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武侠仙侠 > 做个武侠梦 > 第135章 截源焚青牍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严晶心发现五枚神情萎靡,受了伤情绪波动又大,还教拳动了气劲,铁人都撑不住,看来只能隔日再谈。

哪用等,现实里还有魏溯难帮连轴呢。

“内练脏腑?我倒是知道金刚不坏体就是增强肌肤的应激反应,同时也促进皮肤呼吸,可内练脏腑金刚不坏体的功法里没有。”

“我这里有啊,你快点求我!”

“求求你了,小生来世愿以身相许做牛做马,以报答小姐姐的授艺之恩。”

“好吧!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份上,本宫就收了下你这个南宠了。”

“收了人家总得给点体己吧?快说!怎么练脏腑?”

“聚气成罡于三焦鼓荡啊!虎豹雷音听说过没有?”

“虎豹雷音振动脏腑?是用声腔共振?”

“你振一个给我试试,振到心脏你就心律不齐,振的肺你就罗音积水,振到胃你不下垂穿孔才怪,至于肝肾,不说也罢,自行脑补。”

“等等,我查一下资料……”

“不用查了,我都找好了,还问了顾奶奶,三焦是腑的一部分,解剖没发现,但应该在胸腔、腹腔的横膈里,间质发现后部分中医认为它应该连通三焦。”

“有人说是膈膜空腔,那里利用声波共振倒是能锻炼到。”

“不对,别乱来,你已经进入了气劲肯定可以内视经脉走向,那我问你,丹田气海找到了吗?是不是发现没有相应的肌体组织?”

“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,难道是有一个遍布全身的组织结构,刚好在上中下丹田那里可以储存真气?”

“哎哟,这个小弟弟还挺聪明的嘛,来,给你一根棒棒糖。”

“别打岔,原来我也奇怪这个气劲是如何传导的,再怎么厉害也得符合自然规律,不管是能量或者信号传导都得有能量场,连光都不例外,气劲当然也不可能不遵循能量守衡定律。”

“间质勾通着膀胱内膜、胸腔内膜还有软脑膜,软脑膜连着松果体。”

“明白了,就是包裹主要脏器的体内软膜,是不是它们的的组织构造都近似?”

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“丹田气海分为上中下,既然那里能储存气劲,我就认为它们应该有近似的结构,就像玉石能储存或导通真气也需要近似的原子结构一样。”

“你这个想法不错,赏一个。”

严晶心发了个嘟嘴亲亲的表情过来,让魏溯难赶紧躲开,不是严晶心真能飞吻千里,而是得避开旁人。

他还在小舅家的客厅那呢,万一被发现了还得了,聊天再热乎都不打紧,这个表情包可是要了老命,因为是动图,远远能看到。

万一入眼之人大惊小怪那多尴尬呀,特别是表妹那张大嘴,跟严芳姑比起来也不承多让。

躲进洗手间里,魏溯难才继续口花花:“敢不敢等我回去再兑现。”

“屁,给你一万个胆,快点回来,我现在就缺个肉垫,不然躺沙发上不舒服。”

“很快,今晚就出发,明天就到家。”

幸亏严励没看到这些,不然他的血压就得超标,严晶心没有更换解锁屏保的手势。

不说严励了,严晶心自己都聊得面红耳赤的,但输人不输阵,关键时刻得顶住。

还好,严励跑了,昨晚才跟严晶心商量:“心心,爸爸明天就结束休假,得干活了,等你高考时爸爸再休假回来陪你。”

当时严晶心摆摆手,一幅哀家晓得了、诸卿家退散的派头,让严励差一点堵住了气管呛着。

好在严晶心只是开玩笑,她冷地扒在老爸背上:“乖,工作时就好好工作,路边的野花不要随便乱采,不然荆桔同志发起火来我可救不了你。”

也不正经,到底谁是家长哟。

不管怎么说,这会任是严晶心再出格严励也管不着。

可还是有人来接管,李臻受荆桔的全权委托,硬是不给严晶心面子唠叨上了。

“心心,这套卷子你做一下!”

“心心,你妈说了让你按时吃饭。”

“心心,难难有没有跟你说补课的事情?”

严晶心终于被惹恼了,给了李臻一个白眼,这个整天虎视眈眈自家老爸的老阿姨凭什么管那么宽,老妈也真是,东宫都不知道防着点西太后的嘛。

可李臻不厌其烦严晶心也没招,她又不能挑明,就算不想给李臻面子也得给自家太后留点尊严。

李臻也脸皮赛城墙,小魔女终于碰上了克星,李臻以柔克刚让严晶心没地方下手。

尤其是最后那一句,严晶心正跟魏溯难抱怨男人婆呢,李臻就提到他了。

凭什么就认定自己是在跟妈宝难聊天呢?

严晶心一个激灵,难道是妈宝难跟男人婆通风报信?

有可能!

她快速地在微信里打过去了一段话:“你是不是总跟男人婆打小报告?”

魏溯难秒回一个手动狗头,那就是承认了?不认也得认!

