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都市生活 > 半杯流年半杯月 > 第301章 爱情需要长相依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301章 爱情需要长相依

陆小西住院的消息,薛峰在第二天中午知道了,是桐童呼叫他把消息告诉他的。

张弛和薛峰带着水果来到病房,病房里有一男一女两人在陪着陆小西,知道陆小西是来者的同学,高个子男人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王冠,你应该听说过我,前一段时间我们俩一起出差,这位是我们的老总杨总。”王冠把病房内的另一个女人介绍给薛峰。

张弛过来摸摸陆小西的额头,发烧基本退了。陆小西想说话,被张弛伸手制止:“知道你嗓子出了问题,不要说话,养两天就好了。”

杨笑文见陆小西的同学来了,给王冠使个眼色,两人起身和大家告辞,出来后杨笑文问王冠:“知道他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失音吗?”

王冠摇摇头:“他自己不说,别人都是猜测,肯定是出了问题,陆小西平时的身体素质还可以,一般小病都不在乎,他就是火太大,如果不及时住院会变成肺炎的。”

“陆小西的女朋友和他关系怎么样?你们一起出差他们联系吗?”杨笑文又问王冠。

“王冠摇摇头,没注意他们是否联系,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不打电话,一个是长途不方便,再说他打电话肯定要背着我的。”王冠笑着说道。

“如果我分析的不错的话,他一定是家里或女朋友出了问题导致急火攻心,简单的感冒不至于这么严重,你们是好朋友,多关心一下吧。”杨笑文说完不再说话,一直把车开到公司。

薛峰见陆小西的老板走了,让张弛去打一壶热水,张驰出去后他问陆小西:“人都走了,我问你,是不是你家里的娘们出问题了?不然小来小去的事不能给你整医院里来。”

陆小西苦笑了一下,掏出烟点上,吐了一个烟圈儿开口说话,声音嘶哑但能听出说的什么:“你猜对了,分了。”

薛峰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一个香蕉扒开,一口咬掉半根,把剩下的半根掰下来,摇着香蕉皮说道:“真没用,女人就是香蕉皮,不行就换个新的。”说完把香蕉皮用力丢向垃圾筐。

打水的张弛进来,看薛峰把香蕉皮丢在垃圾筐外,瞪了他一眼说道:“来医院也不规矩点儿,你把我支出去是跟陆小西说悄悄话了吧?”

薛峰被张弛的问话吓一跳,回答:“哪有的事,他都说不出来话了,还说什么悄悄话,等他出院,回我们家在说悄悄话。”

女人就是心细,打开床头柜子,找到一个水杯,给陆小西倒上热水。杯子是新的,估计是刚才的两人买来的,上面贴着的商标纸还在。

张弛倒完水坐在陆小西身边问道:“来医院没带衣服吧?你穿什么码的,我下午给你买一套。”

陆小西摇摇头伸出两个手指,口型能看出来,他说才两天不用换。

因为陆小西还是说话费劲,两个人坐了一会儿,嘱咐陆小西出院回家里住两天,有事给薛峰打电话,陆小西点点头送两人离开。

走廊里浓浓的消毒液味道,让陆小西恍惚间回到了家乡,回到房间里也有这种味道的家,可是那个家还算家吗?假如出来的时候把秋诗带着身边,是不是就不会有现在这个后果?秋诗的埋怨没有错,错的是他忽略了人性。

躺在床上,他想起普希金的诗:假如生活欺骗了你,不要悲伤,不要心急!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:相信吧,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。

镇静,他需要镇静。陆小西嘱咐自己。

是生活欺骗了他吗?是秋诗欺骗了他还是他欺骗了秋诗?他相信秋诗不是水性杨花的人,不会因为寂寞去寻找安慰,就算是真的有了某种暧昧也是他陆小西造成的,他开发了她的情感,又把这种情感忽略一旁。

同室的大哥手术后换了个病房,这个病房是南向的,比北向的床费要多几块钱。陆小西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个下午,醒来时看到桐童坐在对面的床上。

发现陆小西醒来,桐童跳下床过来对陆小西说道:“下了早班我就过来了,看你睡得正香,我是听到技术部的人说你住院了,才传薛峰哥告诉他的,上午我出不来。”

睡了一会儿,陆小西觉得身体恢复了好多,试着说话:“过两天就出院了,还让你们惦记。”声音有些沙哑,但能开口了,只是嗓子有些发干。

桐童笑道:“你看我一来你的病就好了吧?明天就差不多正常了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你听完就能全好了。”

陆小西笑笑,等着桐童说话。

像是怕陆小西听不到,桐童趴着陆小西的耳朵说道:“我和柳风青正式登记了,不登记我家里不同意,我现在是正式有证的人了,等春天选个日子,你们一起来见证我们的婚礼。”小姑娘一脸幸福的样子。

陆小西眨眨眼开口:“祝福你,柳风青是薛峰的朋友,我不太了解,但可以送你一句话,爱情要靠两个人一起厮守,相信我,爱他就一刻也不要离开他。”

陆小西的声音这次说的很清楚,桐童递给他水杯,他喝了一口热水笑道:“是很神奇,听到你的好消息,我真的好了。”

“陆哥,我听你的,但是要是真的结婚了,柳风青总出差,我可能就得离开这个单位跟着他一起了,我也相信,爱情必须是长相守,再说了,我天天跟着他,不给第三者任何机会,嘻嘻。”

陆小西没注意桐童前面的话,不给第三者任何机会他听清了,也许自己就是败在这个地方,人都说日久生情,天天黏在一起,感情自然也就没有缝隙。

桐童临走时给陆小西留下五十块钱,陆小西坚决不要。分手时他再一次祝福桐童:“祝福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。”

发现桐童进入电梯,萧晴才从转角处现身,刚才她走到病房的门前,刚好听到里面陆小西说我真的好了,她知道屋里有人,因为自己手里拿着东西,她没有贸然进门,闪身躲在一旁。

推门进来,陆小西背着门没有看到人,以为是桐童回来,说道:“怎么又回来了?还有什么好消息告诉我?”

萧晴轻轻的走到陆小西身边,用手里的袋子碰了一下他的大腿,陆小西转过身来,看到歪着头,笑容满面的萧晴。

“原来得病真好,有这么多人来看我。”陆小西的声音似乎恢复了正常,看着萧晴的眼睛笑道。

“刚才那个姑娘是我们单位的吧?我听声音像是话务员,我手里拿着这些东西,就没有进来。”萧晴把袋子放到床上,拿出里面的包装,是一套白色内衣、一双带横格袜子还有两件红短裤。

“下午我同学两口子来说要去买内衣,我都没让他们买,明天差不多就出院,你还是买来了。”陆小西搓搓手说道。

“我是参考我家老王的身材买的内衣,短裤是“冒蒙”买的,你都来两天了,身上的衣服该换了。”说完脸一红侧了一下身子。

陆小西心头一热:“家就得有个女人,没有女人的家不算家,同样,没有男人的家也会是一样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