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上了车, 景欢才想起自己里面还穿着猫咪图案的睡衣, 是他妈买的,景妈虽然看起来是位工作狂, 实则少女心未死,连手机壁纸都是粉色的。

景欢虽然内心抗拒, 但这衣服质感确实舒服, 加上是穿在家里, 就妥协了。

他默默地把自己的大衣裹紧。

向淮之却从驾驶座伸出手来, 从他大衣的衣领里, 拽出了睡衣的帽子。

景欢:“……”

向淮之捏着帽子一角, 扣在他头上, 然后拧着猫耳朵笑了一声:“你这……”

“我妈给我买的, ”景欢自暴自弃地说, “穿两年了,我高三剃过平头,睡觉时戴着还挺暖。”

一上车, 两人的手机就叮叮响个不停, 基本全是祝福消息。

景欢把手机调成静音, 顺便看了眼时间,推测了一下向淮之出门的大概时间,他道:“你这么晚出来, 叔叔阿姨不会说什么吗?”

“不会, 打过招呼了。”

“明天不用去拜年?”

“我爸临时有事要去一趟隔壁省, 取消了。”

景欢哦了一声, 刚想继续问,一个红包递了过来。

景欢看着红包上的“好好学习”图案,抽了抽嘴角:“嗯?”

“刚刚不是给我拜年了?”向淮之顿了下,“临时决定过来,家里只找到这种红包款式。”

景欢笑了下:“你又没工作,给什么红包?”

他们这的规定,没工作的学生是不用发红包的。

“给男朋友的。”

景欢心底一动,接过红包:“那我不也得给你回一份?”

“不用,”向淮之揉揉他头发,“年纪大的给。”

向淮之其实也就比他大几个月。

景欢被他这老成的口吻逗笑了,把红包揣进口袋里后,起身勾过向淮之的脖子,在他脸上重重地啵了一下。

“谢谢哥哥,哥哥mua!”

向淮之几个月前就听过这句话,不过当时开了变声器,把他一身鸡皮疙瘩都抖落了。

现在他却听得心痒痒。

他问:“你哪学来的这些话?”

景欢靠回座位上:“跟女主播学的啊。”

“……”向淮之缓缓转过头。

景欢浑然不觉,他感慨:“但是压根学不来,那些女生声音都太好听了,天生优势,比不过比不过。”

向淮之凉凉道:“多好听?”

“就,浑然天成的,跟我那变声器完全不一样。”景欢顿了下,“也有可能是我买变声器的时候被人坑了……但那卖家是小延推荐给我的,应该不至于吧?”

向淮之深吸一口气。

千里迢迢赶来陪男友过年,男友却左一句女主播,右一句男主播……

景欢:“不过这年头当主播也不容易,很多弹幕我看了都生气,不知道他们都是怎么忍的。”

“很喜欢看直播?”

景欢正要吐槽,闻言一顿,后知后觉地转头看他:“也不是……”

“看我。”

景欢愣住:“?”

向淮之偏过头:“我也是主播,看他们不如看我。”

景欢眨了下眼,反应过来了。

他憋着笑:“可别的主播都对我一口一个么么哒的……”

向淮之提醒:“他们只是嘴上说说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不一样。”

“……”

景欢无法反驳。

车里暖气开得很足,景欢躺着舒服,食困姗姗来迟。

聊了一会儿,他就歪着脑袋,一脸疲倦。

向淮之看了眼时间:“回去吧。”

景欢“啊”了一声:“那你呢?”

“回家。”

景欢怔了怔:“你大老远开车过来,真就是见我一面?”

“嗯。”

“……”

怪不得在车上坐了这么久,一直没发动车子。

景欢没动,向淮之也不催他。

要不是看他犯困,向淮之根本不想放他走。

几分钟后,景欢忽然问:“你今晚一定要回去?”

向淮之瞬间明白他的意思:“明天不拜年,可以不回。”

“身份证带了吗?”

“嗯,跟驾驶座一块放钱包里。”

景欢哦了声,伸手把安全带系上,舔了下唇:“那不然……我们开个房去?”