“以后咱们的事你再跟男人婆说一个字,我就打屎你。”

好怕怕,魏溯难都飙汗了,有这么个彪悍的女朋友,汗腺都能练得通透,金刚不坏体又进一层。

关于金刚不坏体,他们也讨论过在现实里要不要搞点药材来泡澡,后面基于两个现实因素给否决了,全票。

一是两人的小金库都没有足够的余粮,现在买药材可不是个小数目,中药的价格了解一下。

二是严晶心觉得以当前的环境练了也没有用,没有生发气劲的条件,哪怕是聚起了气很快又散掉了。

他们平时用的气劲只能从墨玉抽取,却没有把握将气劲倒灌回墨玉去,万一弄坏了就坏菜了。

还是厨艺了得的魏溯难有办法,他提出在梦境里试验各种食材,看看哪些精氨酸酶含量多,然后回到现实改良菜谱,尽量进补。

通过不断地补充食物里的精氨酸酶来减缓呼吸作用的中和,这样可以减少气劲的损耗。

也就只能这样了,看来还得找到往墨玉中灌注气劲的办法,只有那样才能长治久安。

急不得,事还得一环一环来,跳过了应有的情节功夫的根基就不稳。

梦境不是万能的,它并不能教人武功,它只能提供一个试练武功的环境。

单就这也算是十全大补丸了,至于补课,哪有补餐来得快。

没办法,李臻也被这两学生的天赋给虐得不要不要的,真是过目不忘不点也透啊。

从学业上敲打他们的机会已经不多了,还能怎么办?顶多只能做点后勤工作。

可论到做家务,李臻连严晶心都不如,就别说魏溯难了,要不是小帅哥出去走亲访友,她才不愿过来呢。

好在也不用担心太久,难难明天就回来了,倔驴自有硬缰套,不用她操心。

对啊,以后只需要治好难难就行了,斗兽棋,老虎棒子鸡。

李臻彻底地通透了,她也只是赖到了晚饭后就撤了,多希望有个家有个像这样的女儿啊,那种融融暖暖的感觉,勾着心呢。

严晶心也被勾着呢,她翘着腿跟魏溯难聊了一晚上,就是交流关于梦境的勾连问题。

老灭绝终于走了,广阔天地大有作为。

可聊着聊着他们就聊到了那个功法缺失的问题,这一次是魏溯难开的头。

“除了五枚师太说的当时练武的人都懂不需特别注释外,还有一点,应该有大量的文字档案灭失了。”

“可不,发现乾隆年间基本上所有的武林门派都被弹压,可是好一阵腥风血雨。”

“后来乾隆还嫌粘杆不力或者是觉得名声不好听,全用了李巴山这样的招数,侠以武犯禁落在真实里可是很残酷的。”

“别说武功了,有点历史知识的都知道,编撰《四库全书》哪里是编书,那是烧书改书,但凡有点不合意或者于统治不利的就全毁灭了,就连负责编书的纪晓岚都受不住,《红楼梦》差点就没了。”

“戴梓的机关枪、新式火药、大炮和炮弹的制造技术也毁于那场文字狱里,我就觉得以中国的火器技术绝对没有那么落后,都是清廷怕汉民太强无法压制搞的破坏。”

“陈家沟那样的例子绝对不是个别,也难怪天地会、白莲教、天理教这些一直造反,虽然他们造反的技术差了些,但造反的由头肯定是逼出来的。”

“看来这次还得造反,这次就连我也出生在造反世家了。”

“不仅要搞,还得弄个大的,原来的剧情太小打小闹了,不解气不顺意。”

“如你所愿,一定让你念头通达。”

“行,姐带你飞。”

这一句就没回复了,妈宝难还是有些小气呀。

才没呢,睡着了都,车上的信号也不好,不管多少G,这个问题总是没法完全解决,且待将来吧。

魏溯难在路上奔波,严晶心却舒舒服服地一觉好梦。

休息了一晚五枚的伤势就好了大半,不再像昨晚那样行走不便。

师父有了精神,那就可以多请教。

严晶心吃了上次在李千坤那里的教训,也不排斥那些武林掌故了,而五枚恰好也精通这些。

她因为想收集线索寻找少林基础内劲功法可是对此下过苦功,现在正好拿出来炒卖给严晶心。

关于名字,严晶心也把唬弄严芳姑和万艳娘的说辞跟五枚“坦言”,从此严咏春的大号就离她远去了,她就是严晶心。

如此一来行事方便,另外也能让严晶心更舒坦,老是顶着另一个人的名头,说实话感觉怪怪的。

可在五枚那儿却将她换名字理解成了是小女儿心思。

拜师学艺是正式敬过茶的,入门墙的名字就是严咏春,不叫严咏春了不就没了师姑的身份了么。

五枚是看破不说破,只对着严晶心笑晏晏,这才是好师父呐,可不像一些老师,整天惦记着学生的老爸。

有了这一节,五枚自然会打问方世玉在哪,严晶心也老老实实地交待:“现在杭州,家在广州,我是去福建送货时认识的。”

后半截是编的,已经跟魏溯难对好口了,也穿不了帮。

五枚听了就有想法了: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还是离开白鹤寺吧,顺江而下去杭州,沿路也把消息撒出去,免得李巴山拿无辜出气。”

