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历史军事 > 隋末之大夏龙雀 > 第2088章 柴绍想逃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李勣也在注意对面的情况,他已经将凤卫放了进去,并且迅速封闭了周围进入大夏军营的通道,让李景睿变成了瞎子、聋子。

在他看来,李景睿若是知道自己的行动之后,肯定是心生焦急,会做出什么错误的判断来,可事情并非他想象的那样,李景睿仍然是岿然不动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
“对他的父亲是这么有信心?”李勣忍不住望着对面的大营,十分好奇。

他不相信李景睿的智慧看不出这里面的问题,按照道理,他会做出一些动作的,可是现在看来,这个李景睿也是一个狠人,宁愿自己父亲名声受损,也不愿意出手。

“将军,柴绍将军催促将军赶紧启程,不能留在长宁谷,一旦李煜答应了我们撤军的要求,就需要立刻撤回吐蕃。”身后传来亲卫的声音。

李勣想了想,最后说道:“现在我们想撤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对面的那小子是不会让我们轻易撤退的。让柴绍先离开临羌城吧!不过,他的兵马暂时不能返回吐蕃,暂时就在临羌城外驻扎。”他现在也明白了,对面的李景睿到现在没有行动,不是不想行动,而是担心自己行动之后,被自己抓住了破绽,从而失去了牵制自己的能力。

但同样的,自己若是想借着机会逃走,也是不可能的事情,他肯定会跟在自己的身后,不能让自己就这么轻易的撤走。

甚至,相对于柴绍,大夏皇帝父子两人对自己的兴趣更大,他们恐怕宁愿近十万大军撤出临羌城,也不愿意让自己逃走了。

“可是大将军您这边?”亲卫还是有些担心。

“我若是跟随柴绍一起离开,大夏皇帝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,他宁愿自己背负骂名,也是不会放过我的。”李勣摇摇头,他明白自己在李煜心中的重要性,李煜是不可能让自己轻松离开西北的。只要击杀了自己,其他的骂名之类的根本不算什么。

“放心,我们很快就能离开西北。”李勣似乎感觉出身后亲兵的担心,宽慰道:“大夏皇帝是不可能拉拦住我们的。”

“哼,若是柴绍将军能攻下临羌城就好了。”身边的亲兵感叹道。

李勣听了默然不语,若是可以的话,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,但他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大夏皇帝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。

在遥远的临羌城下,柴绍看着身后大营中数千俘虏,脸上露出一丝兴奋之色,这些俘虏都是大夏的百姓,随着临羌城的失陷,吐蕃兵马即将撤离的消息传来,整个西北震动了,那些百姓不顾各地衙门的劝说,纷纷返回自己的家乡,然后就再次落入吐蕃之手。

“还是懋功厉害,否则的话,我们不会如此轻松的。”柴绍对身边的禄东赞说道。

禄东赞点点头,他很郁闷,松赞干布在得到柴绍夺取临羌城的消息之后,毫不犹豫的让禄东赞点了三万大军来支援。

只是他很倒霉,前脚刚出了临羌城,后脚临羌城就被李煜攻破,大军在外面游荡了半个月,才和柴绍会合在一起,商议着如何离开西北大地。

“柴将军,现在我们手上有了足够的俘虏,应该告诉大夏皇帝了,让大夏皇帝放我们出城了,否则的话,近十万大军想要离开这西北大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!”禄东赞有些担心。

“你认为李煜现在不知道吗?他早就知道了,他的凤卫无孔不入,哪里会不知道草原上的事情呢?只是他还没有想好如何解决这件事情而已,所以不会联系我们。”柴绍不屑的说道:“让我们过去,他心有不甘,不让我们过去,他担心自己的名声受到影响,担心西北局面变的不可控。”

柴绍实际上也很郁闷,若不是自己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,自己身后的近十万大军受到了威胁,恐怕他就逼着杨广让出临羌城,可惜的是,现在是要保证自己的性命。

“现在就等着大将军来了,一旦大将军来了,我们就能实施计划了。”禄东赞听了脸上露出笑容。

柴绍听了却是没有说话,相反,脸上还露出一丝担忧之色,静静的望着对面的临羌城。幽幽的说道:“若是懋功真的来了,恐怕连我们都走不了,大夏皇帝宁愿我们手中的几千俘虏被杀,宁愿整个西北再从被逼反,也不会放我们离开西北的。”

禄东赞听了脸上一变,顿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,忍不住说道:“大将军能抵十万大军啊!”

