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玄幻奇幻 > 进击的后浪 > 第385章 意不意外,惊不惊喜?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385章 意不意外,惊不惊喜?

看不出来,猫七虽然没跟小灵种直接打过交道,可总结起来,倒真像是那么回事。

至少江跃观察那头小灵种,的确很符合猫七的判断。

要真没点吸引它的东西,这货不但是不好控制,甚至是爬到你头上拉屎。

江跃正要开口说点什么,忽然院子外的道路上传来脚步声。

脚步声并没有掩饰,快步靠近,到了门口并没有停顿,直接敲起了门。

听这脚步声还颇为熟悉。

这么晚了,居然有人登门?

江跃凑在猫眼瞥了一眼,发现来人居然是老韩。

老韩站在门口,双手不断搓着,看上去很是焦急的样子。

门吱呀一声打开。

“老韩,大晚上的出啥事了?”

老韩开门见山:“小江出事了,马上跟我走一趟。”

“怎么?”江跃一怔。

“我二哥秘密从京城返回星城,路上出状况了。现在情况很严重,我们得立刻去接应一下。”

主政就返回星城了?

这才去京城多久?是不是心急了点啊?

江跃一时间有点懵,问道:“到底出了什么状况?晶晶知道么?”

“还没来得及告诉晶晶,她知道也帮不上忙,徒然让她担心。我打算先不告诉她。”

说完,老韩焦急看着江跃:“你这边方便吗?现在就动身。”

“我倒没什么不方便的。”江跃道,“你等我一会儿,我收拾一下东西,马上就出来。”

“好,我在门口等你,要快!”老韩也不进门,一屁股坐在门口台阶边上,点了一根烟,闷声闷气抽了起来。

江跃回屋,稍稍整理了一下装备,背上背包。

下楼后,对猫七道:“七兄,我出去一趟。你悠着点,这边还得你老人家坐镇我才放心。”

猫七一对眼珠子露出一些古怪之色,哼哼两声,欲言又止,最终也没说什么,而是意味深长地回了一句:“你自己悠着点。”

江跃若有所悟,点了点头,这才快步出门。

“走吧。”

江跃出了门,招呼门口坐着的老韩。

走了几步,老韩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。因为江跃出门时,并没有随手关门。

这大晚上,就算道子巷别墅安全级别很高,也不至于夜不闭户吧?

“小江,门不关吗?”

“哦,没关系,它会自动关上的。”

两人说话间,已经走到了道上。

“咱们怎么过去?主政这会儿在什么位置?”

“坐车,车子在别墅区外头。现在道子巷别墅这边,外面的车不让进。这人还没走,茶就凉了。”老韩感叹。

连主政亲人的车子都算外面的车了?

看来万副总管果然是打算将这道子巷别墅打造成私人王国啊。

“老韩,行动局那边情况咋样?”

“忙,一天到晚焦头烂额。人手已经严重不够,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。小江啊,我现在心里是越来越没底。原来吧,我二哥是主政,我又在行动局干,总觉得星城再乱,对我们老韩家影响也不会很大。现在才知道,是我天真了。这星城的局势,比我想象中要复杂很多。小江,你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

“走一步算一步吧,现在说打算都是虚的。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更先到来呢?”江跃忽然无比感慨道。

“唉,要不是主政这次行动失利,也不至于如此艰难。小江,你对主政这次失利,有什么看法?对那个背后潜在的势力,又了解多少?”

江跃心里头微微有些奇怪。

不是说主政遇到点情况么?

老韩先前那么焦虑,怎么这会儿还有此谈兴?

不是说谈那些事没有意义,而是现在根本不是合适的时机啊。

好在,这时候两人已经来到别墅外头。

昏暗的道路上已经没了路灯,漆黑一片,显得更加凄清阴森。

黑暗中忽然一道车灯亮起,一辆停在角落里的车子缓缓驶了过来。

“小江,走。”

老韩说话间,主动拉开副驾座自己跳了上去。

后座一排全留给江跃。

江跃瞥了一眼这辆线条刚硬的越野车,拉开车门,坐了上去。

轰轰轰!

