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景欢醒来的时候, 直觉外面在下雪。

他侧躺在床上, 被褥盖至肩膀,愣愣地看了一会儿厚重的窗帘。

向淮之搂着他, 呼吸声很均匀,应该是还在睡。

景欢撑着身子起来, 喝了口桌上的矿泉水, 然后又躺回去, 拿起手机想发消息。

昨晚过得太随心所欲, 到了后面, 他都忘了去跟高自翔落实撒谎的事。

按了两下按键才发现手机没电了,景欢接上充电线, 在等手机开机的两分钟里, 他抬起向淮之的手, 重新搭到了自己腰上。

手机刚亮起来,微信消息就一条接一条的进来了。

高自翔:我开着直播, 在混时装奖励呢……

高自翔:你出现的那一分钟, 我直播间人气涨了几千。

高自翔:【恭喜发财,大吉大利】

手机光线有些刺眼, 景欢眯着眼睛来来回回看了几遍,才终于明白话里的意思。

他想了想自己昨天给高自翔发的消息,手指头都僵住了。

天天开心:?

天天开心:你特么的……你不会早说?!

高自翔:不是, 你也没给我机会说啊。

高自翔:再说, 我还以为你是要去夜店之类的, 谁能想到……

天天开心:[菜刀][微笑]

高自翔:不过你放心, 阿姨那边我搞定了,我微信给她说了你在我家陪我呢,我爸妈今年在国外过年。

景欢的杀意减了几分。

天天开心:我妈信了?

高自翔:废话,也不看看我是谁!

景欢松了口气,悬着的心放了下来,瞬间又变得懒洋洋的。

比起他上次的变声器事故,一句秀恩爱的话而已,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事。

景欢回了句“爹没怪你,跪安吧”,就把手机锁屏丢到一边,想重新酝酿睡意。

腰上挂着的手臂力道忽然重了几分,男生的掌心贴在他胃部的位置,哑着嗓子问他:“饿吗?”

睡意倏地跑光了。

景欢刚醒就心脏乱跳,诚实道:“有一点。”

向淮之闭着眼在他后颈蹭了一会:“那定外卖。”

外面果然下了雪,外卖好一会儿才送到,向淮之随便套了件外套去取外卖。景欢赖了会床,还在床上点今早微信里收到的红包。

向淮之刚出去,景欢便从床上蹿了起来,从大衣兜里找出了向淮之给他包的红包,拍了张照片。然后跟随大众,发了条喜庆的朋友圈。

酒店的暖气很足,景欢赤着脚走进浴室,一看到镜中的自己,瞬间臊红了脸。

他忍不住伸手揉了一下脖子上的红痕,不疼,也揉不掉,颜色反倒深了一点。

景欢从小皮肤就白,这些痕迹看起来格外明显。

他放弃治疗,决定明天去拜年的时候,穿一件高领毛衣。

向淮之很快就拎着外卖上来了,他刚走进房间,就看见景欢坐在床上,两腿侧着分开,低头不知在琢磨什么。

向淮之扫了眼他的腿,很快收回目光,把外卖放下后,拿起景欢喝过的矿泉水灌了一口。

景欢抬起头,表情复杂:“哥,你报复我呢吧。”

向淮之:“?”

景欢指了指自己腿上的痣。

痣周围红了一小片,突兀又暧昧。

“是,”向淮之说,“以后还敢乱发裸/照吗?”

景欢愣住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反驳道:“我那时就拍了大腿,算什么裸/照……”

景欢光是想起昨天向淮之垂着眼,反复啃咬这儿的画面,他就有点受不了。

好几次他被磨得不行了,伸手想把人推开,向淮之就会抬眸看他,眼神跟平时都不一样,没有冷漠,也不算温柔,只有属于成年男人的欲.望和性.感。

景欢觉得自己没救了,一大早,脑子里就都是这些黄色废料……

他在心里念了几遍自创的清心咒,拿起衣服往头上随便一套,坐起来跟向淮之吃外卖。

下午,两人出门一块看了个新年贺岁片。

贺岁档就是神仙打架,随便哪部电影都有看点,景欢挑了个喜剧片,名导拍的,内容精彩笑点十足,看得景欢心情颇好,离开电影院前还顺手拿了一张影院的宣传单。

上车后,景欢翻了两页:“哥,17号你有空吗?”

向淮之:“有,过完初三就没什么事了。”

“一起来看这部?”景欢指了指海报上某部悬疑片。

“好。”

景欢翻到背面,忽然低着头笑了一声。

向淮之已经打开了购票软件,偏过头问:“笑什么?”

“没,就觉得……你跟我谈恋爱会不会觉得无聊啊?除了电影还是电影。”

景欢说完,像是觉得说的不对,赶紧补了一句,“主要还是经验不足,等以后谈久了,我再带你玩儿野一点的。”

野一点的?

向淮之一瞬间想了许多,他沉默了下,问:“经验不足?你以前没谈过?”

“没有啊。”景欢顿了顿,好奇地问,“难道你谈过?”