严晶心顿觉师父比老妈还贴心呢,但她又担心五枚的伤势:“师父,路途劳顿,您的伤……”

五枚轻轻摆手:“不碍事,如果李巴山要聚众前来,待在原地反而受制,还不如动起来,这样他不容易找帮手,而且为师补足了内劲功法,又得大还丹之助,功夫还会有进益,疗伤也会比预计的快。”

也有道理,运动战当然要比坐以待毙强,至少李巴山就没有办法调集清军来参与围剿。

如此严晶心又有新主意了:“李巴山的女儿女婿都在杭州,他的恩主的老巢也在那儿,不如我们就联络一些同道,一起在杭州解决问题。”

五枚想了想也觉得这个主意好,李巴山一路来,自己这边也可以一路去,攻敌必救,把先后手倒换过来。

其实李巴山还要更头疼,因为他是有根脚的,五枚和严晶心倒是可以天涯浪荡,如此攻守就易势了。

不过在离开之前严晶心还得带着五枚回一趟严家。

既然另一个严咏春也算是五枚的弟子,那五枚当然要肩负起师父的责任,哪怕严晶心一万个担保,五枚还是要确认一下。

严晶心也得去催梁博俦他们及早动身,只要万艳娘跟梁博俦离开紫荆寨,那就不会再殃及池鱼。

同时,放出风声最好的渠道就是官府,严晶心想去找一找巴水县县太爷的麻烦,总想当太平官,哪有那么好的事!

李巴山一定有官方的渠道,只要通过巴水县来传讯,李巴山很快就会被层出不穷的佯攻调动。

事不宜迟,师徒二人当即动身,还是二人一马,五枚的身材可谓是弱不禁风,那匹马不但没有发脾气,还跑得欢实着呢。

白鹤寺的僧众也算讲究,用做豆腐的黄豆喂了马,很是讨了严晶心的欢心,她留了几锭金子下来,让白鹤寺能改善一下喘口气,也当作五枚挂单数年的回报。

精料下肚,马儿就乖巧了,跑腿嘛,好说。

就是五枚脸色有点不好,应该是晕顿劳累所致,严晶心都得一路限制着马儿的速度,怕师父受不住。

严晶心颇有些心疼师父,五枚却知道她想的什么,一笑了之:“上了年纪了,可谓风烛残年,也就靠着一口气支撑。”

想想也合理,也正因为如此,五枚才创出了寸劲,当身体不足依靠时只能别寻它径,这又何偿不是武学进步的契机所在。

严晶心自己都鄙视依靠身体来欺负人的武学呢,不正合她意?

没有先回紫荆寨,而是先取了飞天猩猩的人头,山里的狼果然饿狠了,再来晚点怕是连人头也剩不下来。

当然山贼的山寨严晶心也去了,收拾了一包七八个头颅,直接往巴水县的城门头上一挂,围观者没一会就汇成了人山人海。

不是怕山贼找后账嘛,都干掉了,看你县太爷怎么做事。

而且严晶心还以严咏春的名义告了一状,就说飞天猩猩和飞天猴子的师父就是李巴山,看它朝廷到时怎么办?

这事大发了,巴水县县太爷一脸酱紫,严咏春相当于端了个屎盆子给他,扔也不是,不扔还臭,他这一任七品官怕是当到了头。

可众目睽睽之下他也没有办法拿严咏春怎么样,不然会激起民变的。

当天,巴水县的老百姓知道山贼全员授首县城里就鞭炮声不断了。

平时被山贼欺负敢怒不敢言的百姓们纷纷出面告首指证,算是把这个案子做铁。

如果县太爷敢反咬消灭山贼的严咏春,严咏春就敢立即拿下他。

严晶心也打了个时间差,李巴山做的都是见不得光的勾当,他也不敢明打明着来。

就算他要压下这个案子,也只能隔着人递话转圜卖交情,等他做好了准备,严晶心早就不知道在哪了。

五枚也挺满意,仅仅两天,另一个严咏春已经将寻桥、标指练得有模有样,有了严晶心的回梦心法和血食大补,万艳娘的进境很快,基本上相当于速成。

就是木人桩还缺劲道,但那是水磨功夫,急不来,这样的办法前面见效快,到了后面想要夯实反而须一步一个脚印。

但在五枚看来严晶心已经算是实心教导,所以她也顺势认下了严咏春这个徒弟,还补了拜师礼。

“严咏春”和梁博俦还想等严老爹回来再完婚,这一次严芳姑的利嘴就帮了大忙:“以你爹的性子,等他回来怕是梁博俦还得补上一笔银子,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,你何必再拿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去补贴他。”

“严咏春”还待辩解,梁博俦也想帮着老丈人说说情,可严芳姑就没给他们出口的机会。

“他又在你身上花过多少钱?反正他又不愁没人养老,再说了,我不还在这嘛,难道我还真的眼看他饿着?”

严芳姑看了一眼黄学洲,后者不情不愿的打包票:“放心吧咏春,不会让大哥过不下去的。”

这家伙也被严晶心催了眠洗了脑,可小家子气的秉性洗不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