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历史军事 > 留里克的崛起 > 第638章 面包就是生命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给予出征大军的筹备时间非常短暂,战士们拿着钱财就在罗斯堡的集市处大肆采购。

他们蜂拥到铁匠们的摊位购买新的量产型手斧和矛头增添武备,又令家中女人倾尽所能去做干粮。

上午的市场,一个神奇的摊位一下子引得数百人垂涎中围观。

那是十多张简约拼凑的木桌合并成的展台,所有桌子上都蒙着灰色粗布。

不伤摆放着大量的圆盘状物体,其黄白相间的色泽还有那弥漫着的麦香,充分证明了其烧饼的本质!

有多名头戴粗布头巾的女人大声叫嚷:“一枚银币四磅麦饼。”

她们不停地叫嚷,不过这个饼子的价格实在很贵。

男人们探着脑袋围观,流着哈喇子还交头接耳。

终于还是有实在垂涎之人走上前,掏出银币爽快地嚷嚷:“五枚银币,我要二十磅!”

“好嘞!”女人兴高采烈地拿得钱,便有吩咐伙计立刻拿天平秤饼。

这位年轻的战士丝毫不担心该摊位的天平是否精准,他是个大胃口自然要多吃,指望着未来远征全靠着公爵提供的伙食度日实在不合适,便要做储备一些即食的食物塞进背包以备不时之需。

相比之以往的纯燕麦制作的面饼,它根本不能做得比巴掌更大。燕麦饼缺乏黏性,研磨成粉后揉捏烤熟的饼子非常易碎。

但此麦饼分明相当于三个巴掌并排那般大,如此大饼捧在手里还颇有韧性?

众目睽睽之下战士爽快地咬上一口。

那是啃咬吗?分明就是撕咬,就像是将肉从鹿腿骨上撕扯下来。

战士当众大快朵颐,一双眼睛瞪大如铜铃,他急切想说些什么,这番拼命咽下肚后急忙嚷嚷:“甜!这饼子好甜!”

甜?人们有互相瞧瞧,好奇心驱使下纷纷拿出钱财。

这个麦饼摊位是属于亚丝拉琪的磨坊,那略显简陋的磨坊二十天前就完工了。自它完工后就开始了对粮食的加工,至于如何磨面实在是一个秘密。

亚丝拉琪本人并不在这里,好在她非常聪明地在非常合适的时间亮出了自己丈夫阿里克的旗号。

她是阿里克的小老婆,一个哥特兰女人。围观的男人们都知道这一点,想来是旗队长妻子的磨坊,捧场之事是要做的,而今兄弟们品尝到了一种美味,如何不拿着钱欣然购买大饼呢?

亚丝拉琪准备的麦饼正在快速售卖,这一切尽在她的预估里。

现在,她本人就待在自己的磨坊里,接受留里克的检查。

三台花岗岩石板被打磨得非常平整,它们立在石墩上显得非常敦厚。

石板都被钻出了大洞,里面安插了一根坚硬铁棒。

留里克看到了面前的石板与立柱上,有两个花岗岩打造的石轮子,中心被金属凿出的孔洞也插着橡木轴。这橡木轴分明也做了翻加工,便是外面包裹了一层青铜皮,石轮的中心孔亦如此,从而构成了硬接触的轴承,依靠着海豹油脂润滑。

这一套轮轴系统就像是立在石板上的车轮,那根特殊处理的橡木轴就是车辕,被一支青铜组件固定,突出一青铜套环,正套在那石板上凸起的铁棒。

留里克看得出奇,耳边尽是亚丝拉琪饶有兴致的讲解。

关于她领取了公爵的任务后如何选取石材、雇工加工零件、雇佣工人,以及她调用了公爵粮仓的多少麦子,乃至自己掏钱购买了多少,颇为详细地告知留里克。

“你……果然完成了!比我设想的更好!这些都是石碾子,效果不比旋转磨盘差。看来我现在就该把青铜磨盘拆掉统统送给你。”

亚丝拉琪等的就是这个赞誉,便说:“既然你曾有许诺,就把黄金磨盘送我吧。”

“好勒!你能很快造出三个石碾子,很快也能制作更多。四个青铜磨盘都给你。”

“其实,我只要一套就够了。”亚丝拉琪轻轻说:“我打算把它作为纪念物,至于剩下的三个明显可以制作成更多的武器或是生活用品。大人,我们必须稳妥地打赢新的战争,依我看,你可以把它们熔化浇铸成箭簇。”

“你……”留里克凝视着她的眼睛,先是一阵子的平静尴尬,接着他缓缓露出笑意。“好吧,就依你。哈哈,为了你家族的复兴你也是操碎了新心!尽是对我说些振奋人心的话,我很喜欢听,你的实际作为也让我感动。”