“没有。”

景欢笑了,其实他不在意向淮之有没有跟别人谈过恋爱,陆文浩天天胡说八道,说不早恋的人生是不完整的。

但知道自己是向淮之的初恋,他还是会觉得开心,没别的,就是单纯的开心。

景欢手肘撑在车子中间的置物箱上,往向淮之那边凑了凑,说:“行,放心把初恋交我这儿吧,大爷会对你好的。”

向淮之听得心头发痒,很轻地笑了一声,趁着这个姿势,撇过头堵上了他的嘴。

傍晚,景欢回到家后,景妈随便问了两句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前在向淮之那练得多了,景欢应答如流,神态自然,回到房间后,他长吁一口气,并在心里给自己颁了个奥斯卡。

景欢洗了个澡,然后换上了高领的衣服。

登陆九侠,景欢操控着游戏人物往门派走,却被提示今天的日常任务已经全部做完了。

[好友]爱是分你吃:是本人吗?

[好友]小甜景:是啊0.0

[好友]爱是分你吃:你为什么还在用颜文字!!

[好友]小甜景:习惯了^▽^怎么了?

[好友]爱是分你吃:来杀运镖BOSS吗?我碰上奇遇了,是个十人本。

景欢知道这个BOSS,简单好杀,奖励不高。不过杀满十个运镖BOSS能触发转盘奖励,运气好的可以转到好东西。

[好友]小甜景:我能带上我哥哥的号吗?

[好友]爱是分你吃:不行。除非你告诉我昨晚十二点半到凌晨四点之间你都在干什么。

[好友]小甜景:……?

[好友]爱是分你吃:已知你十二点半游戏下线,向神四点上你号做日常,求中间四小时的详细过程,复述内容不得低于两千字。

“……”

是女人的直觉太恐怖,还是他们太明目张胆了?

说是这么说,最后吃吃还是让景欢把向淮之的号一块带来。

[好友]爱是分你吃:这本有单人任务,要分配一下,你来帮派YY吧?

景欢回了句好。

看清YY频道里的人后,景欢疑惑地皱了下眉。

为什么有好几个无极帮派的人在他们YY里?

难道两个帮又吵起来了?

景欢刚跳进房间,就听见里面的人正在聊天。

意外的是,前段时间还在丝绸之路打打杀杀问候爹妈的两帮人,今天语气却异常温和。

“唉,昨晚为了听故事,睡太晚,今早被我妈拽起来去拜年,命都折了半条……”

“一样,还好是过年,如果是工作日,那我岂不是原地去世。”

“嗐,觉可以少睡,瓜不能不吃。”这是莫问归期的声音。

景欢问:“什么瓜?”

莫问归期正在全屏打游戏,听见这声音,忍不住皱眉。

有点耳熟,但他想不起来是谁。

不过能进上锁房间的,一定就是帮里的人。他说:“向神和小景景的瓜啊,你昨晚不在吗?”

景欢:“……”

他这才想起自己变声器没开。

既然大家都知道了,那他自然不可能再去用女声说话,他安静了一会儿,才道:“不在,早睡了。能说说吗?”

莫问归期那股八卦的劲儿又上来了。

莫问归期:“也没什么,半生和羊羽你知道吧?无极帮的。和向神他们现实认识,啧啧,跟我们说了好多向神小甜景三次元里的甜蜜纠葛。”

景欢冷笑一声。

他和向淮之的甜蜜纠葛,他那两儿子肯定不知道,一听就是随便编了几个故事逗这群人的。

莫问归期:“作为交换,我们也分享了一些区里的事。”

景欢:“什么事?”

“就,你知道的吧。什么竞技场带妹事件、向神为爱开红事件、世纪豪华婚礼事件……”

景欢:“……”

景欢:“你记得还挺清楚,昨晚一定说了不少吧?”

莫问归期自豪地笑了一声:“那当然,他们还给我刷了一千多支玫瑰礼物呢!我怀疑我上辈子就是个说书的。”

“托小甜景他们的福,我们两个帮派在一夜之间拉近了距离。”

“我打算去给副帮提个建议,让她给小甜景发个九侠和/平/奖。”

莫问归期正说得上头,游戏页面突然就死机了——有人给他弹了个窗口振动,他这破电脑没挺住。

“靠,电脑死机了,等我下……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?”莫问归期熟练地关闭游戏进程,这才想起问,“对了,你是帮里的哪位啊?声音有点耳生,以前不经常来帮派YY吧?”

由于进程关闭,游戏界面骤然消失,YY频道出现在莫问归期的眼前。

他余光扫了一眼YY频道,然后立刻坐着不动了。

此时此刻,YY频道里跑得只剩下两个人,一个是他,一个是他上面的黄色马甲,旁边跟着三个字——

【小甜景】

莫问归期:“……”

“继续说啊,怎么停了。”小甜景马甲前面的绿色说话键亮了亮,和善地提出建议,“你这么会说,不如出本书吧?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