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玄幻奇幻 > 永恒之门 > 第521章 新宗第一VS内门第四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521章 新宗第一VS内门第四

“是敖灭。”

月下的天宗内门,颇多这等话语。

敖灭是个狠角色...极好战,能在内门排第四,自有两把刷子,内门的弟子都知道,那货最见不得人蹦跶,特别如姬痕那等刺儿头,第一天入内门,先歇息一晚,明日就得给其来个下马威。

有好戏。

内门弟子笑呵呵,已迫不及待。

赵云就随意了,除了大夏龙妃...随便来。

有人送钱,那得接着。

“当心些,那小子可诡异的很。”苏宇提醒一声。

“有多诡异。”剑南灌了一口酒。

“他能化出两道分身,与本尊战力同等。”杨枫接了一句。

“与本尊...战力同等?”

包括赵云在内,都不由挑了眉。

特别是赵云,最感诧异,对分身的研究已登峰造极,分身就是分身,还能与本尊战力同等?这等分身术,他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“即便如此,也最多三打一。”林邪说道。

他这话,还有后半句,无需他说,在场人也都知道。

遥想当日帝都城门前,赵云一人爆锤了众妖孽,那是一挑一大帮,那么多人都拿不下姬痕,纵是三打一,敖灭也貌似不够看。

“敖灭可不止如此。”苏宇悠悠道。

“还有啥底牌。”蛮腾啃了一口烤肉。

“听说他有一副古老的铠甲,穿身上万法不侵。”说话的是子炎,“师傅说,他的铠甲与仙有关,同境界,鲜有人能破他防御。”

“这....。”众人皆看赵云。

“战过才知。”赵云笑着耸肩。

因明日有大战,这场酒宴很快便散去。

各回各家。

青羽峰的夜,不怎么平静。

总有那么些个人才,大半夜的不安分,到处溜达。

如苏宇,便贴了一道隐身符,跑去扒人窗户了,去扒谁的窗户呢?自是剑南与慕昭雪的,今夜花好月圆,还能没点儿特别节目?

啊....!

不久,便闻惨叫声。

某人被干了,刚到墙脚下便被敲了闷棍。

“机智的我。”

剑南对着铁棍哈了一口气,还想偷窥,想得美。

慕昭雪就贼来气了,人苏大少都被打懵了,也不耽搁她一顿爆锤,完了,便与剑南上下其手,把苏宇的宝贝,扫荡了一个精光。

当夜,一棵歪脖子树上便多了一人。

出师不利。

第一次偷窥就被干了。

“嗯,养眼。”

望着随风摇晃的苏宇,杨枫笑的那叫个舒坦。

何止他,众人都很舒坦。

不老实睡觉,活该被揍。

赵云房中,烛火摇曳,自外去看,像是在作画,实则,是在画符,抽空便会囤货,用不完便拿去卖了,能换不少修炼资源的。

“听说,你入内门了。”

耳畔似有话语,是魔子的声音,通过赵云分身传来了。

“消息真灵通。”

赵云笑道,一边说着一边画符。

除此,便是通过分身看千秋城,这里是夜,千秋城却是白日,魔家人也未闲着,各个都干劲儿十足,瞧那一辆辆摆放整齐的弩车,就格外的养眼,数量颇多,若狂轰乱炸,场面必定浩大。

他看的更多的,还是那颗金蛋。

已过很多天,金蛋上多了不少裂纹。

按他估计,不久便会碎裂,能孵出个啥嘞!

后半夜,他才盘膝而坐。

这些天,进阶着实太快了,还未夯实修为。

心境沉湎中,他眉宇时而微皱,明明是醒着的,却好似在做噩梦,总觉有人在盯着他看,该是一双森然的眸,看他的浑身两艘。

他曾几次开眸,未见有其他人。

无奈,他只得默默运转静心诀。

翌日,天色刚亮,便见内门人影攒动,聚向的是内门演武台,昨夜敖灭放话了,要收拾新宗第一,这可是一场大戏,敖灭是狠角色,姬痕也不赖,那日帝都城门口的一战,早已传遍大夏。

“孰弱孰强呢?”

主角还未到来,演武台便聚满了人影,如这四字,已是此起彼伏,内门第四对新宗第一,是能擦出火花的,此战必定很精彩。

“打死才好。”

咬牙切齿的话也不少,如卫川、华都、严康、袁淼、黄歇、魏仗那些个人才,也是早早便到场,都选好了位置,静等大戏开演。

有弟子,也少不了长老。

去瞧演武台四周的小山坡上,颇多老家伙,人手一个望远镜,内门沉寂太久了,貌似都闲的蛋疼,外门妖孽进来,便如一块石头,砸在了湖泊中,谁赢谁输不好说,不过,肯定会很热闹。

“来了。”

不知是谁咋呼了一声,吸引了全场目光。

敖灭来了,一袭紫袍烈烈,走路还是脚不着地,他周身灵光缠绕,怪异的气血,也是似隐若现,最扎眼的,还是他的五官样貌。

嚣张,长的太嚣张了。

对这副尊荣,内门人早已习惯。

自然,也有不习惯的,不过此刻都在病床上躺着呢?

