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都市生活 > 头狼 > 3731 卓尔不群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“行么?”

见我眼神直楞,始终不正面回答,连城又轻声催促一句。

“哥,咱先好好吃顿饭,行么?”我端起酒杯,使劲嘬了一大口。

刚刚还觉得芬芳美味的陈酿,此时却变得格外的苦涩。

当你决定要做一件事情时候,身边人,尤其是最亲近的人全都在不停的告诉你,这是错的,或者你还有别的选择,那种失落感和煎熬感,往往比选择更令人难以承受,此时的我就是这种状态。

“呃..”连城顿了一顿,随即挤出一抹笑容:“好吧,先吃饭。”

“酒喝的有点多,你俩慢慢聊着,我出门散散步。”王莽抓起餐巾纸,胡乱抹擦一下嘴边,貌似喝多一般,背着手晃晃悠悠朝房门外走去。

我耷拉下脑袋,一筷接一筷的往自己口中大口塞着饭菜,连城也没再多接茬,“滋滋”嘬着酒杯喝闷酒,房间里静的有点变态。

直到我把最后一口绿叶菜塞入口中,大口大口咀嚼几下后,昂起脑袋,露出了笑容:“谈吧城哥,你有什么想法我都能接受。”

“很委屈对么?”连城昂起因为喝酒而变的通红的眼眶,盯盯注视我。

“我的情绪能改变你的想法么?”我笑的愈发自然,看他不吭声,我接着道:“改变不了,所以我委屈与否都不太重要,您直接说您需要我怎么做就可以,能办的,我现在立即拍板,办不到的,我想办法拍板。”

连城脸颊上的肌肉不规律的抽搐几下,眼神复杂道:“小朗,你别这么说..”

“那我应该怎么说!”我瞬间提高调门,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“蹭”一下蹿了起来,手指连城的面门低吼:“你明明什么都知道,可他妈的还要逼迫我做出最不乐意,最难以忍受的选择,我拒绝你吧,咱这么久的感情一下子黄了,不拒绝吧,自己又别扭,除了委屈自己,还能咋办!”

面对我的突然失控,连城诧异的瞪圆眼睛。

“城哥,我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?”越说越火,我索性不绷着了,直接气冲冲道:“是脏手套还是特么破袜子,使唤完随手扔老远,想起来有用时候,洗一洗再捡回来穿,对么?”

连城慌忙解释:“小朗,你绝对误会了,我一直觉得咱们应该是弟兄,没有血缘关系,可却无比投机的弟兄。”

“那你问过你弟兄的情绪吗?有没有想过你弟兄,差一点就被你说情的傻逼做掉。”我喷着唾沫星子咆哮:“也就是老子吉星高照,但凡我运气稍差一点点,现在你应该正在我的追悼会上倾情演绎那首我的好兄弟,我的敌人遇险,你们一个个三番五次的跑出来跟我讲事实摆道理,可特么我被人撵到走投无路,有没有人跟他们讲过一句真理!哪怕是一个标点符号,林梓前段时间把我绑到斗国,李倬禹、贺家联合,想把我就地正法,贺来更是直接往我脑袋上扣大帽,我在羊城、鹏城、莞城三地的产业,哪个现在没受到波及,这种时候你为啥不替你弟兄做点什么。”

一句话吼完,我抄起桌上的酒瓶子,对准瓶口“咕咚咕咚”牛饮一波。

辛辣、滚烫的酒液顺着我的喉咙滑过,最后淌入我的肠胃,我被刺激的连声剧烈咳嗽。

连城抽了口气,内疚的呢喃:“对不起兄弟,我没想过你受了这么多委屈,刚刚的话,当我没说过,贺来你爱怎么处置怎么处置,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,绝对不带任何含糊。”

“麻痹的。”我恼火的跺了跺脚,也不知道是骂自己还是骂连城,瞅着他那张红扑扑的脸蛋子,我愤愤的吐了口浊气:“你话都说这程度了,我要不答应,显得好像多鸡八不懂事似的,不就放人嘛,放!待会就放,操!”

