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历史军事 > 大唐的旗帜 > 第656章 无力回天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“怎么还不快些!”唐妩骑在马背上,有些焦急地说道。

“这么多将士,其中大多数人都是步行,只有骑兵与少数人骑马而行,怎么快得起来。”

在她身旁的卓桠说了一句,又道:“我明白你的心思,听说104团被大食人围攻,所以着急。

不过史鼐也不是第一次与大食兵交战了,虽然几乎每次都会受点儿小伤,可每次都能平安回来。你不必担心。”

“我怎能不担心。”唐妩被戳破心思脸上一红,不过倒也不会像中原女子那样羞涩,又道:“刘大哥也真是,经常派他们那几个团为先锋。”

“这岂不是很简单?一来他们那几个团战力强,用起来也顺手;二来,刘大哥也想着让丹夫多立些功劳,等仗打完了,不论继续留在军中或转为地方官,官职也更高些。史鼐因此借了东风。”

“立功确实能立功,可也太危险了。”

“确实有些危险,可想立功也只能冒着危险。”卓桠说了一句,似乎心里在想事情,顿了顿才继续说道:“可若是不立功,你现下‘悔教夫婿觅封侯’,等到战后又会嫌弃他官职低了。”

“卓姐姐,你不嫌弃?”唐妩没有否认后一句话,而是反问:“米特转去了投石车团,平日无法立功,即使攻城分摊功劳也少,战后官职恐怕不会高。”

“我不嫌弃。”卓桠道:“我的过往你都知道,在我看来,他平平安安的,我们能够活着回到喔鹿州就够了。”

唐妩似懂非懂,正要再问,忽然身边响起喊声:“谁是唐妩?”

“我是。”唐妩下意识答应一声,同时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就见到刘琦一名护卫骑马在护士营行军队列外,正向她们看过来。

这护卫听到喊声,命护士营停下,骑马走过来对她说道:“有急事,你赶快跟我走!”

“有何事召我?”唐妩问道。

可护卫并未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召来医术最好的郎中,又要选另一名护士。卓桠主动应募,那护卫也没有仔细询问匆匆选定了她,带着她们三人沿着道路向西北方向赶去。

一行四人跑了好一会儿,瞧见前面道路旁出现一座简陋的营寨。护卫在营寨门前停下,下马带着三人进去,来到一间帐篷前,对三人说道:“已经到了目的地,你们进去。”

三人立刻走进去。唐妩目光在帐中一扫,就见到躺在床上、脸色苍白的史鼐。

“史郎,你怎么了?”她立刻扑到床边,大声问道,又仔细看他的脸色。

从大部赶往这里的路上,唐妩心里仔细琢磨,就觉得特意叫她来多半与史鼐有关,只是不能确定;这时亲眼见到史鼐,立刻变得十分担忧。

“没啥。”史鼐挤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被手雷炸了一下而已。”

“小唐你不要着急。”丹夫的声音从一旁响起:“史鼐打扫战场时,有一个大食兵重伤未死,趁他走到身边的时候忽然拉响手雷,炸伤了史鼐。”

“这,铁片、铁钉都取出来没有?”唐妩连忙问道。

她以前也治过被手雷炸伤的人,深知若不能将铁片、铁钉取净,即使当时看起来没事了,过几日必死。

“我们已经仔细检查过全身了,应该没有留存。可也担心没取干净,所以紧急飞报中尉,中尉也就将郎中与你送来。”丹夫回答。

唐妩没有回应丹夫的话,而是伸手摸了摸史鼐的额头,觉得不烫、冷汗也不多,心下稍安。

“陆先生,还请先生认真为他诊治,务必将所有铁片、铁钉都取出来,唐妩感激不尽。”随后她让开床边的位置,回过头对郎中说道。说完又行了一礼。

“唐姑娘不必如此。”陆郎中说了一句,也不浪费时间,坐到床边,正要解开衣服检查伤口,又想起来应当让女子回避,转头道:

“还请卓姑娘与唐姑娘回避一下,若需要二位姑娘相助,我会出言请二位进来。”

“是。还请陆先生务必为他认真诊治。”唐妩又说了一句,拉着卓桠来到帐外。

二人在帐外等了一会儿,丹夫出言让她们进去。进去后唐妩瞧史鼐床边无人,立刻坐过去问道:“铁钉、铁片可是都已经取出来了?”

“都取出来了。”史鼐脸色仍然很苍白,而且刚才取铁片、铁钉的过程显然很疼,所以这次仍然是丹夫代为回答:

“陆先生又认真检查一遍全身,还让我们把史鼐当时穿的衣裤拿来,分辨衣裤上破损,又发现两处细小伤口与一处大伤口里面的铁片碎片。随后又用烈酒消了毒。

真是多亏陆先生了。若不是陆先生发现,让我们再找十遍也瞧不见,史鼐可就危险了。”

“多谢陆先生。”唐妩闻言立刻起身再次对陆郎中行礼。“先生如此尽心尽力,我与史鼐必有厚报。”

“唐姑娘,也不必如此。这都是我的分内之事。”陆郎中正坐在一旁擦汗,闻言赶忙说道。

“这……”唐妩又要出言感谢他,可话才说出一个字,忽然听到从身后传来一声痛呼。她也来不及说完这句话,就转过身扑到床边,对史鼐说道:“你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?”

“感觉全身都不舒服,腿脚也有些僵硬,好像抽筋了似的。”

“这,这,”唐妩立刻听出,这就是铁片没有摘干净的症状;她又仔细观察史鼐的面部,伸手摸他的脉搏,发现他体温越来越高,额头上的汗水多了,脉搏也越来越快。

“陆先生,史鼐的身体没有好转,铁片没有摘干净!”她失声叫道。

“快,陆先生再来检查一遍!”丹夫的声音也变得惊慌起来。

陆郎中闻言赶忙走过来,也来不及请唐妩与卓桠出去,就解开史鼐的衣服检查起来。唐妩与卓桠也没有出去,虽不敢看史鼐的身体,却一直站在一旁等着。

他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,没有发现新的伤口,旧伤口里也没有发现细小碎片。

可史鼐的体温还是越来越高,心跳越来越快。陆郎中最后不得不对唐妩说道:“唐姑娘,这位旅帅,应当是有非常细微的铁片碎片在我赶来前就进入血管,与血一起流入体内,再也取不出来了。”

“这,这,”唐妩闻言说了两个字,却无法说出完整的话;还是卓桠替她说道:“陆先生的意思是,史鼐已经无法救治过来了?”

“请恕在下无能为力。”

“史鼐!”听到这句话,唐妩再也忍耐不住,扑到床边,痛哭着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