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玄幻奇幻 > 盖世 >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最神秘的两个存在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最神秘的两个存在

喀嚓!

星罗步甲藏身的大地,承受不住它蓬勃爆发的生命精能,绽裂出条条缝隙。

灿若神霞的光辉,从大地缝隙内冲射向半空,融入因它而形成的界壁,令莹莹的界壁中,闪耀出一幕幕模糊的星域图。

“曳幻星域,歧幽星域,飞萤星域。”

巴洛眯着眼,将他熟悉的星河世界,和界壁上的星域图进行对照。

发现竟没有丁点纰漏和差异!

巴洛愈发期待,他对星罗步甲成年以后,将呈现出的此界完整星域图,有了更浓郁的兴趣。

轰隆!

体型庞大的星罗步甲,突然和它藏身的大地分开,它一跃脱离了地底,在众人的脚下显现。

它那巨大如陆地的甲壳上,群星如在汇聚,一片片的星域图纷纷在浮现。

“它竟然要成年了!”

“成年的星罗步甲,神奇之处更多,值得我们多看看啊!”

段奕生和谭峻山对视一眼,也不急着赶回浩漭了,他们想亲眼看看这只星罗步甲,能呈现出多少的神秘。

君宸低头俯瞰,瞧见了在这只巨兽的甲壳上方,无数星光为之凝聚。

一簇簇的星光,精炼为光点,像是一颗颗新生的星辰。

星辰光点在甲壳排布,依循着特殊的轨迹,仿佛有逝去的神明复活过来,握着刻刀在它背后点缀诸天繁星。

它一只蹄足旁的星域图,让君宸感到熟悉,细看之后才惊觉是浩漭。

浩漭居然在边角!

“浩漭,在此方世界内,原来并不是中央。所谓的中央大世界,乾坤宙宇的核心,看来只是因为浩漭的至强者太多,各族给予的美誉罢了。”

君宸幡然醒悟。

“这里是浩漭!”

柳莺裙角洒落着绚烂星光,如出尘的精灵仙子般,轻轻悬停在它甲壳的角落,美玉雕琢般的精美小手,点向一颗湛蓝色的球形星辰,目露神光地解释道:“师傅,谭叔叔,你们快看,这才是我们的浩漭!”

“浩漭。”

安梓晴轻轻吸了一口气,观察着那颗湛蓝色的奇异星辰,迷醉地道:“好美。”

“咦!”

太始神色骤变。

只见那颗被星罗步甲清晰呈现在甲壳,吸引了大家注意的湛蓝星辰,竟忽然变得黯淡模糊。

须臾后,代表浩漭的星辰居然淡的如要消失!

给人的感觉,就是这颗被天外各方族群无比忌惮万分的星辰世界,拥有着自己的灵智和意识!

它感应到了异常,觉察到了不妥,于是它主动遮蔽了自身!

轰!轰隆!

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星罗步甲,高高昂着头,如在痛苦地挣扎着。

柳莺大惊失色,倏地化作一束星光,再一次到了星罗步甲的额头位置,和它神念意志一连接,柳莺便尖叫:“啊!它,它说……”

柳莺的尖叫声透着恐惧和难以置信。

“它说什么?”太始喝道。

星月宗的众人,全都嗅到了不对劲,也不提立即回归浩漭,去竞夺那三股能打造神位的本源了。

他们看着星罗步甲,看着不断变淡的湛蓝色星辰,心情顿时紧张了。

也在此时,散落在灰域的各方强者,都朝着此地赶来。

因为不死鸟女皇也飞逝而来!

哧啦!

代表浩漭的那颗湛蓝色星辰,先前所在的区域,星罗步甲的甲壳如被利刃切割,竟有深可见肉的血痕出现!

那么坚固的甲壳,凭空多出了如此深刻的伤痕,让众人瞠目结舌。

谁干的?

浩漭!

仿佛,仅仅只是将浩漭的准确位置,在甲壳上进行显现,就触怒了浩漭。

所以是浩漭在严惩星罗步甲!

