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武侠仙侠 > 千机殿 > 第772章 天道考验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虚空之中,众人面面相觑。

没法不傻眼。

从仙界大远征以来,他们一共只接触过一次主宰,就是对面那位磐蛇主宰,嗯,无名心脏应该也算一个。

但是本界的主宰还没见过——也幸亏没见过。

没想到终于有机会遇到,竟然是个死的。

公孙蝶好奇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因为他的神还留在这里,这道器上的道则,就是他的神所化。”宁夜回答。

证道在神。

主宰死后,一神不灭,其道则显化,形成了眼前的这超级道则神器。

某种意义上,这已经可以算开天辟地级的宝物了。

宁夜知道,不是因为他看穿了,而是因为这个级别的神念,才能屏蔽他和分身的联系。

“主宰……死了……”众人都愕然低语。

“怎么会?”凤仙珑更是道:“主宰应该已经是修行路上的终极了吧?难道不应该是万载不灭的吗?”

第九境只是追求,从无人实现过,第八境大道之主,便是终极,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。

就连圣人都可以万载不灭,怎么主宰却没了?

无法理解。

宁夜却道:“万载不灭,百万载却是可灭的。主宰亦非永生,如果较起真来,主宰也是可以有很多死法的。比如天道不容,主宰死;比如千百纪元,寿命耗尽,主宰死;比如一个主宰遇到了另一个主宰,结果死;比如魔界大侵袭,主宰不敌,死……”

他一口气说出七八种主宰的死法,直接把主宰的辉煌,无敌概念打了个粉碎,弄得众人也是无语。

和所有人不一样,就是宁夜坚信世间只要还有真理,还有规则,那么就一定有生死伦常。

再强大的存在终归是相对的,无敌永远只可能是一个。

主宰既非终极,那凭什么不能死?

说白了,这不是智商问题,只是心态问题罢了。

不过现在的问题不是主宰为什么会死,而是天道为什么会指引他们到这里来。

公孙蝶兴奋道:“是不是只要我们掌控了这件道器,就能打败那个七夜星君?”

凤仙珑等人笑道:“哪有这般简单。大道神器,岂是说掌握就能掌握的。”

没想到宁夜却摇头:“不,蝶儿说的没错,只要掌握此物,我们就能轻松打败七夜星君。”

众人微愕。

死獠问:“那掌握它容易吗?”

宁夜想了想,回答:“说难也不难,说易也不易,道之一途,明白了,领悟了,那便掌握了,若是不明白,那便是一万年也未必有用。”

公孙蝶直肠子:“你就说你要多长时间能掌握它吧?”

宁夜伸出一根手指。

琳琅天:“一年?”

凤仙珑:“十年?”

铁狼:“百年?”

死獠:“一百天?”

池晚凝:“十天?”

公孙蝶:“一天?”

果然还是越亲密的人信任度越高。

没想到最是盲信宁夜的竟然是公孙蝶,不过大家心中都暗笑。

如此神物,说百年能掌控,其实都是牛逼到爆了。

没想到宁夜却回答:“一息便可。”

“啊?”众人都傻了。

就连容成都忍不住皱眉:“掌教,我们是相信你的。但这终究是主宰遗泽啊。”

“主宰又如何?死了便是死了,其之遗留,皆在其上,吾之所见,皆在其心。见之则悟,一息悟不到的,再过万载亦未必有用。”

公孙蝶拍手大笑:“那还等什么,收了此宝,干七夜那个老不死的。”

宁夜却没有动手。

大家一起看着他,就见他脸上没有半点开心。

公孙蝶意识到什么,小脸儿已经垮了下来:“还有但是,对不?你就说但是什么吧?”

宁夜笑笑:“是还有个但是……”

天蚕还在向着那庞大的金属块靠近,越是接近,威压便越是庞大。

不过宁夜似乎已经有了应对之策,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,众人就觉得威压骤减,已然轻松许多。

互相换了个眼神,知道宁夜的确是已看破部分奥秘,只是不知为何,他竟没有去张狂。

公孙蝶抓着他的手狂摇:“哎呀你就莫卖关子了,你就说嘛。”

宁夜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道:“过去这些日子,我一直在疑惑一件事,现在到是有些明白了。”

可惜这里没有好捧哏,竟然集体没接茬。

宁夜自顾自说下去:“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:七夜星君修星罗万象之道,亦为天之道,所以道理上说,和我一样,也是顺天应命之人。”

修天道之人,必然是顺天应命之人。

宁夜如此,紫极也是如此,七夜星君当也不例外。

这些人,其实每个都属于气运之子,只不过恩宠不同罢了。

但宁夜感觉有问题的就在这儿。

他说:“当两个气运之子对撞时,一般来说,彼此之间不会互相残杀,因为一旦杀了对方,必遭天怒,削减气运。正因此,紫极当初用种种手段对付我,但就是不会亲自下场杀我,不仅仅是因为琅琊圣尊,更重要的是吾有大气运傍身。但是七夜星君……你们不觉得他有些奇怪吗?”

众人一怔,同时想到:对啊,七夜星君好像没这个顾忌。

铁狼道:“但也可能是因为他只是想抓住我们,毕竟这些年来,七夜一直没有真正与我们交手,他也许只是想杀其他人,没想过杀你,他的要求,也只是获得我们的秘密。”

宁夜却摇头:“不,他一定会杀我。因为如果他不杀我,我的问天之术,根本就不会发挥作用。”

七夜星君太强,宁夜勉强依靠问天术感知到部分,若是七夜没有杀意,他的问天术未必能推算出来。

正是因为这点,所以宁夜非常肯定七夜的做法。

宁夜已道:“他不在乎气运。”

众人吃惊:“你是说……”

宁夜点头:“他虽修天道,却不是气运之子。”

公孙蝶急了:“喂,那又怎么样?那不是更麻烦?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利用这件道器去对付七夜啊。”

宁夜叹息:“我之所以确认这点,很大的关键就是因为这件道器。”

目睹那眼前轮转无尽玄妙之神物,宁夜道:“这死去的主宰,也不是气运之子。我在这件道器上,感受到了反界的道则。”

众人惊骇:“你是说……”

宁夜点点头:“我可以轻而易举的掌控它,但若是我用了它,那便意味着行道入魔,放弃原有的道路,必受天道排斥。”

他仰头看天:“天道指引我到这里,不是给我一线生机,而是给我一份考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