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向淮之的本意是想打住这个话题, 毕竟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 寻常人一般都不会再往下问。

高自翔:那什么, 真的可以问吗?

陆文浩:什么都能问?

路哥:我先来,你俩暗度陈仓多久了?

陆文浩:你们进展到哪个步骤了?我就是好奇哈。

高自翔:我分享给欢欢的链接……你们用过了?

路哥:真没在寝室里做过什么?

陆文浩:我记得你们以前老是一块回去。那什么,欢欢那出租屋的床好像挺大的哈。

草。

景欢热着脸骂了句脏, 打开键盘敲了半天字,最后一句话都没发出去。

他太了解这两人了, 你不搭理他们还好,一旦理了, 那不给个交代能被烦死。

他把嘴巴闷在外套里, 想看向淮之会说什么,外卖电话忽然接了进来。

从外卖员手中拿过夜宵, 他小跑回电梯,打开手机却发现没信号了。

到达楼层, 景欢刚走出电梯,就见向淮之家的大门开着,男生随便披了件外套站在门口, 正低头看手机, 屋内的光给他镀上了一层暖意。

景欢愣了下:“你怎么站在这?”

“看你去这么久,以为迷路了。”见到他,向淮之放下手机, “准备下去找你。”

“迷路……”景欢听笑了, “你男朋友有这么不靠谱吗?”

夜宵买的烧烤。向淮之接过袋子, 把客厅茶几上的杂物清理掉, 然后放下快餐盒。

景欢坐在他旁边,悄悄地瞄了他一眼,然后偷偷拿出手机,想看讨论组里的聊天记录。

向:没多久,刚谈。

向:你们刚刚看直播了?

路哥:看了,队伍的人都去看了,连本都没做。还好你妹这段时间去旅游了,不然够呛。

陆文浩:我也看了,竞技场都没专心打,送了一晚上分[猛男落泪.jpg]

向:给我刷礼物没?

陆文浩:?

路哥:?

高自翔:?

向:我刚刚抽的观众都是送了礼物的。你们连份子都没随,有什么资格提问题?

路哥:草,不是你答应让我们问的吗!

向:我反悔了。

陆文浩:那现在补刷!【恭喜发财,大吉大利!】

向:晚了,不营业了。

向:不聊了,有事。

后面向淮之没再说话,只有那三个人在自嗨,景欢看了几行后没了耐心,把手机丢到了沙发上。

吃饱喝足,景欢蓦地想起什么,睡觉之前,把背包抱进了卧室。

向淮之躺在床上用着景欢的手提,正在查收官方发下来的时装。

“怎么了?”向淮之问。

景欢打开背包,翻了一阵:“还有个礼物没给你。”

向淮之挑了下眉:“这么多礼物?”

景欢送他的生日礼物是一款钱包,向淮之收到的当天,就把以前用的钱包丢进了柜子。

“也不算是礼物……就那天我陪我妈逛街,给你买的袜子。”景欢买了好几双,摊开在手里给他看。

很普通的男款短袜,除了牌子LOGO,没什么图案。

但景欢还是问了一句:“喜欢吗?”

向淮之看着他手里的袜子,失笑:“嗯。”

景欢满意了:“那就好。我每款各买了两双,我们一人一双……就算是情侣款了。”

向淮之笑意一顿。

“情侣款”这种字眼,对他来说有些陌生,但他意外地喜欢。

景欢说:“我把袜子放去更衣间。”

“不用,”向淮之拽住他的手腕,“放桌上,我后天带走,这里我不常住。”

景欢“哦”了声,把袜子搁桌上,然后钻进了被窝,躺了一会儿又笑出声来。

向淮之刚喂完小向景,闻言垂下眼问:“笑什么?”

景欢摇头:“没什么。”

过了半分钟,他自己就先忍不住了,他抬头问:“那你现在算不算是金屋藏我?”

向淮之怔了怔,然后不动声色地把开着的两个账号组起队,拖到了蓬莱仙境挂机。

“算。”向淮之说。

景欢笑容变大,换了个姿势刷起微博。

翻了两条热门微博,觉得都没什么意思,景欢在被窝里挪了两下,忍不住抬头:“哥?”

向淮之很低地应了声“嗯”。

“不睡啊?”景欢说。

向淮之动着鼠标:“马上。陆文浩他们在游戏里给你寄了礼物,我去帮你领了?”

景欢:“……”

向淮之挪动鼠标时,手臂时不时能碰到他的脸颊,力道很轻,碰了几次后,干脆就直接贴在了他的脸侧。

景欢漫不经心地盯着电脑屏幕,实际上压根没把上面的内容看进去。

他想起那天在沙发上,向淮之的手臂贴着他大腿,灼热滚烫。

二十出头的年纪,又刚刚半开了荤,景欢脑中只是闪过几个画面,就莫名有些口干。

“哥……”他又叫了一声。

向淮之跟刚才一样:“嗯?”