轰!

伴着一声轰鸣,敖灭平稳落下,踩的战台崩裂。

他何止长的嚣张,行为举止也甚为骄纵,多数人瞧他都不咋顺眼,但,他有嚣张的资本,除了龙妃、天禹和星魂,谁敢惹他啊!

“一百万,废了他。”

吴起也来了,说话丝毫不假掩饰。

身侧的紫都、薛志和慕容,意思也都差不多。

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。

“好说。”敖灭嘴角微翘。

钱不钱的无所谓,他最喜打残妖孽。

在天宗,除了排名前三的,他还真没怕过谁。

“姬痕来了。”

还是这么一句话,惹全场目光。

黑压压的人影,已很默契的让开了一条道路,不止赵云来了,苏宇、杨枫、林邪和剑南他们也来了,都是后援团,待会若有骂战,那得给姬痕撑住门面,主要是,他们也想瞧瞧孰弱孰强。

同样来的,还有幻梦。

那姑娘就随意了,敖灭与姬痕还差点儿。

“吾以为,你不敢来了。”敖灭笑的玩味戏虐。

“敖师兄下挑战,哪敢不来。”赵云一步步走上战台,期间,不止一次看敖灭,看的双目微眯,别看那厮一袭紫袍,实则紫袍下,还有一副铠甲,竟是与身体相融的,将体魄护的很严实。

“好奇异的铠甲。”赵云喃语。

他约莫估计过,瞬身绝杀难破铠甲防御。

这,或许便是敖灭颇自信的一个原因,有铠甲在,不怕瞬身绝杀,能在内门排名第四,果然不是池中之物,敖灭就是个好例子。

“可加彩头。”敖灭幽笑。

“随意。”赵云微微一笑。

“我要你的天雷。”

“如此,那便赌师兄的铠甲。”

“胃口不小嘛!”敖灭嘴角微翘。

“怎么,怕了?”赵云笑看敖灭。

“吾会让你知道,何为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”敖灭幽幽一笑。

话落,便见他气势暴增,诡谲的气血,滔天翻涌。

怪异的是,敖灭的身后,竟还有异象演化,身有特殊血脉的弟子,都知道那代表的是什么,只血脉发掘到极致,才有异象化出。

“好强的气场。”林邪眉头一皱。

仅论气势的话,敖灭绝对碾压楚无霜的。

甚至于,在场的吴起等人,也望尘莫及。

轰!

赵云也不落下风,气血磅礴如海。

敖灭见之一声冷笑,一步踏碎了战台,再现身已是赵云身前,废话一句不多说,一指戳来,能见其指尖上,有璀璨的紫光在闪射,该是一种血脉之力,一指威力霸绝,有极恐怖的洞穿力。

嗖!

赵云身如惊鸿,轻松避过,一掌拍出。

敖灭未躲,只诡谲一笑。

这一掌,结结实实拍他后背上了。

然,他啥事儿没有。

倒是赵云,一声闷哼,打了敖灭一掌不假,却遭了一股反震之力,在他看来,该是敖灭的铠甲,不止绝对防御,还在反弹攻伐。

说白了:

他这一掌便如打在了自个身上。

“感觉可好。”

敖灭露了一抹惬意的笑,眸运金光,有雷电斩出。

赵云不语,一掌抹灭,已开了天眼,窥看那铠甲,真他娘的诡异,若是绝对反弹的攻伐,那就很恶心了,打敖灭便如打他自己。

“封。”

敖灭单手结印,四道光芒从天而降。

乃天启封禁,赵云曾见识过类似的封禁之法,四道光芒直插大地,皆有符文飞舞,聚成了一条条锁链,四道光芒随之成了牢笼。

这牢笼,可不简单。

有多不简单呢?其内电闪雷鸣,除了封禁,还暗藏一种化灭之力,赵云磅礴的气血,一瞬便被化解一片,成了天启封禁的养分。

“破。”

赵云一声轻叱,一个护体天罡破局。

台下,卫川见了护体天罡,脸色极为难看,那是他阳天世家的不传秘术,在外人手中,竟用的这么溜,而且其威力,还更加强。

“有几分道行。”

敖灭幽笑,一步步扶摇直上,登临了半空。

凌飞他们看的新奇,那货未用悬空符,竟能凭空而上。

看过,才是是血脉自带的天赋。

“颤抖吧!”

敖灭一语如有魔力,能祸乱心神。

他一手按向赵云,一道庞大的五指印,瞬间覆盖了半个战台,五指印的掌心,还刻有一道古老的图腾,掌指之间,还有篆文流转,从天而降的掌法,恢宏磅礴,自下看,只觉是泰山压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