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武侠仙侠 > 猫真人 > 第304章 炼制丹药,窃取果实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304章 炼制丹药,窃取果实

杨玉真再次回到了扬州城里面的时候,已经是九天之后了。

离开扬州城的时候,高大帅要求她发誓十天内不得再入扬州城,她答应了,虽然是被逼迫下离开了扬州城,但是杨玉真还是遵守了诺言。

这是江湖规矩,强者放了弱者、败者一条生路,提出不过分的要求,那么输家就算是再觉得不爽,也要遵守规矩。

一路行来,扬州城里面的情况比想象中好得多。

“这个家伙,还是有点经营的手段呀。”

二百万人的大城市,经营起来可是很难的,战乱在这个城市留下了很多的痕迹,不过总体还算好。

来到了帅府,向着门房通报了身份之后,杨玉真很快被请了进来。

不过,沈渔现在正在炼丹,所以杨玉真被请在书房中歇息。

帅府里有点狼藉,很多地方被烧毁了,柱子墙壁上能看到刀痕,仆人和丫鬟很少。

“将军不让我们大兴土木,说这些留待以后再说……”

带路的军官讲述着沈渔的命令,沈渔进了扬州城之后,给自己了一个封号,太平将军。

“太平将军?”

“将军说了,他信奉的是太平道。”

“你的将军,他走的是太平道吗?这可是邪教呀……”

杨玉真笑了笑,大汉帝国覆灭之前,天机榜出现之前,太平道就已经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,没有影像记录,甚至连太平道的天地人三书都没有传下来,后人了解太平道是通过一些历史鳞爪来勘探一二,但无论如何,太平道的名声并不怎么好。

“太平道不是邪道,将军说了,他的承蒙三卷太平天书,以及护教神兽的抚养,有了今日的成就,请公主慎言。”

“啊?还真的和太平道有关?这个是我鲁莽了,我失言了。”

杨玉真楞了一下,点点头表示自己刚才说错了话。

其实,太平道什么的,都是三千年以前的事情了,现在还有谁在意那时候的事情,太平道当年覆灭的是大汉帝国,和大唐没有什么关系。

至于说邪道,这三千年各种各样的流派多了,乱七八糟的门派层出不穷,一个古老的,三千年前的门派,能掀起什么样的波澜?

而且沈渔这个土包子,可能根本不明白太平道的来历,谁知道他从古纸堆里弄出了什么玩意来糊弄鬼。

很多人起家的时候,喜欢扯出崇高宏伟的东西,但是却连基本细节都不懂,他还起名叫做张宝、太平将军……这个笨蛋,这些东西落到了有心人心中,会笑死他的,太平道的人如果真的还有传承,早就直接弄死他了。

“对了,太平经、天地人三书,沈将军拿出来了没有,可以让我看看吗?”

“将军说等情势好了之后,就会拿出来传授给大家。”

“嗯嗯嗯,怎么这样香?”

鼻端闻到了淡淡的香气,杨玉真仔细的分辨着空气中的味道。

“天罗藤、雪莲花、人参……沈渔他在炼药?”

“是的,将军大人正在炼丹,如果公主殿下愿意的话,可以去看看?”

“当然乐意。”

杨玉真早就听闻沈渔炼丹的本领了,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去看,现在有机会,当然很是高兴。

