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33小说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33小说 > 都市生活 > 超品农民 > 第2257章 额外补偿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讲述完了自己是如何追踪大妖队伍的经历,王伦便沉默了,并没有直接或者间接地向对面的那些宗主提条件,要求获取更多的修炼物品。

“王道友说的这段经历,其实还挺凶险的。”上元宗的宗主刘惬意说道,听完对方的经历,确实是凶险的,路上不止遭遇了沙尘暴,还碰到了大妖的追杀,体力透支,伤势严重。

“也还好,没太大的危险,主要就是从高空坠落到沙丘的那件事,受了一些伤。”王伦笑着道,看起来已经对那些凶险经历一笑了之了。

“摆脱两头大妖的追杀,也还算危险吧。”刘惬意接着道,确实是对王伦的经历感兴趣。

因为这种追踪过程的难度,其实是极难了,一路上王伦做了多次决策。这些决策大多是被迫做出的,很考验判断力,而王伦每一个决策都做正确了,路上没丝毫耽误时间,这段追击过程堪称优秀,刘惬意感兴趣,也是想着参考一下,回去就让上元宗的修士根据这个,多多思考。

如果能够从中借鉴到成功的经验,上元宗的修士在以后的追击以及摆脱敌人跟踪上面,都会获益。

看起来,他以宗主的身份来跟王伦学习,有些扯淡,但他并没有达到化神境,其实也是元婴修士,并不见得处处方方面面都领先于王伦。何况,他也习惯从朋友、对手身上学习一些东西。

“碰到那两头大妖时,其实情况很好,如果我停下来和它们厮杀,它们也不可能伤到我,当时只不过是要及时脱身,只能是选择和大妖队伍相反的方向飞逃,让那两头大妖追击,让它们怀疑不到我的目的,它们的追赶速度确实不满,为了尽快甩脱,只能是动用了两件极品法宝,制造爆炸效果,配合着我的一次反击,迫使它们停住了。”

王伦轻轻松松说着,仿佛提到的只是一件小事。

这事自然没有发生过。追击大妖队伍的过程中,他基本在云霄中飞行,并没有碰到过其他妖兽修炼者。

“王道友的这段经历,我们好像没有听说过啊。”唐行丘开口了,怀疑王伦是在说谎,要当众拆穿王伦。

王伦不慌不忙道:“这个不算危险经历,当时我也就没有说,刚才叙述我的追击经历时,也就是随便提了一嘴,恰好刘宗主感兴趣,才多说了几句。”

这时候包括刘惬意在内的宗主们,自然都反应了过来,王伦说的曾经在追击大妖队伍的路上甩开过两头大妖这件事,多半是王伦自己编出来的。

目的嘛,现在看着也十分明显了。

王伦说这段经历没丝毫的危险,着重提到的,是为了甩开敌人,动用了两件极品法宝,进行了法宝的自爆。

刘惬意于是侧过头,看了看郭群其。

这是灵宗的修士不满十二大宗门给石炎王更大的奖励,间接表示要更多的补偿呢。

不过刘惬意注意到,郭群其也有些懵,这应该不是郭群其授意王伦这么做的。

想想也是,就算王伦的目的达到了,所获得的也不过是相当于两件极品法宝价值的物品而已,郭群其不至于为了这么一点修炼物品,就和王伦配合,从其他十一家宗门这儿骗取。

毕竟,这么点物品,均摊到十一家宗门身上,其实每家都没有多少。

郭群其真要这么做,会很掉价,堂堂灵宗的宗主,不可能配合王伦这么干。

所以刘惬意也看明白了,这就是王伦想要得到额外的补偿。

他带着几分不满瞪了王伦一眼,却发现王伦的视线并没有看向他,仿佛将他的怒视自动免疫掉了。

“也罢,能要得到更多补偿也是你的本事。”刘惬意心中说道,倒是没有怀恨在心,王伦的举动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小打小闹,何况也没有将他当枪使。

“王道友可以的啊。”唐行丘不阴不阳来了一句。

王伦只是笑笑,坐着没有答话。现在已经不需要他做什么了,只要十二大宗门好意思,那完全可以不额外给他补偿,毕竟这儿在座的也都是十二大宗门的人,事情不可能外传出去。

但十二名宗主如果好面子,应该就不会让这种事发生。

他之前的话没有直接说出意思来,但这些宗主肯定都明白他的意思是什么。

“王道友原来不止受了重伤,还折损过两件极品法宝,为了追踪任务,确实付出了不少啊。”