景欢想说,你这屋也就只能藏我三天。

他曾经看过一个帖子,那位楼主说自己跟游戏老公约好面基,满心期待了半个月,然后见面一周……刷了七十多个魂兽材料。

他一开始只以为那是个段子。

万万没想到,自己面基三天,竞技场或有望突破三千分。

景欢默了默,说:“没事,你刷吧,我先睡了。”

他挪开脸,往下躺了几分。

闭上眼的那一刹那,他听见电脑合上的声音,紧接着卧室灯骤然灭掉。

景欢愣了愣,一睁开眼就被搂住了。

向淮之的眼眸平日看着很沉,在黑暗中却会发亮。

“等等再睡。”向淮之说。

景欢心脏跳得很快:“哦,那要做什么?”

向淮之垂下头来:“亲一会儿。”

卧室的床比沙发要宽大舒适,景欢不用再顾忌自己会不会摔。这个吻持续了很久,中途短暂休息时,景欢就去咬他下巴。

他本来担心跟向淮之提这种事会不会显得他太急躁,可亲昵一阵后,那点担心早不知道被他忘在哪个角落了。

他在向淮之下巴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牙印,然后清了清嗓子,一本正经地哑声问:“哥……比大小吗?”

-

两人在一起没羞没臊地过了几天,回家当日,景欢躺在床上不愿意起来。

他斜躺着,靠在向淮之肩上玩手机。

自从新拉了两个寝室的讨论组后,他们寝室的单独讨论组就没人说话了,都在新群里聊天。

景欢闲着无聊,也没看他们之前聊的什么内容,随便发了个表情加入聊天。

陆文浩:?

陆文浩:中午十一点半,您醒啦。

小景呀:嗯。

陆文浩:看来昨天睡很晚,年轻人熬夜不好喔。

高自翔:注意身体。

路哥:欢欢出来,哥带你去补补。

…………

这群人怎么阴阳怪气的。

关键是他们这么一说,景欢还真觉得自己腰有点酸。

他看了眼向淮之,对方低眼在翻微信群,表情如常,看起来一点都不虚。

“……”景欢咬牙,在心里给自己炖了一锅十全大补汤。

我很好!

我没事!

我还能再战一百年!!!

手机“叮”了一声。

妈:我和你爸傍晚到家,到时候回家接你,一块去餐厅吃饭。

景欢更蔫了。

起床收拾好行李,向淮之带他去吃饭。

说来惭愧,这是他们住进来这几天,除了拿外卖之外第一次出门。

向淮之能明显感觉到他情绪不高。

男生垂着眼睛,切牛肉的动作都慢吞吞的。

向淮之放下刀叉,把切好的牛排换给他,自己拿了他那一份:“叔叔阿姨几点回来?”

景欢愣了下:“不知道,大概六七点吧?”

向淮之应了声“好”。

吃饱喝足,景欢拿起手机想叫车,身后的背包忽然被人拿了起来。

向淮之拎着他的包:“走了。”

景欢说:“我还没叫车。”

“我送你。”

景欢眼底一亮,很快又收起笑:“算了,开车来回得三四个小时,怪累的。”

“没事。”向淮之说,“我乐意送我男朋友。”

景欢糟糕的心情被这句话哄好了大半。

他在离家几百米远的路口就叫向淮之停了车,然后在车上磨蹭了近半小时,才下车离开。

-

今年春节格外早,才放假没多久,各家各户就在漫天大雪里贴上了春联。

景欢刚跟父母买完年货回来,脱了鞋就冲进了房间。

他爸妈在客厅商量送礼的事儿,景欢一进屋便打开电脑,登录微信。

酝酿半分钟后,他郑重地打开了班级群的某个文件分享。

小景呀:啊啊啊哥哥!!

向:嗯?

小景呀:我过啦!我过了!!

小景呀:我没挂科T▽T

向:我也没有。

向:没法跟你做同学了。

小景呀:?

小景呀:比起跟你做同学,我还是比较想当你男朋友。

发完这句,那头就没再回复过来。

向淮之家里亲戚多,多到夸张的地步,年还没到就开始走亲戚了,这几天经常没法按时回他的消息。

景欢也没在意,考试过了,他心情无比放松,直直倒进了大床。

片刻,景欢坐起来想换身衣服,弯下腰时忽然想起什么,抓起了身边的手机。

同一时间,向淮之正坐在椅子上,耐心地听长辈唠嗑,顾着礼貌,他一直忍着没看兜里的手机。

十多分钟后,向淮之才终于从客厅抽身。

他边往走廊走,边拿出手机。

看到置顶好友陌生的头像和名字,他很轻地挑了下眉,才反应过来是对方更改了资料。

景欢把头像换成了小向景的布偶,男生的手捏在布偶的肚皮上,违和又可爱。

微信名则改成了“天天开心”。

天天开心:【照片】

天天开心:我今天穿了情侣袜。

应付长辈的那点疲倦飘散了一些。

向淮之舒展开眉头,点开图片看了几遍,然后长按保存。

景欢洗了个澡出来,头发都没怎么擦就去看手机。

他洗澡的时候想了想……给别人发自己的脚丫子,是不是有点不太好。

手机上面有几条未读,景欢略微忐忑地点开。

想天天开心:嗯,我也穿了。

想天天开心:不过在亲戚家,不好拍。

想天天开心:晚点开视频给你检查,男朋友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