柴绍听了心中虽然很嫉妒,但并没有说什么,因为他也知道李勣的才能,自己能否能报仇,最后都是落在李勣身上。

“这次虽然失败了,但我们总算是击败了大夏一次,大夏也不是不能战胜的。”禄东赞安慰道。

李勣这次的行动在吐蕃境内,引起了轰动,以前世人都认为大夏是不可战胜的,但现在大家都知道,只要算计得当,大夏也是可以战胜的。

柴绍点点头,脸上顿时露出兴奋之色,说道:“唯一可惜的是,这次没有击杀李煜,若是杀了李煜,那事情就更加好办了。他若是死了,整个大夏就陷入混乱之中。”

“这个,也不是不可能事情。”禄东赞想了想,说道:“我听说相父正在操作这件事情,好像已经有了头绪了,只是时间比较巧,大夏皇帝到现在还没有返回燕京,这才导致事情还没有成功。”

“果真如此?”柴绍双眼一亮,终于拍着手说道:“好,好,赶紧将李贼杀死,他若是死了,那真是大快人心的事情。”

“不如现在就派人吧!先解决此事,我们数万大军被封锁临羌城下,每天消耗的粮草也不知道有多少,再这样下去,我们恐怕支撑不了多久啊!”禄东赞恨不得立刻结束这场战场,坐观燕京风云。

临羌城内,李煜看着眼前的情报,脸色很差,这是凤卫最近收集上来的消息,看着上面的内容,李煜才知道自己小觑敌人了,面对自己的生死存亡,李勣这些家伙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,四处出击,不仅仅是搜刮粮草,还将百姓俘虏到临羌城前,接下来想做什么,李煜不用想都能猜的出来,分明是胁迫自己打开临羌城的城门,让这些家伙出城。

想到自己费尽心机,才将近十万大军都封锁在西北,现在却被这些家伙用这次无耻的方式解决了。自己将不得不放这些人过去。

“最近军中的情况怎么样?那些百姓还想着返回家乡吗?”李煜将情报丢在几案上。

“有倒是有,并不多,陛下不必担心,这些百姓我们都是好吃的好喝的供应着,臣看就是对这些人太好了,所以才会让他们变的如此放肆。”李大大声说道。

“是啊!陛下,不用见这些家伙放在心上。”其余众将也纷纷出言道。

向伯玉的情报并没有瞒这些人,这些人也知道李煜要面临的困境。

“陛下,不过几千人而已,臣看这些西北的羌人,到现在还没有改变他们的风俗,他们的发饰和吐蕃人相差不了多少,臣想,这几千人,是不是吐蕃人假扮的,柴绍故意说是被他们俘虏的。臣不相信。”向伯玉忍不住说道:“当初吐蕃人在西平郡肆虐一番之后,可是抓了不少人,这些人都被我们救回来了,臣就相信,他们还能抓到这么多人。”

李大等人听了双目圆睁,死死的望着向伯玉,大家都不是蠢材,如何没有听出来其中的问题,这个向伯玉分明就就是想搞事情,将柴绍抓的那数千人,当做吐蕃人,不管是不是真的,都将他们杀掉,或者是借助吐蕃之手将这些人一起斩杀,这样一来,在大夏人眼中,根本就没有任何被俘的百姓,全部都是吐蕃人自己捏造的。

“向将军,还是你狠,你要是在军中,那肯定是杀良冒功的人。”李九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说道。下面的将军或许会这么做,但绝对不敢像向伯玉所说的那样,一口气杀了几千人。这要是传扬出去了,整个西北震动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李煜也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,这个家伙胆子之大,就是李煜也很惊讶。

向伯玉听了瞪了李九一眼,接着说道:“陛下,这一个柴绍这么做了,我们就让出一条通道来,让敌人过去了,下一个李勣也这么做,以后的敌人也会这么做?难道我们就应该一直退让吗?数万将军浴血奋战,好不容易才将敌人封锁在这里,我们就轻轻松松的将敌人放走,那些将士们该怎么想?”

大厅内,众将听了默然不语,向伯玉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,现在为了几千人,大夏在退让,以后碰到这种情况,是不是还会退让。

“陛下,在很久之前,秦王殿下就下令坚壁清野,是这些人不听秦王的命令,才会如此。这难道还能怪朝廷吗?况且。”向伯玉原本是想说,那些羌族子民死不足惜,但想到大帐中还有一些异族出身的将校,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。

“向卿,你可知道我们这些将军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,那就是保境安民,因为我们的无能,才让敌人突破了临羌城,才让百姓们流离失所,有了战乱之苦,现在我们不但不能救他们,反而还想杀了他们,这如何能对得起我大夏的军旗?”李煜叹了口气。