奇珍阁的阁主来了一句,明显意有所指,在暗讽王伦的付出。

王伦也知道,这个时候自己来这么一出,的确会让一些宗主对他的印象更差,但之前的印象基础就不好了,其实也不在乎变得更差一些。

因为说白了,包括郭群其在内,这些宗主统统瞧不上他,他也就根本不需要在乎这些人对他的印象,先将好处抓在手上绝对没有错。

所以王伦顺势接话道:“宗主过奖了,任务完成了,对我也有好处,我的付出是应当的。”

“既然如此,也不能让你白白折损两件极品法宝。”郭群其面无表情,不知道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但王伦猜测,郭群其其实对他额外的开价,并没有什么想法,现在说要补偿他,也只不过是为了将他打发了而已,不想让人觉得十二大宗门很小气。

“多谢宗主。”王伦站起来拱手。

郭群其和旁边奇珍阁的阁主低声交谈了几句,随后后者说道:“我们也没多准备极品法宝,这样,我们以灵石来补偿,王道友觉得如何?”

王伦自然没有意见,直接点头就答应。

最后,王伦顺利拿到了一笔中品灵石。价值上,稍稍超过了两件极品法宝的合理价值,所以这笔额外的补偿的确很合算。

王伦也满意了。虽然加上这笔中品灵石,自己收获的总奖励,可能只和石炎王的持平,甚至有可能还低于对方,但这已经是他能争取到的最大收获了。

他没法直接向十二大宗门表示不满,能够通过自己的间接表达,获得这一笔灵石,完全达标了。

完成了自己的小心愿,王伦坐下来不再开口说话,静等离开时空城。

现在任务刚刚完成,郭群其估计也不会立即给他委派新的任务,他还要根据郭群其的安排,来考虑如何返回妖兽世界,去打开那个黑色盒子。

“诸位,任务胜利结束,但对敌人的打击还没有结束,你们是参与者,现在不妨直接将你们是如何击败大妖队伍的过程,浓缩一下,选取最要紧的信息总结出来。”万剑门宗主莫长风站起来,提出了要求。

众人也明白,现在妖兽世界那边,大妖队伍已经解散,队伍中的大妖不可能潜入进人族世界进行报复,他们都很安全,所以现在疯狂嘲讽大妖队伍完全没问题。

莫长风等宗主的心思,他们也十分明白,就是要他们总结出击败大妖队伍的过程,这个过程务必要将大妖们描述成蠢货,好凸显大妖队伍的无能。

所以带着这种目的,他们经过简单的商量,很快就由牛显群和饶奇做出了总结。

关于击败大妖队伍的过程,会很快放出去,消息也会马上传入妖兽世界,到时候那些大妖不但会知道它们是怎么被人跟踪到了藏身地,还会明白它们曾经犯下了多么愚蠢的错误。

估摸着,“罪魁祸首”的锦蛇大妖,日子要过的和金雕大妖、火烈鸟大妖、云豹大妖、魔血藤王和黑鹕大妖的差不多了。

当然,这些事情就和他们没有关系了。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,又拿到了赏赐,可以舒服一阵子了。哪怕很快也要像时空城中的这些元婴修士一样,拼命当苦力往时空通道中输送法力,至少也可以逍遥个几天。

“好,这份总结不错。”郭群其满意了,随即也直接宣布道,“诸位的努力,我们都记住了,现在诸位都能够好好休养一阵子,将伤养好,将精气神补足。”

莫长风跟着说道:“大家都回去吧,时空城这儿每个人都很忙碌,我相信没有人会想留下来当苦力。”

