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武侠仙侠 > 不可思议的山海 > 第885章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(中)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885章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(中)

鸟曹决定向爆炸厂讨要一点心得,虽然大家不熟,但是为了制作出更加耐火的炉子,合作商讨以及大量白嫖,都是必要的事情。

自从黑火药和黄火药出现之后,洪州的人们就意识到,不同的物质元素可以分解结合成新的东西。

所以,爆炸厂的员工也在增加,虽然有些女人并不希望自家男人去这种危险的地方工作,但是大部分人都拥有一个当炸逼的内心。

而且爆炸厂现在福利待遇极好,上头特批,可以大吃公产。

鸟曹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,制作出耐火性能超过一千五百度的限定版耐火砖,事实上这个温度很难超越,在古代条件有限,以及材料获取手段稀少的情况下,超越一千五百度的耐火砖....能制出这种砖头的原材料,那可真不是随便走就能捡到的。

而且这和燃料,也就是火焰的燃烧物质其实也有关联,劣质的燃烧物质,不论怎么燃烧,温度都不可能达标,所以古人有区别“文火”和“武火”,这就是不同的燃料,牛粪马粪糠皮这种燃料烧出来的火就是文火,武火就是木炭煤炭这种东西。

而其中,木炭的选材,一般是用栎木和江木。

栎木比较硬,燃烧火力大,而且可以就地取材的地方多,简单来说“便宜、好用、耐搞”,而江木也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木头。

当然,温度不够的时候,某些古人就会搞一些神操作,譬如“以身祭炉”!

貌似里面也是有点科学道理的....但这个不重要。

鸟曹在走的时候,广成子和兑还在看着出铁口。

火焰燃烧,热浪滚滚。

出铁口处的火焰的颜色,有些由红转白了。

渐渐的,开始发亮、发白。

温度逐渐上升。

广成子的面上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而兑那一炉就有些不正常。

发红、发暗。

那是温度不达标,也可能是其他的什么情况,但总之这并不是好现象。

兑有些急眼,眼看广成子是眉飞色舞,他气不打一处来,于是开始脸滚键盘的操作。

“来,鼓风!”

“来,加矿!”

“来,加炭!”

兑开始向里面丢材料,看似暴力,实则忙而不乱。

渐渐的,那些暗红色也开始转为明亮,他老大这一幕,这才放下心来。

真正合格的钢铁,灌钢法在使用的前提,是有已经烧制出的优质的熟铁,然后把液态生铁浇注在熟铁上,经过几度熔炼,使铁渗碳成为钢。由于是让生铁和熟铁“宿”在一起,所以炼出的钢被成为“宿铁”。

“铁……把熟铁条屈曲地盘绕着,把生铁块嵌在盘绕着的熟铁条之间,用泥把炉密封起来烧炼,待炼成后再加锻打,将它们锻炼在一起……”

“没有好的炉子就不会出现好铁,没有好铁,用劣质的熟铁去进行灌钢,这种制造出来的残次品还不如没有。”

兑的声音响起来了,似乎是有些可惜,刚刚他负责的这些铁,因为炉子不太给力而有些问题,当然他自己的手法也有些不对,但好在及时纠正过来了。

鸟曹顿了顿脚步,把这些话记在了心里面。

巧妇毕竟难为无米之炊。

这绝对是可以留名青史的大事情,鸟曹想着,却是越想着,越是有些激动起来。

在这个时代,普通的部落甚至用不上铜器,他们的熔炼技术原始,土炉更是不耐火烧,几乎是一炉铜一炉土。

而能进行成规模性的熔炼铜,就已经是部落中的强大者了,但是他们所需要的土炉,在洪州这里,连炉子中的残次品都不如。

这种炉子,已经成为最普通和最低廉的炉了,别的部落万金不换,洪州是两块钱一台。

鸟曹想着,现在,后世的所有人都会知道,那些建筑和生产中最重要的砖,是自己制造出来的。

这已经可以成为贤人了。

虽然自己制造出来的那些砖,也并不是所有的砖都能保证质量一样的,但凡一个炉子里面有五六块不对劲的砖,这个炉子就等于半废了。

但,这还是因为自己的技术不太熟练导致的,毕竟砖头出现才没有多久。

鸟曹在离开的时候,听到大炼铁厂外面有人在说话,在交谈,他们的语气感慨不已,但他听得不太清楚。

那边的两人看着炼铁厂外部的一些情况,边走边说道:

“过去的时代,铁这种东西,是天上带来的,那些飞下来的石头,如今称呼为流星夜陨的石头,被世人认为是天赐的宝物,得到夜陨的部落,可以铸造出属于王的器具,于是他们就能无往不利的统治周围的弱小者。”

“但现在,那些夜陨所携带的东西,已经不足以被世人称呼为惊奇,在这些高大的炉子之中,在那澎湃的烈焰内,在那些强壮的工匠落下的锤子底下,所煅烧出来的、所捶打出来的,正是一个新时代最需要的东西。”

“旧的时代视为神迹的东西,新的时代归于平凡,或许以后的时代都会是这样,那怎么看来,上天又怎么会赐予什么神物呢,原来世间万物本就存在,冶炼也好,铸造也好,化学也好,看起来,只是把这些本就存在的东西,发现出来,然后再给予命名,最后加以利用。”

鸟曹没有听的太清楚,只是觉得又是两位外来的人在对这里评头论足罢了,此时还是去爆炸厂重要一些。

妘载出来送了送他,鸟曹就离开了。

而那两人也走的更远了一些。

但他们的对话,并不是一般人可以说出来的闲话和道理了,受制于时代的问题,这个时代头发长见识短的可不只有那些女子。

母系社会也好,父系社会也罢,有超绝目光和总结知识,并且善加利用这种思想的,放在任何一个时代都绝对是了不得的人物。

他们离开前看到了妘载,其中年纪轻的那人笑了两声,等到妘载进去,他才对身边年纪大的那人问道:

“那就是百揆啊?他看起来年纪也不大,和我也差不多么。”

“不错,但他这么年轻,已经是诸侯之师,你身有所长,但也只能教导一些简单的思想,若是想要改变天下,非他这样的人不可!”

那年长的人又道:“我们走吧,先找个地方住下来,我听说,在这里申请工作登记,就可以得到分配的住处……”

两人,年长的那个叫做纪后,年轻的那个叫做墨如。

在传说中,纪后是舜的老师之一,而墨如则教导过大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