大过年的,大家都各回各家,街上比不上其他节假日热闹,酒店亦然。当地最热门的酒店,现在也还剩下两间豪华大床房。

景欢站在后面看向淮之刷卡开门,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万马奔腾。

草。

和男朋友开房了。

虽然之前也在一起住过,但“开房”这两字,怎么品怎么带感。

第一次跟男朋友开房,要怎么样才能装成很老练的样子?

在线等,有点儿急。

景欢正乱七八糟地想着,向淮之就先把外套脱了。

“我去洗脸,沾了点雪。”向淮之把电脑放在桌上,“电脑你可以用,密码四个九。”

景欢点点头,心想跟你开房,谁还顾得上开电脑。

向淮之刚进浴室,景欢立刻拿出了手机。

他大过年的从家里偷跑出来,肯定得找个借口,思来想去,还是只有一个最管用。

景欢翻出高自翔的微信,连发了几条信息过去,对方却迟迟没回复,打了通电话也没人接。

他皱了皱眉,又登上QQ去找。沉迷网游的玩家大多都习惯用QQ。

看着自己大几年前用的QQ名,景欢一脸黑线。

Jing-:[发送一个窗口抖动]

Jing-:人呢?急急急!

翔~哥~:【自动回复:肝战神中!勿扰!有事留言晚点回复!!】

“……”

半分钟后,景欢认命的打开了向淮之的电脑,登陆上九侠。

[好友]小甜景:在吗,急!!!

[好友]羊羽:在杀战神啊,什么事说

[好友]小甜景:帮我圆个谎,跟我妈说我今晚去找你玩,不回家了。

[好友]羊羽:?

[好友]羊羽:你先说你要干什么,我再考虑帮不帮你兜,毕竟阿姨生起气来太吓人了。

景欢本来不想说,又突然想起高自翔几小时前在微信群里暗戳戳地秀的那波恩爱。

[好友]小甜景:哦,也没什么事,就我哥千里迢迢来给我送红包了。

[好友]羊羽:?

[好友]小甜景:记得啊,别说漏嘴,过几天请你吃饭。下了。

高自翔蒙了一下,那句“我开着直播在混时装”还没来得及发出去,小甜景就飞快下线了。

高自翔直播间观众只有一千多人,此刻,直播间里的弹幕已经攀上了最高峰。

【???】

【@小甜景妈妈 阿姨在吗我要举报】

【家都不回了?这么刺激???】

【草,我竟然还能在这嗑到续集……?】

……

高自翔看着自己的直播间人气两分钟内从一千飙到三千,沉默片刻,然后拿出手机,给景欢发了个红包。

景欢关了电脑,看见手机屏幕亮起,以为又是谁的祝福短信,直接锁屏丢到床头柜上没看。

他换上酒店的拖鞋,转身进了浴室。

向淮之刚洗完脸,正在用毛巾擦拭,额前的头发被水打湿打乱,偏过头来看他时,整个人凌乱又性感。

跟景欢一样,他大衣里穿得也不厚。

上次在向淮之家里,向淮之也是穿着这件衣服,把他抵在沙发里,一边弄,一边咬他耳朵。

向淮之只停了半秒,然后继续擦脸:“看什么?”

景欢回过神来:“没。”

向淮之把毛巾挂回去,走到门边,问挡在门口的人:“要用浴室?”

大年三十,两人都是洗过澡的,他都能嗅到景欢身上的沐浴露味。

景欢站了一会儿,才说:“我洗过澡了。”

不等向淮之回答,他又道,“牙也刷了。”

向淮之笑了一下:“嗯,闻到了。”

景欢说:“闻到什么?”

