非常热闹。

于是她悄咪咪将顾朗拽到了厨房, 提前给他打预防针,一本正经道:“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哦,我家亲戚很多很多,而且都非常热情。”

热情这个词, 都已经很含蓄了。

顾朗忍不住笑, 依言点头, 有条不紊地帮忙择菜。

唐慕看他云淡风轻的模样,这人显然还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,她忍不住凑上去提醒:“你别忘了,还有很多小屁孩。”

两个舅舅家的双胞胎,还有三个小姨家的孩子,凑一块都快赶上一个足球队了。

身旁的男人眼睫低垂,唇角稍扬,似笑非笑,薄唇轻启:“我知道,12个小孩。”

小慕之前跟他说过的,唐家人丁兴旺。

唐慕眨巴眼,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,沉默地点点头。

尽管给顾朗提前做了心理建设,但当七大姑八大姨带着一群小孩子过来的时候,唐慕还是觉得头都要大了。

偌大的客厅站满了人,几个刚上幼稚园的小朋友拿着玩具枪你追我赶地闹腾,另外几个年纪大点的孩子跑到院子里堆雪人。

两个舅舅和三个小姨笑眯眯地围着顾朗转,问得事无巨细,从他的身高体重腰围,再到家里有几口人,甚至还问到结婚以后跟唐慕打算要几个孩子。

“之前就听小慕提起你,没想到小顾真是一表人才啊。”

“我前段时间还打算给小慕介绍对象呢,没想到这丫头找了个这么优秀的对象。”

“小顾过了今年也该三十了吧?还是早点结婚生孩子的好。”

“你跟小慕可要加把劲,她那几个哥哥姐姐连二胎都有了,你们今年赶紧把婚事办了。”

顾朗笑意温和,淡声回应:“我一定会努力的。”

唐慕在一旁听得直皱眉头,偏偏顾朗这人在长辈面前格外好脾气,无论长辈们说什么,他都能笑着点头,乍一看温文尔雅,完美地无可挑剔。

晚上唐慕跟唐女士,还有一个小姨在厨房包饺子,顾朗自然而然地卷起了袖子,进来帮忙。

“要是觉得累就去休息,我来就好。”顾朗过来,磁沉的声线低缓又温柔。

唐慕摇摇头,拒绝:“我一点也不累,你别弄脏了上手。”

厨房里的空间不是很大,两人说话的声音很小,但还是一字不落地传进唐女士跟小姨耳朵里。

小姨忍着笑调侃:“哎呀呀,这年轻人谈恋爱就是不一样。”

唐女士笑眯眯地搭腔:“那可不,小顾啊什么都好,就是太惯着小慕了。”

都那么大人了,两人在一块还跟宠小孩似的。

闻言,唐慕脸一红,下意识抬眸看向面前的男人,一时间又羞又尴尬,连忙将人打发去客厅:“你要不陪舅舅他们打麻将吧,厨房有我们三个就够了。”

顾朗勾唇笑笑,“好。”

厨房里就剩三个人,小姨捏着手里的饺子皮,扭头瞧着顾朗的背影忍不住感慨:“这小顾啊不仅人长的帅,工作好,人品也不错。”

小姨语重心长道:“像小顾这样疼老婆的男人可不多,你可要把他栓牢了啊。”

唐慕失笑,附和般点点头。

半小时后,唐慕被迫离开厨房,被唐妈妈催促着去陪顾朗,看看他打麻将。

客厅里两个舅舅,加上大姨还有顾朗,四个人已经打了好几局。

三位长辈看着心情不错,似乎赢了不少钱,顾朗脸上没什么多余的情绪,头顶上方暖色的光芒落在他冷峻的眉眼间,给他平静寡淡的五官染上一层温柔的颜色。

唐慕忍不住笑,随即走过去,拉了张椅子坐在他身边,默默观战。

大姨一看唐慕过来,眉梢眼角都是笑意,乐不可支道:“小慕你可终于过来了,小顾今晚手气不太好啊,都输了好几局了。”

话音一落,唐慕眼睛睁大,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脸,忙扒拉着他的胳膊,问:“你输钱啦?”

顾朗打出一张牌,勾唇笑了笑,低低“嗯”了声,这气定神闲,运筹帷幄的神情,分毫没有输钱的沮丧。

唐慕皱了皱眉头,垂眸看了眼顾朗的牌,她也懂一点麻将,这牌明明挺好的呀,而且胜算很大。

她小声问:“你输了多少啊?”

顾朗抿唇,似乎在斟酌,随即偏头,薄唇凑到她耳畔说了个数字,唐慕一听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他。

真的,太败家了!

顾朗挑眉,笑而不语。

这家伙明明是个王者,结果在长辈面前,居然成了青铜!

