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历史军事 > 东晋北府一丘八 > 第3429章 使徒之路殊途归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3429章 使徒之路殊途归

慕容兰正色道:“明月,我留在这里战斗,不是为了杀更多的人,而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活下来,你应该明白这点。”

明月飞蛊哈哈一笑:“可是让你们更多的鲜卑人活下来,就会有更多更多的汉人去死。刘裕所有的话我都不喜欢听,但唯有一句,是没错的,那就是汉胡不两立,这两大种群的矛盾,甚至超过人类跟我这个妖物的仇恨,只有一方彻底的给消灭,或者是永远地屈服,才会有终结的一天,可笑可叹你聪明绝顶,到了现在,却连这点都不明白,所以你根本不清楚你和刘裕为什么会闹到夫妻反目,恩怨成仇!”

慕容兰轻轻地叹了口气:“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,这些天我也一直在反思,所以,我能想到的不负族人不负夫的最好办法,只有把汉胡分离,我们回我们的辽东老家,而这中原之地,留给刘裕实现他的人生抱负。这总可以了吧。”

明月飞蛊微微一愣,转而冷笑道:“你舍得?离开这中原花花世界,回到那苦寒之地,重新过那过了今天不知明天的生活,你能愿意?”

慕容兰正色道:“这是短期内化解仇恨,避免不死不休的唯一办法,也许多年以后,时间淡化了仇恨,中原的汉人能重新主动邀请我们回来, 到那时候,也许才是我们慕容部族人在中原永远生根的那天。”

明月飞蛊冷冷地说道:“我对你的这个理想没有什么兴趣, 慕容兰, 以前我只为天道盟效力,而天道盟值得我为之效力的, 只是一个我和师兄可以脱离天道盟,实现自由的希望,现在,我跟天道盟的约定关系已经作废, 但我仍然想师兄能跟我在一起,他说过, 他不会嫌弃我现在这个样子的, 一定会一生与我厮守!”

慕容兰微微一笑:“这么说来, 你在飞出去的时候, 还是见到你的师兄了, 对吧, 在你变成现在这模样之后。”

明月飞蛊的眼中绿芒一闪:“是又如何?他现在在做他的事,我做我的, 只要我们的事能做成功,他就可以离开天道盟, 而只要我帮黑袍实现万年太平的计划, 那我就可以修炼成功, 从妖变成仙,或者是变回人, 到那时候,我就可以…………”

慕容兰轻轻地叹了口气:“可怜的明月, 给人利用死过一次了,现在还没吸取教训, 继续给人当棋子使。。我这回想跟你说的,就是你没必要再趟这浑水,如果你真的想跟陶渊明在一起, 那现在就离开广固,以你的本事,从北门那里飞出去,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

明月飞蛊冷冷地说道:“不行,我要成仙,还需要一样东西,只有万年太平计划实现了, 这东西才有用,这就是我不能离开广固城的原因。”

慕容兰的眉头一皱:“你就这么信黑袍的话?我不相信陶渊明能说出这样的话。”

明月飞蛊冷笑道:“这跟我师兄没关系, 老实说,虽然那脑蛊和我结合一体,让我成了现在这模样, 但我也因此得到了上古的记忆和知识,我知道的仙法妖术,恐怕是你根本不可想象的, 就象万年太平计划,我知道黑袍一定没有跟你详细说过,因为那完全超过了你的想象能力。”

慕容兰闭上了眼睛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:“这点你倒是猜错了,万年太平计划,我已经了然于心,虽然有部分实现的手段我还不清楚,但是那计划的发动,后面的效果,我是明白的,正因为我明白,所以我不惜与刘裕为敌,也要助黑袍一次。”

明月飞蛊有些意外,刚要开口,转而复眼一亮:“啊,我差点忘了,你是慕容部的人,还是掌握谍报与部落祭祀传承的长公主,同时也是部落的大祭司,有这么一层关系,从龙城圣树里知道一些上古传奇,也不足为怪。”

慕容兰正色道:“那个可怕的诅咒,是我们慕容部自己的事,外人不需要过多地介入。我大哥他变成黑袍,就是想借用天道盟的万年太平计划,来破解这个可怕诅咒,所以我把包括今天在内,这城中的鲜卑人受到的所有苦难,都视为这个诅咒的一部分,我只希望,你这种没受到诅咒的人,能置身事外,不要再跟着倒霉了。”

明月飞蛊冷笑道:“置身事外?我他娘的都成现在这副模样了,你跟我说置身事外?!”

慕容兰的眼中闪过一丝怜悯之色:“那是以前的事了,你作为杀手,入了天道盟的那天,就注定会有这样的结局,想想跟你和陶渊明一起给挑选的那些小孩子,不知多久以前都死光了,能成为使徒,就说明已经是万里挑一的幸存者。”

明月飞蛊哈哈大笑起来:“使徒?说到这个,我倒很想向你兰公主,也是我的使徒师姐问问,凭什么你一生下来就是天命所归,给你大哥重点培养,谁都知道那种淘汰,最后输的就会死,我们都是一个个从死人堆里剩下来的,而只有你,还有贺兰敏,是可以一路保送,那些过程中给你们淘汰,死在你们面前的同门,不过是神尊们为了锻炼你们的心智,让你们见识到失败的下场和死亡的可怕,而故意做给你们看的,你和我,从来就不是一路人!”

慕容兰的眉头微微一皱:“你怕是弄错了,我也是给从一堆慕容氏的子女中挑选,跟他们一起训练,一起竞争,一起淘汰,甚至我的十几个堂姐妹都死在我的面前,我绝不是什么天选之子,内定之人。”

明月飞蛊冷冷地说道:“这套把戏,都是骗小孩子的,我现在脑子里有脑蛊的记忆,那种如何控制淘汰赛,如何让你确保胜出的办法,我这里起码有一百种以上,慕容兰,你从小就拥有一切,不曾失去,而我从来就没有过想要的东西,哪怕是最简单的,最微不足道的普通人的爱情,所以,你只需要守,而我,却要自己去抢,不用劝我,我想要的东西,我自取之!”

她说着,一飞冲天,向着内城的城头就腾空而去,在一片城下军士的惊呼声中,很快就无影无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