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古代言情 > 王爷,请休了我 > 第515章 罪魁祸首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“凤羽墨和司徒少棋确实都离开了长安城。”

从前两天开始,司徒少棋和凤羽墨就没有去上早朝了,司徒少棋倒是给刘彻报备过,要离开长安去办一件重要的事情,但是凤羽墨却不曾跟他说过,这也是凤羽墨的特权,他办任何事,就包括跟朝廷有关的,从来都不需要跟刘彻商量。

一开始,刘彻将他视为一个一直尊敬的皇兄,凤羽墨的任何决定,刘彻都非常的支持,也佷放心让他去办理政务,而且每次凤羽墨的决定,都没有任何的差错,这无形中,让刘彻的压力减少了不少,他曾经甚至想过,要是凤羽墨能就这样,一直在身边辅佐他就好了,可是随着年纪的增长,再加上司徒攸宁这件事之后,窦太后执意要问罪于司徒府,并允许朝廷派任何的人手去寻找司徒攸宁,所以三年来,他只能借助于悬赏令,之后刘彻意识到了权力的重要性,开始暗中经营自己的势力,慢慢在心理上疏远凤羽墨。

“既然那边已经布置好了,那么接下来你的任务,就是去保护好顾玉儿,绝对不要让任何人伤害她,”刘彻说着放下了手中的毛笔,眼神变得严肃起来,“任何人!”

“呵呵···”蓝折枢笑了笑,“看来皇上还真是关心我的未婚妻呐。”

刘彻没有理睬蓝折枢,展开了桌上的书卷看了起来,“要是有机会,朕还真想见见你真正的未婚妻。”

“皇上不是已经见过了吗?”

蓝折枢的语气明显是在开玩笑,可是刘彻却的脸色却突然沉了下来,游离的目光在书卷上停了下来,冷冷地说道,“要是她是你的未婚妻的话,不好意思,朕一定会将她从你手中夺过来,不管是谁,都别想带走她!”

蓝折枢依旧带着一丝的笑意,但是眼神却变得犀利起来,“皇上还记得,我曾经说过,你们三人之间的这场棋局,最后赢的一定是皇上这句话吗?”

“废话,最后赢的必然会是朕!”

蓝折枢本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见刘彻现在这幅冷漠和自信的样子,便没有再说下去,侧头看向了乌云密布的窗外,“今晚又是一个寒冷的夜晚,”说着站直了身子,朝着门外走去,“我一定会保护好顾玉儿的,请皇上放心。”

蓝折枢离去后,刘彻刚才洋溢在脸上的坚定和自信,顿时消失,心生担忧皱起了眉头。

下午的时候,顾玉儿终于满意地将自己刚制成的药膏揣在怀里,开心地出了司徒府,去往了上次跟顾杰约好的地方,虽然不知道顾杰当时为什么没有出现,但是她相信,一定是他遇到了什么事情,心中一边祈祷着他没事的同时,她一个人蹲在城门的一处墙角处,开始打起了盹。

“少爷,您身上的伤才痊愈,走慢一点。”许莫愁一副担心的样子,跟在王文轩的身后。

长安城好不容易因为王文轩的受伤的事情,安静了几天,从今天开始,长安城又开始鸡犬不宁了。

“你小子没涨眼睛吗?小心本少爷打断你的腿。”王文轩没有理睬许莫愁的话,走在街上,看着不顺眼的人,就给别人一脚,要是敢反抗,他的‘打手团’便会上前替他仗势,刚才好不容易摆脱了自己母亲的监视,去冀王府找顾玉儿,但是却听说她搬到了司徒府,但是最后在司徒府也没有找打她,所以王文轩现在的心情很不好。

“王公子,饶命呀。”一个行色匆匆的行人,不小心撞到了王文轩,他提在手中木桶里的粪便喷洒到了王文轩的脚上,于是赶紧下跪求饶。

“你竟敢···”王文轩本来是气得火冒三丈,提起脚就要朝着男子踢去,但是目光却扫视到了男子身后不远处的顾玉儿,于是赶紧转变了态度,露出了笑容,“没事,下次小心一点呀,要是遇到哪些恶霸的话,你就不好受了。”说着还亲自附身将男子扶了起来。

王文轩的此举太过于让人惊讶,男子一时不敢相信,双肩抖得越来越厉害,“王公子,小的真的错了,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,放过我吧,我家里还有···”

王文轩早就没有心情去听男子在讲些什么了,径直朝着顾玉儿走去,跟在他身后的家丁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男子趁着这个机会溜走了。

“宁儿?”王文轩蹲在了顾玉儿的面前,轻声轻语地呼唤着她,心里担忧着刚才的一幕别她看见了,在发现顾玉儿已经睡着之后,心里顿时放松了不少,可是马上又开始皱起了眉头,心疼起来,“怎么在这种地方睡着了?司徒家的人把你赶出来了吗?”边说边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,为顾玉儿盖在了身上,这都还不够,他转身严肃地看着身后的那几个家丁,“把你们的外套也给本少爷脱了!”

许莫愁听这话,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,家丁们互相看了一眼之后,无奈地将自己的外衫脱了下来,最后顾玉儿在王文轩的关心下,被一大推衣服湮没得只剩一个脑袋。

王文轩则是一直坐在顾玉儿的身边,不时会帮她驱赶一下靠近她的蚊虫之类的东西。

“少爷,快下雨了,要不我们先把顾大夫叫醒,让她回去睡?”许莫愁有些担心王文轩的身体,这伤才刚刚好,要是就患上风寒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没事,你们赶紧去把这附近的雨伞全部给本公子找来。”

“是!”

一向嚣张跋扈的王文轩,从来没有这样善良过,看着顾玉儿的每个眼神,都充满了担忧和欣喜,这让一旁的许莫愁非常的难受。

“宁儿,虽然不知道你的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但是你放心,我是绝对不会嫌弃···”王文轩满脸痛心地说着,边说边忍不住轻轻拉开了顾玉儿的面纱,结果出现在他面前的,便是记忆中的那张脸,他一时楞在了原地,心情复杂地看着顾玉儿的脸颊,几秒钟之后,赶紧将面纱放下,深怕会被其他人看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