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古代言情 > 重生农门小福妻 > 第1926章 许六闯卫所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“顾小鱼,那鬼命薯的亩产真有三千斤?这也太多了,你不会是在吹牛吧?”纪贞娘虽然可以跟着顾锦里一起种木薯吃木薯,可她觉得木薯的产量肯定没那么高:“我陪嫁的嫁妆里有个百亩的庄子,是种麦子的,每年收粮食后我都会看账目,可那个庄子一年也就收三千斤麦子,你这鬼命薯一亩地就能收三千斤?”

她瞅顾锦里一眼,很是真诚的道:“咱们都这么熟了,你不用吹牛的。”

顾锦里听得是一言难尽,朝着二庆三庆道:“既然谢夫人不信,你们去把那一株最完整的木薯树搬进来,给她瞧瞧。”

“是。”二庆三庆她们出了宅子,没多久回来了,身后是背着大麻袋的大年。

“夫人,木薯树来了。”二庆喊道。

顾锦里招呼纪贞娘:“出来瞧瞧吧。”

大年已经把大麻袋打开,把一整株木薯树给拉了出来……木薯树的上半部分只剩下一个巴掌高的树桩,可木桩下,生长着一堆木薯。

这堆木薯很大,比挑粮食的箩筐还大,数量很多,匡氏跑过去数了数,啪一声,拍着大腿道:“天老爷啊,这一株足足长了二十八个木薯,也太能长了!”

每一个都有手腕粗,最长足有大半个手臂长。

匡氏对谢槐花道:“槐花,让你家小谢管事拿把大秤来,称称这株木薯有多重?”

小谢管事是谢槐花的未婚夫婿。

“诶~”谢槐花听得脸上一红,应了一声后,赶忙跑了。

半刻多钟后,小谢管事扛着大秤过来了,谢槐花怕他扛不住,还从后头给他抬着点,惹来匡氏的打趣:“瞧瞧槐花这心疼未婚夫婿的模样,纪贞娘你还是快点把卫所的事情撸顺当,找个好日子让他们成亲吧,别耽误了他们。”

纪贞娘道:“日子早就选好了,就在正月十六,到时候牛婶子你可得给槐花添妆啊。”

又看向顾锦里,道:“还有你顾小鱼,你那么有钱,可不能抠门,得给我们槐花多多的添妆。”

顾锦里笑了:“行啊,等到我们小吉、二庆、三庆、杨桃、青蒲青茴等几十个丫鬟要嫁人的时候,你也记得给她们添妆。”

啊哈,我家丫鬟很多,纪贞娘你等着破财吧。

纪贞娘傻了,这才想起来,顾锦里手底下有许多未嫁的丫鬟,深觉自己亏大了,气得要要命,指着谢槐花道:“那你得给我们槐花三倍添妆!”

谢槐花听得脸红,恨不得躲地下去,忙道:“夫人,不用这样的……奴婢不需要太多的嫁妆~”

声音小小的,是害羞了。

小谢管事见状笑了,用身躯挡住她,让她能稍微躲躲后,对在场的三家主子道:“小的先谢过诸位主子了。”

又对匡氏道:“牛夫人,可是要称这一株木薯?”

匡氏点头:“对,就是这一株,你称称看有多少斤。”

小谢管事招招手,身后两个抬着石锁的小厮就过来了,开始给大秤上石锁……大秤所用的石锁从小到大不等,是加了三个十斤重的石锁后,终于把木薯的重量给称出来了。

“牛夫人,这株木薯一共有二十八斤六两。”小谢管事很是惊喜,语气都拔高几分:“真真是种高产的薯作物!”

“真有二十八近六两?”匡氏激动了,赶忙过来看大秤刻印,见真是这个重量后,欢喜不已,又拽下一个木薯,让小谢管事给称重,称出来有两斤四两。

“天老爷啊,一个木薯就有两斤多重……这东西是不是还很抗旱,爱瘦地?要是这样,那这鬼命薯值得种,就算有毒也必须种!”匡氏激动得差点飙眼泪:“西北这破地方水少地瘦的,连高粱都长不好,要是有了这东西,闹饥荒的时候也能有条活路。”

“你们是不知道,自打今年各大府城都错过耕种后,我是天天担心明年要闹饥荒……七年前西北旱灾,灾民是乌泱泱的涌到南边去,一个大活人最便宜的时候只能换十斤粗粮……我真的怕咱们也会落到那样的地步去。”匡氏哭了,她是真的害怕,万一闹饥荒是时候戎贼又打来了,他们哪里抗得出?

牛大豹道:“你哭啥,这不是又多了一样不挑地的好粮食吗?好好种,总会有收成的。”

牛大豹是很心疼匡氏的,发现她比刚启程来西北的时候老了一些,胆子也变得小了一些,这是怕戎贼再来,她一个妇道人家护不住卫所里的亲眷,发生啥惨事,最近是越发睡不着了。

“不说这些了,咱们三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,得趁机吃顿好的,松快松快。”牛大豹好不容易得空,亲自带着匡氏来大埠卫这边,就是想让她别再想些糟心事儿,好好乐呵乐呵。

顾锦里也看出匡氏有些焦虑,是笑道:“牛叔说得对,咱们三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,得吃点好的,我可是带了一副猪排骨来的,让纪贞娘这边杀两只鸡跟排骨炖了,好好吃一顿。”

纪贞娘听得肉痛得不行,叫道:“凭啥杀我们这边的鸡,还是两只,一只不成吗?!”

顾锦里挑眉笑道:“不想杀两只?那就杀三只吧。”

“你还涨价!”纪贞娘气得要命,可她吵架从来没有吵赢顾锦里,只能气呼呼的吩咐谢嬷嬷去杀两只鸡,做个排骨炖鸡。

谢成笑道:“排骨鸡已经炖上了,要吃得等等,咱们去看看水井。”

吃水是大事,三家人都很在意,跟着谢成去看井。

水井在居住地前方,有些距离,他们是坐着马车去的,两刻钟后才到水井边。

水井旁边扎了一顶大营帐,这是严师傅他们的住处,而此刻,严师傅他们还在挖井。

“大人,夫人!”严小五看见他们,朝着他们挥手喊着,脸上满是高兴。

严小五今年只有十五岁,因着年龄小,被安排在外做挑土的活计,而他现在的身份是严师傅的儿子。

除了他以外,严二、严三也是严师傅的儿子。

不过这些四个儿子都是假的,他们真正的身份是秦家暗卫的后代,从秦祖父开始就跟着秦家。

除了严师傅一家以外,杨桃的哥哥杨树、老吕的两个假儿子也在大埠卫帮忙打井,只是打井是个累人的活计,他们上午的时候刚钻了三个时辰的井,此刻正在营帐里休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