“原为罗斯服务。”亚丝拉琪即刻恭维道。

留里克再看这些石碾子,亚丝拉琪就是根据车轮车辕的结构完成了它,就结构而言与东方石碾有点差别,使用的效能显然是可以的。

她的磨坊劳作的除了几个被俘虏的诺森布里亚女人,也有被雇佣的本地女人。她亦是买了驯鹿作为拉动木杆的畜力。

人力和畜力交替推动木杆实现石轮对麦子的碾压,尤其是劳作的女人,她们授命在公爵面前表演如何劳作。

留里克看到了,燕麦和小麦混在一起,接受两个石轮一遍又一遍的碾压,直到被压成齑粉。

此两种麦子混合而成的全麦面粉,作为磨坊主的亚丝拉琪可丝毫不会浪费哪怕一撮麦麸。

留里克触摸着刚刚碾压完的全麦面粉,又问:“你已经加工了很多,理应制作了大量的烤饼吧!我知道,你摆开了榷场正在售卖,既然那是你亲自购买的麦子所加工烤制的饼我不多问。我只想知道,我给你授权从我仓库里拿到的麦子,现在都变成了什么。是大量的麦饼吗?”

“是面包,大量的面包。”亚丝拉琪的情绪非常急切,她的眉毛都要飞起来,分明是要展示什么妙趣横生的宝贝。

“在你的仓库里吗?快带我去!”

须臾,一座立在几十根木桩上的新造木刻楞,就是亚丝拉琪所谓的面包仓库。

留里克察觉到这建筑的防水措施优于其他建筑,瞧瞧它的人字形房顶,上面铺设了石瓦、陶瓦。“这女人还真舍得花钱置办这些,阿里克,你肯定给你的漂亮小老婆大一笔钱财。”

留里克的揣测完全正确,亚丝拉琪是集美貌、智慧和技能于一身的女人,自热比单纯的诺夫哥罗德村姑佩拉维娜高明太多。他喜爱自己的小老婆,又想到她的子嗣无法继承自己的家产就深感愧疚,现在给她一笔巨款即是阿里克的补偿,也是希望小老婆能自创一个事业。

当然阿里克更知道,现在帮助小老婆亚丝拉琪,实际也是在帮助弟弟留里克。更关键的是如若磨坊大获成功,对所有罗斯兄弟都是大好事。

仓库禁闭的门被打开,亚丝拉琪亲自点燃了安置在门口的油灯。

留里克挺着鼻子,扑面而来的先是一股醒脑的松脂气味,潜藏在这气息中的则是厚重的麦香。

透过昏暗的光,他看到了这仓库长屋里还有这不少木条拼凑的架子,其上摆放的居然都是……

“全都是大面包?!好大!”

他走上前随手抚摸,下意识嚷嚷起斯拉夫语里“hleba”一词。

亚丝拉琪一怔:“你……居然和我姐姐(佩拉维娜)说了一样的词。”

留里克暂不理会她,继续双手抚摸着面前干硬如石头的面包。

说来也巧,斯拉夫各部族对面包的发音基本都是hleba。而维京各势力对“生命”一词的发音基本都是libe。

两个虽是同源但分裂数千年的族群已经变得语言不能互通,但在罗斯公国这里重新汇聚。

面包,就是生命。两个词汇,几乎一个念法。

真正的大列巴就是这样的,或者说传统的中古欧洲面包就是这样的烘焙风格。它的个头非常巨大,烤制成这样也是故意为之!以留里克看来,它近乎有半米长,将至抱起来,份量也很惊人呢。

昏暗光线下亚丝拉琪笑嘻嘻地看着留里克生龙活虎摆弄面包的模样,她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,夺取罗斯公爵肯定以图美好未来的计划成功了一大半。

“大人,你觉得满意吗?”

留里克依旧不直接回答,又问:“告诉我,你烤制面包的用料,如何烤制和烤制时常,把你这段时间所做的工作全部告诉我!可恶,这些面包气息真是让人舒坦,就是硬得像是石头。”

公爵在问,亚丝拉琪这番就娓娓道来。

原来,石碾子、磨坊建筑、粘土大烤炉和仓库长屋是同时建造的。她就拿着阿里克拿出的巨款,轻易招募了一批罗斯堡内的相对闲散之民众为之干活儿。

很多罗斯本地的女人,仅仅是照顾家里新增的孩子都要把人逼疯,可家里孩子多,势必要想办法搞钱买粮买肉维持生计。现实原因迫使她们不能去很远的地方劳作,不过就算待在家里去做裁缝的伙计,这方面的工作已经饱和。闻听阿里克的小老婆得了公爵的命令建立磨坊,她给的报酬也不错,姐妹们自然纷至沓来。

男男女女为亚丝拉琪制造了这一切,罗斯女人的奋斗凸显起重大价值。

指望女人们做繁重体力活不现实,她们被安排先以传统石磨棒碾压面子做面粉,再将混合自小麦和燕麦的面粉,加入少许水奋力揉成大面团,最后由天平称量为五磅一个面团,等候集体烘焙,其实这番工作也丝毫不轻松,那也被伐木运木料舒服太多。