两个舅舅偷偷对视一眼,心里却跟明镜似的。

这小子哪是输钱啊,明明是故意给他们送钱,压根就没在意输赢。

看着白花花的银两流出去,唐慕心疼,还有点不明状况,见顾朗一直输,她没忍住,朝舅舅跟大姨小声哼哼着抱怨:“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他的......”

再输下去,钱都输光了!

小舅笑出声,开了腔:“你家顾朗厉害着呢,我们可没欺负他。”

唐慕没明白,咬着嘴唇哼哼唧唧,以两人能闻的声音低低道:“顾先生,你再输钱,我可就不要你了啊。”

顾朗捏着手里的牌,正准备打出去,闻言侧目看她,黑黢黢的眼眸幽暗深邃,唇角噙着抹淡淡的笑意,问:“认真的?”

唐慕抿唇,非常严肃且认真地点头。

顾朗自始至终盯着她,突然开始笑,声线低沉缓慢: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唐慕正经起来,顾朗忽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于是接下来的几场,顾朗面不改色地一一搬回了局面。

唐慕看到一半,被大姨家的孩子叫去院子里玩。

两个小男生心不甘情不愿地帮两个女孩撑着跳绳,做起了工具人。

看着眼前的跳绳,唐慕的记忆一下子拉回到了上小学的时候。

那会她活得像个假小子,有时候头发比男生还要短,性子比男孩要野,她很少玩跳绳,就怕自己显露出少女的一面,周围那群熊孩子又欺负她。

谁能想到,当年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假小子,如今已经留了齐腰的长发,还学会了化妆,偶尔也会对自己的男朋友撒娇。

无论她脾气怎么样,顾朗似乎从没嫌弃过,甚至招架不住她的撒娇。

一想到两人生活中相处的那些细节,唐慕有些出神,兀自笑起来。

如果这就是幸福,她现在好像已经被满满的幸福包围了。

唐慕被两个妹妹拉过去跳绳,有样学样地念着口诀,蹦蹦跳跳地将跳绳玩出了花样。

唐慕平时很少锻炼,体力自然比不过两个小学生,跟着跳了几轮之后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。

这会脊背都冒出了汗,粘着厚重的秋衣有点难受。

唐慕站在一旁围观,用手扇着风,不多时屋里有人出来。

几个小孩一看是顾朗,纷纷咯咯笑出声,目光时不时在唐慕身上打转。

唐慕回头,便看到顾朗拿了杯果汁出来,她眼睛一亮,像是看到了救星,起身径直朝他小跑过去。

“我刚才还想着,进去喝口水呢,跳绳好累哦。”

面前的女人脸颊红扑扑的,乌黑柔软的碎发被薄汗打湿,黏在莹白的耳畔,黑白分明的眼眸亮晶晶的,睫毛扑闪,像是有星星点点的光芒流动。

唐慕伸手接他的杯子,顾朗抿唇,却没有给她,淡声道:“就这样喝吧。”

唐慕“哦”了声,也没多想,于是握住男人的手腕,倾身靠过去,就着他拿杯子的动作,咕叽咕叽喝橙汁。

顾朗垂眸定定地注视着她,眸光蓦地变软,唇角稍扬,眼神温柔得不像话。

院子里的小孩很多,最大的今年也不过小学五年级,还有几个上幼稚园的在堆雪人,见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。

顾朗出来,一群小孩子的目光齐刷刷地盯着两人看,当看到姐姐在跟男朋友互动,还喝他手上的橙汁,几个小朋友坏笑着捂住嘴巴,眼睛乐得眯成了一条缝,扬声喊着:“姐姐,羞羞!”

唐慕本来觉得没什么,但被几个小屁孩起哄,她的脸一热,耳朵尖都浮上一抹可疑的粉晕,忽然觉得在小孩子面前这么亲昵不太好。

唐慕直起身,故作镇定地轻咳了声,摸了摸滚烫的脸颊,没说话。

有个小孩指着顾朗手里的果汁,撒娇似的喊:“哥哥,我也想喝果汁!”

他一开口,院子里的其他小朋友似乎被提醒,齐齐跟着喊:“我也要我也要!”

唐慕眼底划过抹坏笑,随即抓着顾朗的手腕,就着他的手将剩下的果汁一口全部喝掉。

谁让这群家伙刚才嘲笑她来着。

杯子见了底,唐慕心满意足地舔了舔唇瓣,很欠揍地笑起来,周围的小孩皱起了眉头,一脸哀怨地看着她。

顾朗被唐慕的小动作逗笑,无可奈何地摇头,愈发觉得她更像个孩子。

顾朗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等唐慕回过神的时候,才发现这人已经转身进屋,没一会又拿着一瓶橙汁和一沓纸杯出来。

顾朗一出来,几个孩子看到他手里拿的东西,眼睛瞬间亮起来,欢呼着蹦蹦跳跳朝他跑过去,几个萝卜头将人团团围住。

唐慕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,视线落在那人身上仿佛定格。

院子里亮起了红色的灯笼,光芒带着暖暖的橙红色,更添了几分过节的气息。

如今多了顾朗,唐慕觉得除了“团圆”这个词,还有个词叫“圆满”。

顾朗被一群小萝卜头围着,清冷俊逸的眉眼间笑意温和,淡声道:“每个人都有份,但要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

几个肉嘟嘟的小胖手举起来晃啊晃,一听这话,都奶声奶气地问:“什么条件?”