“沐浴露。”

景欢哦了声:“那你想不想闻一闻牙膏味?我妈买的,好像是草莓味。”

……

两人起初只是在浴室门口接吻,到了后面,景欢直接坐到了洗漱台上。

景欢垂着头,手有气无力地撑着,细碎声响被浴室渲染上一些混响效果,听得人口干舌燥。

片刻,猫咪睡衣落到地上,被地上几道水浸湿。怕他坐着凉,向淮之用上衣给他垫着坐。

景欢庆幸自己是坐着的,他腿发软,非常怀疑自己能不能站稳。

向淮之用的是还是以前的方式,过了一会儿,景欢忽然伸手抓住他的手腕。

景欢喉结滚了滚,眼尾隐隐有些发红,商量似的问他:“哥哥,今天要不……试试别的?”

向淮之一滞,抬起眼看他,眸底隐忍,看起来也没比他好过多少。

二十出头的男生就像灯草,一点就燃。

向淮之看了他一会儿,然后垂眸,伸手安抚似的揉了揉景欢的头发,声音发哑:“你想试吗?”

“你不想?”景欢反问。

怎么可能不想。

在家里度过的那三天,一直在想,也一直在忍。

景欢见他一直低头不说话,以为他不愿意,刚想说什么,向淮之忽然弯下腰去,紧跟着,景欢小腹一麻,浑身都像被过了电。

他倏地一震,下意识伸手攥住向淮之的头发,轻轻推他:“哥,你干什么……”

声音都是颤着的。

“怕你一会跑了,”向淮之抬起眼来,嘴边泛着不明水光,“先让你舒服一下。”

景欢心跳失控,心想,我不跑,谁跑谁傻逼。

酒店里,所有的东西都有现成的。

很久之后,景欢伏在床单上,狠狠地攥着枕头,罕见的眼泪直流。

“我是傻逼,我错了……”

向淮之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他毫不留情地扣着景欢的肩,温柔地帮景欢擦去眼泪。

一晚上,景欢几乎没能完整地说过一句话。

称呼倒是换了很多个。

先是“哥哥”,然后是“向淮之”,最后变成了“你妈的心向往之”。

向淮之挨了骂也不生气,他抬起景欢的下巴,舔了舔他的喉结:“叫老公。”

-

空气平息,景欢洗干净后,盖着被子趴在床上一动不动,几乎睡着。

他这辈子没这么累过,不止是累,还疼……和爽。

各种感觉纠缠在一起,简直要命。

向淮之洗完两人的内裤,出来时,床上的人已经睡熟了。

他躺到床上,帮景欢最后检查了一遍,确定他没事后,才把手提搬到床上,开机。

左右也睡不着,不如先把今天的日常做完。

登上游戏的那一瞬间,好友消息就亮了。

[好友]莫问归期:大神,新年快乐!是本人吗?

[好友]心向往之:嗯。

[好友]莫问归期:我们刚好凤凰本差两个人,你来吗?那本简单,你可以开小甜景的号过来挂机。

[好友]心向往之:行。

副本开启,队伍里都是熟人,大过年的,大家都亢奋,虽然是深夜,在线的人依然多。

[团队]羊羽:[震惊]向哥,这么晚了……你怎么还上线了?

[团队]心向往之:?

[团队]莫问归期:大神,小甜景不在啊?

[团队]心向往之:睡了。

团队里诡异的沉默了一阵。

[团队]半生:那你问问他,早上要不要一起去刷狮王活动?

[团队]心向往之:不刷了,刚睡着,应该起不来。

团队频道彻底没了声。

向淮之挑了下眉,心想今天聊天频道挺清净的。

而在他看不见的讨论组里,消息数量已经蹦到了99+。

风轻轻吹:草,小甜景十二点多下的线,现在四点了,他才刚睡着……?

莫问归期:不说了,懂的都懂,懂的兄弟把懂字打在公屏上。

半生:懂。

哥哥大不大:懂。

本命芝芝桃桃:懂。

爱是分你吃:懂。

羊羽:懂是懂了……话说我明天不会被他们开红吧?我不是故意的啊。

半生:开红还是轻的了,你现在申请转学吧,还来得及。

羊羽:?

半生:节哀。

莫问归期:节哀。

爱是分你吃:节哀。

本命芝芝桃桃:节哀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。

羊羽=高自翔

半生=陆文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