安置在木棚里的两个粘土大烤炉顺利落成,炉子内部构成了一个低温闷烤的环境,每一个炉子可以同时烘烤二十个面团,自炉子建成起,烘烤工作就开始了。期初,因为传统石磨棒加工的面粉数量太少,炉子一次性烘焙面包也不多。随着三座石碾落成,面粉产量暴增,近段时间以来烤炉不得不全天候投入运营。

它们就像是烤馕的粘土炉,大面包的个头自然比烧饼大,还因为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发酵处理再行烘烤,把面包烤熟需要一些时间,不过只要炉子一直运作,烘烤的效率依旧非常惊人。

粗制面粉基本是刚刚碾压了一批,就送到另一边揉成面团再称重,安置在木盆里等自然发酵后送入火炉。

此一条龙服务有仆人和佣工近五十人伺候着,亚丝拉琪可以骄傲地说自己现在的任务就是监视所有人做工。

两个炉子一次即可出炉总量近二百磅的面包,理论上全天候烘烤,一天内可出二十五炉。

亚丝拉琪的磨坊、烘焙炉子还在全力工作,而这个仓库的库存,亚丝拉琪说得明明白白——接近三万磅面包。

三万罗马磅,岂不是相当于一吨出头?听起来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,不过平摊到一千名战士头上,每人分得也不过是一公斤面包而已。

这算什么?千年后的苏军、德军纸面上的战时口粮,每天就得吃掉近一公斤面包饼干等谷物制品,也唯有如此,才能应付一个战士每天四千大卡的热量消耗。

那都是最残酷的战争状况,且纸面的配给粮食能否落实也是大大未知。

而今不过是九世纪,留里克不觉得自己的战士真有一天消耗四千大卡的机会,且真正的战争也因为本时空战争特殊性的因素,会由一两场大战几天之内定胜负。

即便如此面包的储备还是太少了,再想想,这仅仅是开张刚满一个月的亚丝拉琪磨坊的成果,不过是两个烤炉三个石碾,倘若假以时日她能做得更好。

相比于细面面包,全麦面包的一大毛病就是太容易变得干燥,导致它硬得像木头。或者说这反而是一个大好事,便是这样的面包因为自然脱水,变成了极端耐储的应急食品。再看看这阴暗干燥的环境,留里克估计这一切都是亚丝拉琪故意为之。

就是吃这些干硬如木的面包之前,显然需要用锯子将之锯成薄片。甚至于将之敲打成碎屑也是可以的,毕竟面包麦饼进入肚子,必然化作一团糊糊被人体吸收。

在此阴暗的仓库了,留里克直接宣布:“所有的面包用料都是我的麦子,你们支付的是劳动力。亚丝拉琪,我将按照之前的约定给予你报酬,咱们在商言商,我立即给你钱财。”

“感谢你。”亚丝拉琪欣然道。

“不用谢,我现在对你很有信心。看来,你应该在新罗斯堡再建一个磨坊。如何,今次远行,我们一同去罗斯堡?”

“好啊,我早有此意。尤其是我父亲居住的新罗斯堡建设新磨坊本就是我的渴望,正好我再把小古斯塔夫带过去。”

留里克点点头:“那就快点准备一番,你安排得力干将继续磨坊的作业,优秀的磨坊可千万不能停产。我还要额外卖你粮食,以后做好的面包,军队优先收购。”

“遵命!”

“那就继续吧。对了。”留里克想到了榷场麦饼的事:“那些饼子的事,我刚刚获悉你拿出了一个很昂贵的价码。即便那是你自己购买的麦子所烤制的,为何这么贵?”

“正好!我这里还有亟待销售了。”亚丝拉琪笑道,随手安排人拿来流露着温热的饼子交在留里克手上。

此饼是在铁板上烤制的,其下层还有略显炭黑的酥皮。

比之硬如石头的面包,这饼子的确非常松软,嗅嗅气味,他张开了嘴……

留里克闭上眼睛默默咀嚼,接着浑身颤栗。

“甜!你,莫非放了蜜?”

“被你发现了。是蜜,每个饼只放了一点点。”亚丝拉琪啊掩面微笑道:“这样,我提高价码你不会觉得奇怪吧。”

“不奇怪!真是好极了。这饼子我收下了,看来以后我得命你制作更多的含蜜烤饼。兄弟们在外打仗,能吃到可口的食物也是制胜关键。”

“蜂蜜不好得到。”她说。

“无妨,诺夫哥罗德人总是进贡蜂蜜,以后发展那边的养蜂业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我该离开了。”留里克拍拍衣服手里还攥着蜂蜜饼子,“我再去看看木匠们造的新弹弓和投石机如何了。那些家伙得对得起我给的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