呼!呼呼!

大祭司里德,卡多拉思,还有巴洛这样的异族巅峰战士,散落在莹莹的界壁外,目光越过透亮的界壁,都走看着星罗步甲。

着重看向那块,甲壳的一角处,那明显的深刻伤痕。

“好可怕!”

女妖族的蕾贝卡,如蛇般的发丝狂舞着,溅射着淡绿色的光电。

哗!

同样在星罗步甲的甲壳之上,又有一颗神奇的赤红星辰,也感知到星罗步甲的存在,朝着成年的蜕变。

“源血大陆!”

只看了一眼,虞渊就心生暖意,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远在深黯星域的源血大陆,才一在星罗步甲的甲壳出现,似乎就嗅到在这只星罗步甲的体内,有着他虞渊的鲜血。

星空巨兽本是源血散播的生命种子造就,而这只星罗步甲体内,还有虞渊的血。

于是……

因那颗湛蓝色星辰的浮现和黯淡,星罗步甲被切割撕裂的位置,伤口突然开始了极速愈合!

灰域是至高无上的泰坦棘龙所打造,暗藏着的血脉至理,根本就在源血!

此刻,灰域新的主人虞渊,又被源血赋予了完整的生命序列!

灰域和深黯星域,和深黯星域中的源血大陆,有着太多的渊源和共通之处。

源血未苏醒,却本能地帮助星罗步甲,赋予了它一道血能。

嗤嗤!

血光交织着,将星罗步甲撕裂的伤口迅速愈合。

代表浩漭的那一簇湛蓝,因另一股同等级意志的干预和插手,从星罗步甲的甲壳渐渐消失。

星罗步甲再也映照不出浩漭,也可能是浩漭的主动潜隐,总之湛蓝星辰不见了。

体型庞大的星罗步甲,缓缓收缩着,甲壳上的星域图加快呈现,可它却感到害怕了,它缩小后急忙重新沉向地底。

“它要蛰伏一段时间,醒来就能成年。”

柳莺替它说话。

界壁外的异族至强,里头的虞渊、太始等人,此刻都沉默了。

“两个!此方世界有两个奇异的星辰世界,我看到了。”

有着“群星之子”称呼的利奥,祭出了他的那座“生命祭坛”,将其化作一片璀璨星海,试图标注出来。

“停下!”

巴洛大声呵斥。

蓬!

利奥的那座“生命祭坛”,在想要依照星罗步甲展现的星域图,将浩漭和源血大陆的方向坐标呈现时,突然爆裂开来。

九级血脉的利奥,被巴洛视为**人,被贝鲁当做瑰宝。

可他生而具之的“生命祭坛”,就因为这么一次冒失举动,如一整块晶台炸裂,千万碎小的晶芒,落下以后融入星罗步甲。

他捂着心脏痛嗷,有十几种和生命祭坛相关的血脉晶链,也因此迸裂断开。

利奥的血脉等级迅速下跌,身躯变得干瘦,血能急剧流失。

巴洛脸色阴沉如水,怒道:“我就不该允许你来灰域!”

他将身上的衣袍脱下,将莫名重伤的利奥裹住,他看向神色苍白的利奥,如看着一件稀世珍宝摔的稀巴烂。

痛心疾首!

“我看到了什么?浩漭,源血大陆,它们有自己的思想意志?它们,才是我们这个世界最神秘的存在?”

通天商会的石景儿,和周游、钟离大磐站在界壁外,纤柔的身躯颤抖着。

“恭喜诸位,有幸见识到此方世界,最大最神秘的两个奇迹。”

虞渊看着裂开的大地,因太始而缓缓愈合,感受到星罗步甲满含恐惧地,进入了巨兽的沉睡状态。

他认为星罗步甲沉睡中都会做噩梦。

这只没成年的巨兽,怎么也没想到它先祖烙印的血脉,在它即将进行蜕变时,会触及深藏在浩漭和源血大陆的两个异类。

它差点因此而死!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