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进到县衙里面,里面的衙役也是拿着杀威棒不敢上前,朱栾一个人走来,仿佛千军万马,身上的杀气就像虚影一样,压得这群没见过世面的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“你们大人呢。”张皇问道。

  “。。大。。大人。。”衙役有些结巴了。

  “支支吾吾的干什么?照实说,不然刀剑无眼,若你丢了小命,本公子花点小钱就能摆平,你就算申冤也没地方。”说着,秦王凌夜手上加了两分力道,已经把衙役的脖子压出一道血痕了。

  衙役顿时就吓得哆哆嗦嗦:“大人饶命,饶命。。我们家大人还在房内睡觉。”

 “睡觉?”张皇十分鄙夷:“这才日上三竿,怎么还在睡觉?午时之后不是有一个时辰的休憩时间么。”

  “不是说忙着处理公务么。怎么还在睡觉。”宁溪虽然起得早,但这也是已经过了快一个时辰才过来。都已经巳时过了一半了。

  “这。。。”衙役有些犹豫,低头看了一眼那个锋利的长剑,一狠心一咬牙说道:“大人昨夜留宿怡红院,操劳过度,子时才回来,我们不敢打扰他睡觉。”

  “怡红院?过得倒是十分惬意。”张皇冷笑道:“你们家大人还真是会享受啊。”

   说着,便往里走去。看到正堂之上桌子已经布满了灰尘,张皇有些好奇:“你们大人多久没有升堂了?”

   “半。半。半月。。啊。不对,快有月余了。。我们黑牛镇没有冤情,自然就没有太多公事。”

“没有公事就不升堂了?这班都不上了?还有这种好事儿?老张,您回头也给我安排一个吃空饷的职位,我也攒点养老钱。”宁溪笑着看向张皇。

“你何时这么闲过?”张皇笑眯眯的回应。

宁溪细细想来,似乎也对,穿越过来,都没怎么闲下来过,天天东奔西跑,确实忙。

“这大人不升堂,不批公文,我们这些下属说了也不算。再说了,有什么事儿,大人都会兜着,小人就是一个衙役,到点就走的。”衙役也无奈的说道。

“话粗理不粗,不过,你们也是拿着朝廷的俸禄,应该互相监督,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上报朝廷。”张皇说道。

衙役连连摆手求饶:“这位爷,您可别抬举小人了,我们哪里敢说大人的不是?他姨夫可是长风城的城主,这黑牛县衙都是他说了算。要不是被押着俩月的俸禄,小的早就不干了。”

“俩月的俸禄也不算多,也不算少。你刚才一口一个我们家大人,我们家大人。想必也是得了不少好处吧。不然也不会受得了这种鸟气。”宁溪目光如炬,已经看穿了这个衙役的本质。

衙役十分震惊的看了一眼这个姑娘,居然一语中的,那些话像刀子一样直戳他的心窝子:“咳咳,我们为大人尽心尽力办事,得点好处,也是应该的嘛。”

“确实得了点好处。你这腰间的玉坠,看这成色,怕是要几百两才能买到吧。”宁溪眼尖,看到了玉坠。

其实,她隐隐有感觉,这衙役刚才那股嚣张的劲儿,又带着这么贵的玉坠,肯定是县令的狗腿子,还是心腹,所以才能对外面的官兵指手画脚?要知道一个衙役,还是小地方的衙役,一个月的俸禄绝对不会超过二两银子,想要这样一块玉佩,除非是祖传的,或者是别人送的。一般来说,祖传的东西带在身上容易丢,为了能传更多代,基本都会封存在家里,不到万不得已,都不会拿出来。而这衙役长得贼眉鼠眼,按这长相还不如马进,也不可能是女人送的。也只有他自己买来玩,才最合理。

“姑娘眼拙,这玉,赝品,赝品而已。”衙役陪笑道。

朱栾上前一步,把玉坠直接摘了下来,放在手心一捏,一摊开手,只剩下一手心的白色粉末。

“呀,还真是赝品,太不经拿捏了。”朱栾还一脸无辜的笑道。

“你。。”衙役气的心在滴血,却又无可奈何只能陪笑:“对,对,赝品,赝品而已。回头小人再去黑市淘一块。”

“去吧,请你们家大人起床吧。”秦王凌夜松开手,推了一把。

“是。是。。”衙役连滚带爬的往后院跑了过去。

“还真是享受,朕可从没睡到这个时辰,这小小的黑牛镇虽说不大,但是人口也不少,一日两日没有公文,也情有可原,说明他们治安不错。这将近一月没有什么事儿发生,那还真的说不过去,这书案都落灰了。”张皇略显生气。

“等会儿那个大人出来,陛下打算直接摊牌?”宁溪问道。

“这。。”张皇犹豫了一下:“那你说,朕该怎么办?”

“我觉得还是不要暴露身份,就算说了,他们也不一定会信,毕竟他们也没见过陛下,也不知道陛下什么模样,是高是矮是胖是瘦,这就不得而知了。直接自报家门,反而是适得其反。不如静观其变,看看那个大人会有一套什么样的说辞。”

“不错,宁溪说的对,直接表明身份,也许他们根本不会信,一个个小小的县衙,朕突然插手,性质就不一样了。”

秦王凌夜也点头:“皇兄,还是听宁溪的安排,不会有事的。不就一个小小的县衙么,还不是手到擒来的小事。”

话音刚落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仔细听,这就不是一个人。

看着来人,张皇有些吃惊,秦王凌夜一脸淡定,宁溪无奈的摊摊手。

“包围他们,一个也不许放跑。”刚才那个衙役恶狠狠的说道。

他带着一队弓箭手把宁溪一行人团团包围,明晃晃的弓箭冒着寒光对准了他们。

“哼哼,你们刚才不是很牛么?还捏老子的玉佩,今日你们谁也走不了。”衙役一脸的有恃无恐。

面对官兵的弓箭包围圈,张皇不由得笑了:“宁溪,以前你常说,穷山恶水出刁民,看来这话不假。”

“刁民?你这个无赖死到临头还逞口舌之利,看来今日就要拿你开刀。不然你们这些外地人不知道我们黑牛镇的厉害。”

“你敢?”张皇气极反笑。

“有何不敢?”衙役大笑道:“好了,乖乖束手就擒,等我们家大人醒了,再发落你们。来人,给我捆起来。”

说罢,几个壮汉带着麻绳围了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