发动机如牛吼。

司机操控着这辆越野车,飞速朝星城外围驶出。

上了车之后,老韩似乎今天特别健谈,不断找话题。

“小江啊,你跟晶晶的关系,主政大人是认可的。以我看啊,你小子早晚会是我们老韩家的乘龙快婿。到时候,咱这辈分就得好好理一理,你可不能没大没小,再叫我老韩了。”

“老韩,看来主政大人的情况不算严重,你的心情也不算很糟糕嘛。”

“我这不是怕你太紧张么?情况要说严重,暂时是不算特别严重,但要是处理不好,就会非常严重,甚至有生命危险。”

两人说话间,车子已经开到星城边缘地带的哨卡。

老韩下车解释了一通,亮了行动局的身份,这才被放行。

不多会儿,车子进入荒郊,肉眼可见的荒凉扑面而来。

路倒真是通往京城方向的路,只不过这时候路上根本没有其他车辆行驶,以至于他们一辆车在空旷的道路上飞驰的时候,有一种莫名的孤独感。

“小江,路还长着呢,要不你先眯一会儿?”

“好,快到的时候叫我一声。”江跃居然一点没矫情,倒头就在后座上躺了下去。

后座一排三人位置,勉强可以躺得下。

老韩应了一声,不经意间,伸手调整了一下车内的后视镜。

大约又开了半个小时的样子,车速在减缓,车头一拐,缓缓驶入一个弯道当中。

这已经明显偏离主道,驶入无名小道当中,四周的环境也明显越发荒凉阴森,倒像是开进了阴森坟场似的。

后座的江跃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:“到了?”

老韩道:“差不多吧。我下去方便一下。”

说话间,车子已经缓缓停住。

片刻后,后座的门推开,老韩走下车来。一脸深意地瞥了四周一眼,缓缓走向边上一棵大树后方。

这果然是一片荒郊,本应该是鬼影都没有一个的荒郊。

但他转到大树后方时,赫然有人在那里等候多时。

见到他时,那人好像一点都不意外,还有些不耐烦地瞥了瞥手腕上的手表。

“迟了二十分钟。”

“呵呵,好饭不怕晚。”老韩含含糊糊笑道。

那人表情淡漠:“4号呢,他不下车么?”

“总得有人在车上吧?不然那小子惊觉了怎么办?”

“呵呵呵,不下车的后果他知道的吧?”

“知道。”

那人缓缓点头,淡漠的脸上还是没有半点波动,一挥手,暗处一下子涌出四名武装人员。

每人的肩上赫然扛着一把装备着高爆弹头的rpg火箭筒。

暗处,一名负责观察车辆的观察手报告:“车辆没有动静,目标并未下车,请求立刻发动攻击!”

“瞄准,发射!”那人一声令下。

四名武装人员齐齐瞄准,几乎同时发射!

轰轰轰!

高爆弹头准确无误,从不同角度准确命中刚刚停下的那辆越野车。

强大的爆炸力顿时将整个车身完全撕开,各种部件碎片连同玻璃渣四溅。

一片乌烟瘴气中,整个车子早已经摧毁得不成形状。

车上两具尸体,更是惨不忍睹,完全辨认不出形状,焦黑一片,支离破碎,各种碎片组织到处都是,树枝上草丛中挂满了。

“报告,命中目标,目标已死亡!”观察员迅速靠近现场,一番勘察后,很容易就得出了目标已死的结论。

那人显然是这一行的首脑,紧了紧手中的黑色手套,在几名武装人员的拥簇下,也来到了爆炸现场附近。

虽然炸得支离破碎一片焦黑,但还是可以判断出,这是两具尸体。

炸成这样,就算是大罗神仙,也不可能活得回来。

黑手套首脑嘴角溢出一丝嘲讽笑容:“都说这小子邪乎,连子弹都不怕。说到底,还是之前火力不够嘛!在绝对的火力面前,哪有不能摧毁的肉体?”