实际上,若是可以的话,他也会这么做的,毕竟用数千人换取近十万吐蕃将士的生命,这是一件很划算的买卖,可是,这世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呢?一旦泄露出去,对自己的声望将是一个打击。

西北羌人居多,现在杀了数千羌人,在西北各个异族眼中,还以为朝廷要借吐蕃人消灭自己呢?还不会揭竿起义,那个时候,刚刚归附不久的西北,将会再次燃起战火,大夏将会疲于奔命,损失将朝超过眼前。这个买卖,李煜是不会做的。

向伯玉听了面色一变,顿时不说话了。

李煜叹了口气,说道:“朕知道你说的有道理,用最少的损失获得最大的胜利,但有的时候,事情不是这么做的,一旦做了,将会产生极为不利的后果,我们不说,你认为那些吐蕃人不说吗?你认为我们能将这近十万人马一起灭掉吗?他们不经过临羌城,转道北上,一路攻占城池,我们将会损失许多人马,甚至那个时候,我们的名声就坏了。”

向伯玉听了面色苍白,李煜并没有责罚自己,但说的话一下子点醒了他,他只是考虑到自己这边,而忘记了对面的吐蕃人,那些吐蕃人是岂会浪费这样的机会,一旦朝廷大军射杀数千大夏子民的消息传扬出去,将会产生极为不利的效果。

“陛下,以后敌人也会用这一招来对付我们,难道我们一直要退下去吗?现在放走了一个柴绍,若李勣也是如此呢?”李大忍不住询问道。

“这件事情以后再说。”李煜瞪了对方一眼。

向伯玉看的分明,嘴角顿时露出一丝笑容,皇帝并没有改变什么,刚才那一番话说的正大光明,义正辞严,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
事情能不能做,不是看这件事情是不是正确或者错误,只是看看这件事情付出的代价多大。当付出的代价和得到的利益相差悬殊的时候,自然是要懂得如何选择。

数千人的性命和李勣的性命相比,自然是李勣的生死最为重要,李勣一个人就能抵十万的大军,只要斩杀李勣,就算整个西北乱了大夏也不会放在心上的。

“陛下,外面有人自称是吐蕃使者求见。”大厅外传来亲卫的声音,柴绍派人来了。

“看来柴绍也是一个聪明人。让他进来吧!”李煜脸上露出笑容。

李勣也在注意对面的情况,他已经将凤卫放了进去,并且迅速封闭了周围进入大夏军营的通道,让李景睿变成了瞎子、聋子。

在他看来,李景睿若是知道自己的行动之后,肯定是心生焦急,会做出什么错误的判断来,可事情并非他想象的那样,李景睿仍然是岿然不动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
“对他的父亲是这么有信心?”李勣忍不住望着对面的大营,十分好奇。

他不相信李景睿的智慧看不出这里面的问题,按照道理,他会做出一些动作的,可是现在看来,这个李景睿也是一个狠人,宁愿自己父亲名声受损,也不愿意出手。

“将军,柴绍将军催促将军赶紧启程,不能留在长宁谷,一旦李煜答应了我们撤军的要求,就需要立刻撤回吐蕃。”身后传来亲卫的声音。

李勣想了想,最后说道:“现在我们想撤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对面的那小子是不会让我们轻易撤退的。让柴绍先离开临羌城吧!不过,他的兵马暂时不能返回吐蕃,暂时就在临羌城外驻扎。”他现在也明白了,对面的李景睿到现在没有行动,不是不想行动,而是担心自己行动之后,被自己抓住了破绽,从而失去了牵制自己的能力。

但同样的,自己若是想借着机会逃走,也是不可能的事情,他肯定会跟在自己的身后,不能让自己就这么轻易的撤走。

甚至,相对于柴绍,大夏皇帝父子两人对自己的兴趣更大,他们恐怕宁愿近十万大军撤出临羌城,也不愿意让自己逃走了。

“可是大将军您这边?”亲卫还是有些担心。

“我若是跟随柴绍一起离开,大夏皇帝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,他宁愿自己背负骂名,也是不会放过我的。”李勣摇摇头,他明白自己在李煜心中的重要性,李煜是不可能让自己轻松离开西北的。只要击杀了自己,其他的骂名之类的根本不算什么。

“放心,我们很快就能离开西北。”李勣似乎感觉出身后亲兵的担心,宽慰道:“大夏皇帝是不可能拉拦住我们的。”

“哼,若是柴绍将军能攻下临羌城就好了。”身边的亲兵感叹道。

李勣听了默然不语,若是可以的话,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,但他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大夏皇帝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。