连城一把拽住我的胳膊,表情诚恳的道歉:“小朗,你别这样,整的我心里特不是滋味,大家兄弟一场,老让你迁就我,也不是那么回事。”

“打住吧。”我不耐烦的摆手;“老子能跟你置气,能跟你吐槽,但肯定不带影响你前途的,喝完酒,容我休息一两个钟头,我就放贺来,让你好好的回去交趟差。”

“小朗,你误会我意思了。”连城递给我一支烟道:“我确实是希望你放贺来,可没要求你在放他之前为自己合理的争取一些补偿,我的目的只是保证贺来不死就OK,至于最后这面子你到底给谁了,我心知肚明就OK,王者商会的人也在不停找你说好话吧,最后你完全可以说是..”

“用你教我啊?”我没好气的白楞他一眼。

“擦得,你现在真是牛逼大了。”连城一愣,接着笑骂一句:“你个狗东西,心里估计早就打好算盘了吧,刚刚故意冲我发火,就是为了让我内疚,感觉好像欠你一大笔,对不对?”

“我不吭声,好像你就不欠我了似的。”我收起怒容,深呼吸两口,恢复平静道;“刚刚我确实有点走火入魔,说的也全是真心话,城哥,其他人都能不考虑我的想法,如果你也不考虑,那我真是寒透了心,至于放贺来,我的想法是这样的..”

把阿飘跟我之间的交易,简单告诉连城以后,我舔舐嘴唇上的干皮道:“贺来本该死的,但那杂种牵一发而动全身,现在只能尽可能的让他为我多创造一些价值,如果通过他,让王者商会和姚军旗欠我一次大人情,还能化解掉林梓家族的仇恨,我还是愿意受点委屈。”

“林梓家族那边,事后我可以打着罗权的旗号,过去先安抚再警告一轮。”连城思索几秒钟后道:“这次林梓差点把我搞残,相信他背后的长辈们不会不清楚,如果我要报仇,他们不说害怕,至少后半辈子都得小心翼翼的提防,我主动冰释前嫌,他们恐怕也求之不得。”

我酸溜溜的哼唧:“你们上层大拿的事儿,我一个泥腿子可不懂。”

“别臭白话。”连城撇撇嘴道;“至于王者商会那头,你最好还是考虑清楚,贺家掌握的罪证是免死金牌也是烫手山芋,看看贺来你就应该清楚,把罪状捏到你手里,完事你再转交给他们,互相都信得过还好,信不过的话,王者商会的人要是怀疑你是不是偷摸留了备份,你将来恐怕很麻烦。”

“这事儿,我想好怎么做了。”我笑了笑道:“保管让他们除了感恩戴德,一点脾气都没有。”

“你想好就好。”连城揉搓几下太阳穴应声。

“再喝点啊?”我指了指酒瓶挑眉。

“咱可不敢跟你喝了,待会喝多再耍酒疯揍我一顿。”连城装腔作势的缩了缩脖颈。

“滚粗吧。”我一巴掌推搡在他胸脯上。

“哈哈哈..”

我俩相视一眼,接着同时大笑出声。

“小朗子,该说不说,你现在真的玩的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。”对着瓶酒灌了一口酒后,连城辣的“嘶嘶”倒吸几口凉气:“什么叫实力?明知道贺来酒攥在你手里,甭管是王者商会还是姚军旗,哪怕我这个出工不出力的大哥都得耐着性子好好跟你商量,谁都没敢生出抢夺的心思,这就叫能耐,我们这些年每个都有自己对你的忌讳,能让众多势力对你忌惮万分,你这卓尔不群绝对修炼到了极致。”

我感慨的昂头望向天花板,长长的吐了口老气:“为了这份卓尔不群,我也丢掉了太多太多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