帅府的后面,有一个荷花池,荷花池中到处都是盛开的荷花,幽香的荷花却无法掩饰香气的来源,九转回廊的正中心的小亭子中,沈渔正在炼丹。

红红的炉火,高高的丹炉,扑鼻的香气,还有沈渔专心练丹的情景。

九转回廊的附近,还有十来名旁观的人,大家自觉地的站在外围,距离沈渔百米的位置,凝视着这个人创造着奇迹。

大还丹已经变成了传说,小还丹却是可以购买,沈渔练出来热乎乎的小还丹,一颗五百两银子,多谢惠顾。

……

端着一碗熬制好的八宝莲子粥,公孙小意笑意盈盈的走向了正在炼丹的沈渔。

在所有人羡慕、嫉妒、鄙视等的目光里,来到了沈渔身边,为他端上了甜品。

沈渔点点头,把八宝莲子粥一饮而尽,对着她点点头,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边。

远处围观的人交换着眼神,都在心中不停的下定义,这两个人的关系不简单,很不简单。

沈渔炼丹如同打坐练气(对外的说法),外人不能打扰,不然很危险,而现在,公孙小意却可以惬意的坐在了沈渔身边,她端过来的美食,沈渔也一口喝完,一点犹豫都没有。

这说明什么,说明沈渔和公孙小意的关系非常的好。

这种亲昵,粉碎了许许多多的谣言。

现在大家都知道两件事。

第一,高适没有死,沈渔拿出来的人头是假的。

王八蛋沈渔你不要脸,骗我们干掉了高大帅,和你一起上了船,现在才知道人头是假的。

第二,高适通过天机榜隔空喊话,说公孙小意外出谈判结果被沈渔扣押,她忍辱负重委曲求全,希望沈渔有点武士风范,不要伤害到他的妻子等等。

无耻的沈渔不但坑了人家丈夫,还连人家的妻子都接手了,还各种折腾。

人心都有一把秤,回味过来的大家这时候通过各种消息,得知了沈渔这一战赢的是多么的巧妙,对沈渔的敬佩和缺德更加了一。

当然,沈渔对此有不同的解释。

前者,沈渔表示哎呀哎,那天追杀高适的时候,高适居然带了一个替身,逃跑的时候让别人送死自己逃了,实在是无耻之尤。

第二点,公孙小意的事情,请大家尊重她的选择,高家人在扬州城作恶多端,公孙小意多次劝解包括实际行动,都无法解决问题,于是不得不大义灭亲云云。

比如高家曾经屠灭了几十处村庄,鸡犬不留,比如高家灭了不少富户,鸡犬不留,比如高家某个子弟和另一位平民军官争夺一个位置,然后找人暗杀了对方等到……

俘虏了不少高家子弟,高家的黑材料那是一堆又一堆,拿出来让报纸印刷,足够将高家的名声彻底弄臭,为公孙小意的背叛提供强有力的证据。

而公孙小意,也在公开场合表示,自己现在是沈将军的部属,会全心全意的效忠沈将军。

“老李呀,你说她是不是和太平将军好起来了?”

一个大胖子,靠在了栏杆上上,轻声的对着同伴说道,声音中带着无比的羡慕。

摇曳多姿的公孙小意走过了荷花池的时候,她的容貌比万花更加的美丽,小小的蜻蜓

落在荷叶上,不惊落一滴露珠,她走过了回廊,带走了他的注视,漂亮的小姐姐小时候就是大胖子的梦中情人,一晃十来年过去了依旧是这样的美丽。

“呸,我怎么知道,老郭,我知道你贼心不死,但是现在可别乱说,免得被人听到了,把你沉到荷花池中。”

“我只是想想而已,这个女人太能干了,而且不是一般的能干。”

大胖子杨玉真认识,是扬州城的一位富商,他的话,杨玉真还是赞同的。

沈渔进入了扬州城十天了,按道理一场战乱之后,扬州城会大幅萧条而且各种混乱,死上十几万人都很正常,但是让人惊奇的是,沈渔居然稳定了局势。

大家都说这是公孙小意的功劳,这个女人忙碌的每天只睡不到两个钟头,身体全靠小还丹和真气硬扛着,经历了十次刺杀和无数次唇枪舌战,成功的帮助了沈渔平稳了扬州城市面。

这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但是,她真的完成了。

远处的亭子里,公孙小意和沈渔秀了恩爱之后——当然,用沈渔的话说,不是恩爱,而是显示两个人亲密的关系。

沈渔手下没有一个有着治理百万人城市,千万人地盘的人才,所以进了扬州城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放母老虎归山,给公孙小意最大的权限,让她帮忙处理政务等等。

公孙小意也需要沈渔的支持,不然她很多事情做不了,比如这一次,忠心她的人损失惨重,那些家庭需要钱粮抚恤,或者安排亲人上岗做事,她都要给这些人一个交代。

丹炉力度火焰突然升腾了起来,然后收敛收缩,一股浓郁的香气四处弥漫,沈渔炼丹成了。

淡黄色的丹药放到了盘子中,三十二颗滴溜溜的让大家眼馋。

“柏家感谢沈将军大恩。”