在遥远的临羌城下,柴绍看着身后大营中数千俘虏,脸上露出一丝兴奋之色,这些俘虏都是大夏的百姓,随着临羌城的失陷,吐蕃兵马即将撤离的消息传来,整个西北震动了,那些百姓不顾各地衙门的劝说,纷纷返回自己的家乡,然后就再次落入吐蕃之手。

“还是懋功厉害,否则的话,我们不会如此轻松的。”柴绍对身边的禄东赞说道。

禄东赞点点头,他很郁闷,松赞干布在得到柴绍夺取临羌城的消息之后,毫不犹豫的让禄东赞点了三万大军来支援。

只是他很倒霉,前脚刚出了临羌城,后脚临羌城就被李煜攻破,大军在外面游荡了半个月,才和柴绍会合在一起,商议着如何离开西北大地。

“柴将军,现在我们手上有了足够的俘虏,应该告诉大夏皇帝了,让大夏皇帝放我们出城了,否则的话,近十万大军想要离开这西北大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!”禄东赞有些担心。

“你认为李煜现在不知道吗?他早就知道了,他的凤卫无孔不入,哪里会不知道草原上的事情呢?只是他还没有想好如何解决这件事情而已,所以不会联系我们。”柴绍不屑的说道:“让我们过去,他心有不甘,不让我们过去,他担心自己的名声受到影响,担心西北局面变的不可控。”

柴绍实际上也很郁闷,若不是自己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,自己身后的近十万大军受到了威胁,恐怕他就逼着杨广让出临羌城,可惜的是,现在是要保证自己的性命。

“现在就等着大将军来了,一旦大将军来了,我们就能实施计划了。”禄东赞听了脸上露出笑容。

柴绍听了却是没有说话,相反,脸上还露出一丝担忧之色,静静的望着对面的临羌城。幽幽的说道:“若是懋功真的来了,恐怕连我们都走不了,大夏皇帝宁愿我们手中的几千俘虏被杀,宁愿整个西北再从被逼反,也不会放我们离开西北的。”

禄东赞听了脸上一变,顿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,忍不住说道:“大将军能抵十万大军啊!”

柴绍听了心中虽然很嫉妒,但并没有说什么,因为他也知道李勣的才能,自己能否能报仇,最后都是落在李勣身上。

“这次虽然失败了,但我们总算是击败了大夏一次,大夏也不是不能战胜的。”禄东赞安慰道。

李勣这次的行动在吐蕃境内,引起了轰动,以前世人都认为大夏是不可战胜的,但现在大家都知道,只要算计得当,大夏也是可以战胜的。

柴绍点点头,脸上顿时露出兴奋之色,说道:“唯一可惜的是,这次没有击杀李煜,若是杀了李煜,那事情就更加好办了。他若是死了,整个大夏就陷入混乱之中。”

“这个,也不是不可能事情。”禄东赞想了想,说道:“我听说相父正在操作这件事情,好像已经有了头绪了,只是时间比较巧,大夏皇帝到现在还没有返回燕京,这才导致事情还没有成功。”

“果真如此?”柴绍双眼一亮,终于拍着手说道:“好,好,赶紧将李贼杀死,他若是死了,那真是大快人心的事情。”

“不如现在就派人吧!先解决此事,我们数万大军被封锁临羌城下,每天消耗的粮草也不知道有多少,再这样下去,我们恐怕支撑不了多久啊!”禄东赞恨不得立刻结束这场战场,坐观燕京风云。

临羌城内,李煜看着眼前的情报,脸色很差,这是凤卫最近收集上来的消息,看着上面的内容,李煜才知道自己小觑敌人了,面对自己的生死存亡,李勣这些家伙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,四处出击,不仅仅是搜刮粮草,还将百姓俘虏到临羌城前,接下来想做什么,李煜不用想都能猜的出来,分明是胁迫自己打开临羌城的城门,让这些家伙出城。

想到自己费尽心机,才将近十万大军都封锁在西北,现在却被这些家伙用这次无耻的方式解决了。自己将不得不放这些人过去。

“最近军中的情况怎么样?那些百姓还想着返回家乡吗?”李煜将情报丢在几案上。

“有倒是有,并不多,陛下不必担心,这些百姓我们都是好吃的好喝的供应着,臣看就是对这些人太好了,所以才会让他们变的如此放肆。”李大大声说道。

“是啊!陛下,不用见这些家伙放在心上。”其余众将也纷纷出言道。

向伯玉的情报并没有瞒这些人,这些人也知道李煜要面临的困境。

“陛下,不过几千人而已,臣看这些西北的羌人,到现在还没有改变他们的风俗,他们的发饰和吐蕃人相差不了多少,臣想,这几千人,是不是吐蕃人假扮的,柴绍故意说是被他们俘虏的。臣不相信。”向伯玉忍不住说道:“当初吐蕃人在西平郡肆虐一番之后,可是抓了不少人,这些人都被我们救回来了,臣就相信,他们还能抓到这么多人。”