唐慕慢慢发现,顾朗虽然看着冷冰冰的,但对小朋友却格外耐心,还有一分不易察觉的温柔。

唐慕也歪着脑袋看他,有点好奇。

只见男人挑眉,不急不缓地弯腰俯身,将手里的果汁递给那个最大的小孩,轻声说:“你们要叫我姐夫。”

话音一落,一群小朋友毫不犹豫,非常有默契地喊:“姐夫好!”

声音洪亮,响彻整个院子,屋里的长辈应该都能听见。

唐慕呼吸微顿,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脏重重跳动的声音。

那人慢条斯理地起身,两人的目光相撞,不约而同笑起来。

晚上九点多的时候,家里的亲戚还没走,唐家的大门外停着一辆黑色越野。

唐慕认出来那是顾朗的车,开车的人是顾朗爸爸身边的助理。

车上装满了顾朗之前准备好的礼物,大多数都是小孩子喜欢的玩具。

后备箱一打开,一群小孩子发出激动惊喜的尖叫,蜂拥而上。

唐慕被顾朗牵着,本来也想过去凑热闹,但身旁的人握住她的手却迟迟不松开。

唐慕眨巴眼,牵着他的手轻轻晃了晃,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开口:“顾先生,他们都有礼物,怎么就我没有啊?”

她的声音很轻很软,尾音拉长,一个字慢悠悠的像是在撒娇。

很难得流露出几分女儿家的娇俏。

顾朗勾着唇角,喉间溢出的声音又低又磁,柔软深情:“好啊,如果你愿意做顾太太就送你。”

面前的男人微微弓着脊背,俯身平直定定地凝视着她,看到唐慕神情的慌乱,他眼底的笑意又深了几分。

唐慕愣愣地看着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脸,下意识咽了咽干涩的喉咙。

这话说得,怎么那么像求婚呢???

顾朗的视线牢牢锁着她,不曾移动半分,甚至身体又往前倾了倾,低声说:“嗯?怎么样?”

距离太近,男人灼灼的唇息喷洒,带着一股淡淡的果汁的味道,有点甜,让人一瞬间迷了心智。

这样直白又极具目的性的靠近,唐慕有点招架不住。

她缓慢地反应过来,一张瓷白干净的脸全红了。

“顾朗,不带你这样的。”

她微蹙着眉头,心慌意乱地小声嗫嚅,明明是要礼物,怎么一下子扯到“顾太太”了?

这也太突然了吧!

顾朗注视她半晌,唇角稍扬,笑声低沉缓慢,似乎忍了很久。

唐慕泄了气,发现动真格的时候,自己根本不是这家伙的对手。

无形间的撩拨最致命!

而顾朗偏偏就是那种撩人而不自知的人,一个眼神,一句话,一个笑,都能让她脑袋发热,乱了分寸。

唐慕深吸一口气,直直往后退了一小步,想让自己冷静冷静,顾朗却伸手,轻轻扣住她的手腕,低低开口:“别躲。”

他一开口,唐慕泄气,瞬间老实了。

顾朗牵着她的手,不给她再躲避的机会,接着从兜里拿出个玉镯。

唐慕眸光顿住,几乎一眼就认出来,这个玉镯是之前顾女士送她的见面礼,说是传给顾家未来儿媳妇的。

那时候他们还不是恋人关系,所以晚宴结束,唐慕就将玉镯还给了顾朗。

原来还在他这放着。

唐慕紧抿着唇瓣,似乎已经猜到顾朗要说什么,这会心跳如雷,总觉得下一秒心脏就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。

顾朗垂眸,眼底的暗色比广袤的夜幕更浓郁,他将她的手圈住,声线平稳温柔,说:“唐小姐,这个礼物你喜欢吗?”

唐慕紧张地快不能呼吸,就在这一刻,脑子里闪现过无数个奇奇怪怪的念头,有好的,也有不好的。

乱七八糟的想法让她没办法正常思考,她抿唇,闭了闭眼,心里告诉自己,这应该不算求婚,所以,答应他吧。

这一刻,什么都不要想。

心里只有他一个人就足够了。

她轻笑着回应:“喜欢啊。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失算了,明天还有一章求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