“罗队英明!在绝对火力面前,觉醒者那点事根本不值一提。现在很多觉醒者就是太膨胀,以为觉醒了就天下无敌了。典型没有被现代武器吊打过。这才几枚小小的火箭筒而已……”

黑手套似乎也觉得任务完成起来有点太过简单了,多少有些意兴阑珊。

“算了,我还得赶回去跟康主任汇报情况。收拾一下现场,尽量不要留下什么证据。这小子跟韩翼阳关系不浅,据说还是韩翼阳选中的未来女婿?听说中南大区的军方也很看好这小子。咱尽量别留下把柄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另外,派人去通知一下岳先生,就说他那边的布置暂时用不上了。请他先回去吧。亏我们布下这么大的阵仗,没想到这小子也没有三头六臂嘛。”

“罗队,那……那我呢?”老韩从大树后面走出来,小心翼翼问。

“你?你们工具人归岳先生管,你去找岳先生,向他致歉。4号工具人已经牺牲,请岳先生多包涵。都是为了任务。”

4号工具人,显然是说那位司机。

“你还不走?”黑手套罗队见老韩还犹犹豫豫,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不由得皱眉。

他是武装人员,打心底里并不喜欢和这些邪祟工具人来往。

而且,这种可以复制其他人身份,完全找不出一点破绽的邪祟,更是让他本能有些抵触,无法产生任何亲近感。

虽然他们这次为同一个任务而来,可他罗某人和这些武装人员都是正常人类。

只要是正常人类,自然而然都无法接受跟邪祟工具人和睦相处。

现在任务完成,目标击毙,他自然不想跟这邪祟工具人搅和在一起。

老韩忽然咧嘴一笑:“罗队,你不能过河拆桥啊。没有我,你们这次任务会这么顺利?”

黑手套罗队冷冷道:“这不是我的任务,是我们共同的任务。你别搞错了。”

“所以,你这是看不起我?”

“你想多了。”罗队很想点头承认,但想想这些邪祟工具人一个个都很可怕,能不翻脸还是别翻脸。

不然万一哪天复制成他身边的人,完全可以搞得他欲生欲死。

“罗队,你说咱们完成这么大的任务,康主任会怎么论功行赏?你罗队肯定要官升一级吧?”

“你是不是有点操心得太多了?”罗队有些恼怒,也有些意外地瞥了老韩一眼。

心想工具人不是一向只做不说的么?

怎么还混了这么一个多嘴多舌的工具人?岳先生对工具人的管理,看来还是不够严谨啊!

老韩耸耸肩:“说到底,为了贪图别人的一栋别墅,把人家诱骗出来,荒郊野外害人性命。这的确有点伤天害理啊。要不给你升官,哪能说得过去?”

罗队这回是真有些恼怒了。

有些事,大家能做,但却不能说。

一说就完全变味了,就好像道德审判的感觉。

“7号,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。就算是岳先生,也不会这么孟浪,说这些不知所谓的话。”

“所以,你这是用岳先生压我吗?”

“呵呵。”罗队冷傲一笑,居然并不否认。

老韩居然也不恼,诡异一笑,自言自语道:“看来,为虎作伥这种事,果然是没有心理负担的。罗队,你有老婆孩子吗?”

罗队真有些老羞成怒了。

一摸腰间,手中多了一把手枪,指着老韩。

“我现在一枪毙了你,岳先生只会认为你是为行动牺牲的。”

他身边四个武装人员,这时候也齐齐掏出枪来,锁定老韩。

那名观察员一直在处理现场,忽然怪叫一声,窜了过来。

“罗队,有点不对劲啊。”

“怎么?”罗队不动声色,努力装作很镇定的样子。

“车上……车上两具尸体,好像都是我们的工具人。它们的尸体都有共同特点,都是……”

观察员说到这里,目光流露出恐惧之色,望着被五把枪支指着的“老韩”,陡然间想到了某种无比恐怖的可能性。

罗队显然也是被这个消息给惊住了。

怎么可能两具尸体都是工具人?

如果被炸的都是工具人,那眼前这个多嘴的工具人又是怎么回事?

“老韩”脸上始终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,悠悠问道:“意不意外,惊不惊喜?”

罗队大惊失色。

他在察觉不妙的时候,脑子就飞速运转,陡然间一道念头闪过他的脑子。

“你……你是江……”

一个名字还没完全说出来,他额头的冷汗就已经跟下雨似的往下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