李大等人听了双目圆睁,死死的望着向伯玉,大家都不是蠢材,如何没有听出来其中的问题,这个向伯玉分明就就是想搞事情,将柴绍抓的那数千人,当做吐蕃人,不管是不是真的,都将他们杀掉,或者是借助吐蕃之手将这些人一起斩杀,这样一来,在大夏人眼中,根本就没有任何被俘的百姓,全部都是吐蕃人自己捏造的。

“向将军,还是你狠,你要是在军中,那肯定是杀良冒功的人。”李九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说道。下面的将军或许会这么做,但绝对不敢像向伯玉所说的那样,一口气杀了几千人。这要是传扬出去了,整个西北震动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李煜也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,这个家伙胆子之大,就是李煜也很惊讶。

向伯玉听了瞪了李九一眼,接着说道:“陛下,这一个柴绍这么做了,我们就让出一条通道来,让敌人过去了,下一个李勣也这么做,以后的敌人也会这么做?难道我们就应该一直退让吗?数万将军浴血奋战,好不容易才将敌人封锁在这里,我们就轻轻松松的将敌人放走,那些将士们该怎么想?”

大厅内,众将听了默然不语,向伯玉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,现在为了几千人,大夏在退让,以后碰到这种情况,是不是还会退让。

“陛下,在很久之前,秦王殿下就下令坚壁清野,是这些人不听秦王的命令,才会如此。这难道还能怪朝廷吗?况且。”向伯玉原本是想说,那些羌族子民死不足惜,但想到大帐中还有一些异族出身的将校,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。

“向卿,你可知道我们这些将军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,那就是保境安民,因为我们的无能,才让敌人突破了临羌城,才让百姓们流离失所,有了战乱之苦,现在我们不但不能救他们,反而还想杀了他们,这如何能对得起我大夏的军旗?”李煜叹了口气。

实际上,若是可以的话,他也会这么做的,毕竟用数千人换取近十万吐蕃将士的生命,这是一件很划算的买卖,可是,这世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呢?一旦泄露出去,对自己的声望将是一个打击。

西北羌人居多,现在杀了数千羌人,在西北各个异族眼中,还以为朝廷要借吐蕃人消灭自己呢?还不会揭竿起义,那个时候,刚刚归附不久的西北,将会再次燃起战火,大夏将会疲于奔命,损失将朝超过眼前。这个买卖,李煜是不会做的。

向伯玉听了面色一变,顿时不说话了。

李煜叹了口气,说道:“朕知道你说的有道理,用最少的损失获得最大的胜利,但有的时候,事情不是这么做的,一旦做了,将会产生极为不利的后果,我们不说,你认为那些吐蕃人不说吗?你认为我们能将这近十万人马一起灭掉吗?他们不经过临羌城,转道北上,一路攻占城池,我们将会损失许多人马,甚至那个时候,我们的名声就坏了。”

向伯玉听了面色苍白,李煜并没有责罚自己,但说的话一下子点醒了他,他只是考虑到自己这边,而忘记了对面的吐蕃人,那些吐蕃人是岂会浪费这样的机会,一旦朝廷大军射杀数千大夏子民的消息传扬出去,将会产生极为不利的效果。

“陛下,以后敌人也会用这一招来对付我们,难道我们一直要退下去吗?现在放走了一个柴绍,若李勣也是如此呢?”李大忍不住询问道。

“这件事情以后再说。”李煜瞪了对方一眼。

向伯玉看的分明,嘴角顿时露出一丝笑容,皇帝并没有改变什么,刚才那一番话说的正大光明,义正辞严,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
事情能不能做,不是看这件事情是不是正确或者错误,只是看看这件事情付出的代价多大。当付出的代价和得到的利益相差悬殊的时候,自然是要懂得如何选择。

数千人的性命和李勣的性命相比,自然是李勣的生死最为重要,李勣一个人就能抵十万的大军,只要斩杀李勣,就算整个西北乱了大夏也不会放在心上的。

“陛下,外面有人自称是吐蕃使者求见。”大厅外传来亲卫的声音,柴绍派人来了。

“看来柴绍也是一个聪明人。让他进来吧!”李煜脸上露出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