人群中,一位中年人走出来,毕恭毕敬的向着沈渔行礼。

“柏先生客气了,这些丹药就交给你了,如果服用后有什么问题,记得来找我。”

沈渔很是平静的说道,然后自然有人过来帮忙用糯米纸包裹,蜡封后递给柏家的代表。

周围人也都用着羡慕的目光看着柏家的中年人。

入主了扬州城的沈渔,每天的事情就是治病,炼丹。

这场战斗不少人受伤,凡是自己人,可以得到补血散、金疮药等一系列药物的治疗,而有功之人,也可以得到小还丹的奖励。

虽然不是大还丹,有的让人失望,但是受伤的人发现,小还丹真的是好东西,滋补养身,弥补气血,无论是刀伤还是失血过多,一颗小还丹都可以解决问题。

受益的不仅仅是沈渔的手下,这次破城时候有所付出的人,也有人得到了小还丹,而不少没有受伤的人也对小还丹很感兴趣,凡是服用过的人都说好。

沈渔没有让大家失望,进入了扬州城之后,每天沈渔会在九转回廊中间的亭子里,在大庭广众之下,炼制一炉小还丹。

一炉丹药三十二颗,一颗算五百两银子,想要的话,麻烦拿出一万五千两银子!

一两白银够乡下人一家生活一个月,城里人一个月一人二两银子也能过得不错,很多小富户积攒了一辈子也不过几百两银子,是不是一颗五百两银子很贵?对不起,这十天里,不知多少人想要加价拿小还丹都找不到门路。

这是能滋补身体,充足气血,能让人延年益寿的灵药,看看老周王,服用了小还丹以后,眼看就要死的人,现在还是活蹦乱跳,而大唐的天子,也对这种药赞不绝口。

五百两银子算钱吗?一万五千两银子算钱吗?

对于富豪大户,皇室王族来说,花一万五千两银子,买一炉小还丹回去,十天吃一颗,吃得身体健康,万病全无,身强体健,消弭旧伤,能吃上个一年半,这一万五千两银子算什么?

很多人叫出了三倍五倍的价格,但是沈渔表示,这些小还丹是感谢这次扬州城出力的势力们的,他炼丹不是为了钱,只是想交一个朋友,希望大家理解,他不可能专心一直练丹,这种事情毕竟对修为有影响等等。

柏家人虽然付出了一万五千两银子,但是一转手五万十万都有人要,还能落下人情。

公孙小意凭着技术手段安抚了扬州城,沈渔则是站在了更高的位置,拉拢了扬州城的大户,比如柏家,经营的是煤炭和木材声音,虽然不如粮食等行业重要,但是一旦出问题,城里也会很麻烦。

但是这十天里,柏家一直老老实实,安稳的供应着扬州城的货物,就算是偶尔赔本也没有抱怨,而沈渔也投之以桃李,报之以琼瑶,一炉小还丹让柏家非常欣喜。

这一炉小还丹,柏家无论是自用还是送人,都有面子也落了里子,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

“杨胖子,你过来一下。”

沈渔对着那个大胖子挥了挥手。

“我,什么事情?”

刚才议论公孙小意的大胖子楞了一下,他有点不知所措。

“等一会去给公孙姑娘道个歉,你刚才的窃窃私语,你以为没有人知道,但是这座九转回廊有着特殊的布置,能够放大说话的声音,你这样做不对。”

沈渔的话,让大胖子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,他真的没有想到九转回廊居然有这样的布置。

“你也别太过于惊慌,我这个人是一个讲道理的人,说错话是说错话,不会上纲上线的,去给善堂捐上五百两银子,可以吗?

公孙姑娘是很好的助手,你们要学会尊重她。”

沈渔静静的说道,凝视了一样站在身旁的她。

她落后沈渔一步,双手放在腰间,恭敬而又本分,丽挽的宫譬,低垂的娥眉,暖暖的阳光停留在她精巧的的鼻尖上,宛如水波荡漾,白玉般的一点。

许多人,对公孙小意不满意,他们都认为这个女人窃取了胜利的果实,很多闲话四处流传,不堪入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