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周天才完全不知道门外有个愤怒的倾听者,继续在那里按自己的一套说,“……饭后,我又回到办公室,跟安联的同事开视频会议,然后打电话、回邮件、看工作总结、各种财务数据……一直忙到刚刚回家。”

方红霞再也听不下去。

我这儿子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变得这么不老实的?

在家里吃完饭后,你不是马上跑到学校,接上肖嶶,去你自己的餐厅又吃,据说,你们两个人,吃了整整一大箱大闸蟹。

然后,按郭浩的话说,你们俩就手牵着手,在江滨路上走。

从这头走到那头,从那头走到这头,又从这头走到那头,感觉都能走到地老天荒……

她看着手上的餐盘,顿时就想丢到地上。

转念一想,为什么要放在门口的地上?

这样不老实的儿子,不配得到我这个本以他为傲的母亲这样的关心。

她端着餐盘转身下楼。

……

另一边,天仙也对周晨的话表示怀疑,“不是说,你的办公室像个游乐场一样,你在那里就只会工作?”

“该工作的时候就得工作,”周晨说,“你应该记得,我们安联的一个理念就是,努力工作,快乐生活。”

天仙歪头,好像是记得有这么个提法,又好像不是?

周晨已经迅速的把话题转向她,“你呢,接下来忙什么?”

“练歌,努力的练歌,”天仙原原本本的说了,“接下来,有个场合可能会需要。”

“接下来……哦,”周晨表示明白,“不是可能,是一定会用得到!”

天仙有些惊奇,也有些欣喜,真的是我说什么你都知道,“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什么?”

“你可能不相信,但事实是,对你的很多事情,我比你自己还要清楚,”周晨说了句大实话。

和肖嶶一样,对周晨的大实话,天仙的反应也一模一样,“我才不信呢。”

“你信,与不信,事实就是如此,时间,最终会证实我的话,”这一刻的周晨,旁边贴一块牌子,或者竖一个旗幡,上书“铁口直断”四个大字,那也蛮合适的。

“但我也有担心,以这个主办方的脾性和品味,以及当前国内时尚界对时尚的理解,我对你届时要穿的华服,很有些忧虑。”

天仙的一双妙目越睁越大,他真的知道是什么事!

“我高度怀疑,他们设计的让你穿着出席盛典的华服,一方面,透着浓浓的山寨影楼风,一方面,又壕得耀眼……”

“不应该吧,”天仙忍不住说,“那据说是个很优秀的设计师。”

“我的建议是,你可以适当的关注一下这方面,或者,自己做一些准备,以你当前的热度,国内一流的造型设计师,应该能在这不多的时间里,拿出更好的作品来。”周晨一边说一边想,好像历届的某某女神,也就赵小刀那套衣服看起来有些出彩。

那套衣服的大致样子,自己还有些印象,要不要画出一个梗概来?

“这样,”天仙有些迟疑,“会不会不太好?”

她也知道主办方也的一些脾性,这样做,会不会让他们不高兴,从而影响到自己的获选?

“他们更需要你,”周晨斩钉截铁的说。

这几年她的几部剧,连续的热播,加上安联微博的助力,她当前的热度,更胜原本的这个时候。

无论是从作品还是人气来说,这个说是网友投票选出来的首届女神,如果不是她,那真的很难服众。

“再说,我们可以用很委婉的方式,比如说,我们这边看到一张设计图挺不错的,不知道能不能给你们提供一些参考?”

“嗯嗯,”天仙认真的点头,“我会跟大家商量商量。”

私底下,她对自己的穿着打扮,包括容貌,都很无所谓,但对于在那样的典礼上的造型,当然是越完美越好。

所以她马上又说,“我记得,好像有人说过,我穿什么都好看?”

身份和地位的变化,让如今的周晨,越发的会说能说,回答这样的问题,那简直就是信手拈来,“你当然是穿什么都好看,但如果礼服设计得更好,那你的形象,不是会更完美?”

这样的回答,天仙真的是一点刺都挑不出来。

何况周晨压根就不给她挑刺的机会,“对了,准备唱哪首歌?”

天仙看了他一眼,小声说了一句。

“哪一首?”周晨侧耳,还揉了揉耳朵。

“《千千万万》!”天仙不得不大声说。

和她想象的一样,周晨马上笑了,也正是她想象的那样的笑容。

“你别又七想八想的,我们不过是觉得,这刚好是个宣传新专辑的好机会。”她解释,却自己都觉得,多少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。

“明白,明白,”周晨笑眯眯的,“这么说,为了让你到时表演效果更好,我是不是应该到现场?”

“没有其它的意思啊,我只是想,有了针对的对象,你应该能把这首歌演绎得更好,是不是?”

“才没有,才不是,你总是瞎想!”天仙双手拍着桌子否认三联,脸上红霞飞起,然后又一次以攻为守,“你老实告诉我,是不是当初写这首歌的时候,就存在着这样的心思?”

“你怎么能这么污蔑我的艺术创作?”这个晚上,周晨第二次痛苦的捂着胸口,不过这一次,可能是这样的“创作”,也真的让他的良心有些痛,“我很伤心,很痛心!”

“同样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,说出这样的话,你的良心,它不会痛吗?”

天仙明知道,他这近乎撒泼耍赖,但他这话,又一次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因为他扯的吧,又确实有那么些道理。

真是的,明明我才是女孩子,为什么跟他斗嘴,却少有占上风的时候,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?

她正想着该怎么回应,周晨的脸色又是一变,又满脸笑嘻嘻的,“其实,如果你不愿意唱给我听,那么,我唱给你听,也是一样的啊。”

天仙彻底的无语,就那首歌的歌词来说,无论是我唱给你听,还是你唱给我听,最终要表达的,难道不是同一个意思?

“我要睡了!”她不好意思再说下去。

门外,刘妈妈摇头飘过。

算了,有些事,年轻的时候是好经历一下,不管咯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