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季卿放心的同时,外面的人群也来到了门外,陆氏一边伸手推开门,一边用带着喜气的声音道:“如意,该起身了……”

已经入夏,天空才刚刚泛起了鱼肚白,时辰其实还很早。

若这是平时,陆氏自然不会这样早早的就来唤季卿起身,可今日不同,这是季卿出嫁的日子,要是因为起晚了而耽搁了收拾准备,以至误了吉时,那就不好了。

想到这里,陆氏又不由想到,过了今日,她的如意,就成为了别人的妻子,再不能像从前一样时常伴在她身边了。

心中喜悦的同时,又难免多了些不舍,陆氏的声音都软了起来:“如意……”

因为先前的那个梦,季卿这时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,她连忙坐了起来,扬声道:“母亲,我已经起身了……”

然后连忙唤了歇在外间值夜的忍冬去开门。

很快,陆氏就带着一行人进来了。

见着季卿不仅醒了,而且眼神还极为清明,不见半点初醒时的迷茫,陆氏只以为她是因为今天就要成亲太过忐忑所致,说话的声音便也更柔和了。

“如意,你不用担心,只管开开心心的出嫁就好……”陆氏安慰道,“你与贺章有这么多年的相处,而且彼此情投意合,又哪里用得着担心?”

季卿闻言,冲着陆氏笑了笑。

她总不能告诉陆氏,她这一晚不仅睡得早,还睡得好,之所以这时已经醒了,也不是因为要出嫁了而忐忑,只是被梦里的系统给吓的吧?

陆氏自然不知季卿所思所想,只以为季卿这是还没打消掉紧张,便又笑道:“当初我和你父亲成亲之前,可是只见过一次,顶多也就是知道对方的名字和容貌,至于对方的性情人品,却是完全不知的……”

陆氏并不觉得在这大喜的日子里想到,并提起亡夫,这有什么不对的。

季卿也同样不觉得这不对。

她想象着父母当初在只见过一面,只怕话都没有说几句的情况下就结为夫妻,他们成亲之时,心中不知有多忐忑不安。

知道母亲说这些是为了安慰自己,季卿冲着陆氏露出一个笑容,道:“母亲,您说的对,我和贺章又不是盲婚哑嫁,我们有对对方这么多年的了解,我一点也不紧张了!”

陆氏这才招呼众人给季卿梳妆打扮。

出嫁这一日的梳妆打扮自然是极为繁琐的,在上妆之前还得先开脸,所谓的开脸,也就是拿两根细细的绒线将脸上的汗毛绞掉,等到开完脸,季卿只觉得自己脸上疼得都麻木了,哪怕她房里用的是铜镜,看人并不十分清晰,她也能看到镜中的自己那红彤彤一片的脸。

都说出嫁之时定是新娘子一生之中最美的时刻,可现在,季卿却是不由得怀疑起这样的说法来。

就她现在这张足以与猴子屁股媲美的脸……

再怎么打扮,又能有多美?

当然,虽然有点疼,但开脸之后,季卿也能感觉到自己的一张脸较之前要光滑了许多,想来,等到脸上的潮红退下去之后,也确实会比之前要漂亮。

只能说,她现在感受到的疼,就是美丽需要付出的代价?

作为今天的新娘,季卿需要做的就是乖乖坐着,梳妆打扮更衣等,自然都有人服侍,等到打扮妥当,大红喜服、凤冠霞帔上身,已经过去许久了,季卿饿的肚子直叫唤,还惹来了屋里众人的忍俊不禁。

这要是平常,陆氏早就让人给季卿准备早膳了,可今日不同。

陆氏让人端了一小碟子点心上来,说是一碟子,但这小小的碟子中间也就只放了三块精致也小巧的点心而已,一口一块都嫌小。

将碟子塞到季卿的手里,陆氏道:“如意,你先垫垫肚子……”

季卿看了看那几块点心。

就算她胃口不大,但这么几块点心显然也是不够填肚子的啊。

看出季卿所想,陆氏道:“不能再多了,也就今日,忍忍吧。”

季卿作为新娘子,今日的梳妆打扮可是费了不少的事的,说是每一根头发丝都经过了精心的打理都不为过,这要是吃喝多了,多往恭房里去几次,不说全部,至少在她身上花的许多功夫都得白费,要不怎么说新娘子在成亲这一日都会挨饿呢?

见陆氏没有一点要妥协的样子,季卿无奈之下,也只能拈起碟子里的点心慢慢吃起来,那极为珍惜的模样,把陆氏都给逗乐了。

笑过之后,陆氏也有些伤感。

而屋里的其他人,当然也能看得出陆氏的伤感,趁着接亲的队伍还没来,众人悄悄退了出去,让季卿和陆氏得以单独相处一会儿。

“如意……”陆氏原是想伸手摸摸季卿的头,但看到季卿头上戴的凤冠,又将手收了回来,“今日之后,你就是别人的妻子了,为人妻不像在家做女儿,可不要仗着贺章对你的情意就连该尽的本分都给忘了,既然做了夫妻,自然要互相体谅互相扶持,如此,这夫妻才能做得长久……”

陆氏细细叮嘱着季卿。

季卿点了点头,心里也不由变得酸酸的。

陆氏这时话锋一转:“虽然如此,但如意你也不用委曲求全,若是贺章做了什么负了你的事,你只管回家来,不管是母亲还是你祖母他们,甚至是你的弟妹们,也一定不会置之不理,让你平白受了委屈的!”

这句话,陆氏说得再肯定不过。

若不是有着这种团结,季家人也不能挺过那样的十年了。

季卿再次用力点头。

陆氏拍了拍季卿的手:“当然了,这也只是母亲对你的提醒而已,对于贺章,母亲看了这么长时间,倒也是极为放心的,你与贺章,以后好好过日子便是了。”

女儿要出嫁了,就算嫁的是让自己放心的人,但作为母亲,又哪里能有不担心的呢?

此时的陆氏,也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母亲而已。

季卿轻轻靠在陆氏的肩头,道:“母亲,您放心,我和贺章会好好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