这玩笑话说完,各大宗主开始离开这栋用来开会、商议事情的建筑。

人族报复队伍的成员等到所有宗主都离开了,才开始在赵长老的带路下,离开内域,又从高台离开,很快来到了大门那儿。

他们各自能够休息多久,要看各自宗门的安排。而各大宗主之所以没有将他们分别叫到跟前说,自然是安排起来十分简单,根本不需要那么做。

事实上,当他们走出大门,刚刚在空中飞行时,传讯玉简就都有了动静。各大宗主并不需要直接安排他们,而是通过宗门专门的人。

比如王伦,此刻接到的就是赵长老的传讯联系。

之前赵长老要带路,没法单独和他说,现在联系上他后,直接代郭群其传话了。

王伦听完,接受了。郭群其的意思,是要他直接找地方自己住下,让他处在随时待命的状态。

等于是,他既不被允许回灵宗,外门住着都不行,也没有被立即安排具体的任务。

王伦愉快接受,求之不得。给予他一段时间的自由,哪怕不知道具体天数,也够了。

他去一趟妖兽世界,最花费时间的是来回的路上,但赶路时间加其他时间,全部预估到一起,九天应该足够。

郭群其那边再想压榨他的价值,也会注意点影响,他现在有伤在身,摆明了需要一些时间养伤,郭群其应该会给他十天半个月的休息天数。

所以他尽量不耽误时间,肯定是可以在郭群其让赵长老传讯联系他之前,赶回灵宗附近的。

郭群其的要求就是让他在离灵宗不要太远的地方,找个地方暂住、养伤。到时候随时联系他,他务必要能联系上。

做好了这一点,他可以说是完全自由的。因为就算郭群其派人监视他,其实也不可能真正监视到他。对于自己摆脱追踪的本领,王伦十分自信。

将传讯玉简放回,王伦和旁边饶奇打招呼道:“饶长老,我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饶奇此刻也刚刚通话完毕,知道王伦是有自己的安排,点了点头:“也好,王道友多注意休息和养伤,咱们稍后再见。”

王伦又朝其他人看了一眼,算是知会过了,但没有再和人说话,直接从空中飞落下去,很快消失在山林中。

牛显群有些心痒痒,很想直接跟踪下去,毕竟万剑门杀王伦的想法没有改变,只要有机会就会下手。

别看这一次妖兽世界之行,他和王伦还合作过,更是在一段时间内和其他人一起,待在同一个地方,看起来有着无数的动手机会,比如晚上趁王伦睡着了,白天趁王伦打坐修炼了,都能够直接下杀手,但实际上这种机会根本不行。

一方面,王伦在防备着,另一方面,灵宗这边也有唐行丘和饶奇,唐行丘肯定忌恨王伦,但也不会坐视他袭杀王伦,万一王伦被杀死,唐行丘都得遭到灵宗郭群其的惩罚。

所以任务执行的期间,他确实没法对王伦下手,现在想冲下去跟踪王伦,但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主要还是人手不够。他跟踪王伦并不能持续很长时间,没等到万剑门的帮手过来,王伦就已经远离了。

“罢了,宗主也知道情况,所以没有在附近安排人手,我一个人无法办成此事。”牛显群觉得,自己还是不要自讨苦吃的好,好不容易完成了任务,正好利用这几天好好休息一番。

王伦自然不知道自己离开后,队伍中的成员会怎么分散,没发觉有人在跟踪自己后,王伦还是绕了好几段路,彻底将可能的追兵甩开,这才在离时空城两千里外的偏僻地方暂时安顿。

没有干其他的,王伦设下结界,开始仔细检查身上,包括奖励下来的黑色储物戒,还有那些中品灵石。

他可不希望自己身上有着可供灵宗修士追踪的无形印记。既然郭群其给了他几天休息时间,他就要利用起来,而且是保证自己自由自在地利用。

一番细致检查,王伦没有发觉出什么异常的东西。不过王伦也没有在原处待着,再次更换地方,确保绝对安全了后,才重新设下结界,开始服下得到的疗伤上品丹药,然后打坐疗伤。

没办法,尽管急着赶去妖兽世界,但磨刀不误砍柴工,伤势现在还是对他的实力有一些影响,既然有现成的疗伤丹药在手,伤势能在很短时间内恢复不少。

半天后。

王伦的内伤基本恢复,身上主要的伤还是两处肩胛骨。碎骨已经“拼接”到一起,正在愈合中,不是特别使劲的话,不会被扯裂。

旋即王伦开始了极速飞行。受到肩胛骨伤势的影响,极限飞行速度也只有以前的八成五左右。好在他也是按照这个速度估算时间的,一切顺利的话,来回路上的时间都预留充足了。

……

“唐长老怎么又回来了?”

时空城外面,负责守卫的修士发现手持令牌的人是唐行丘,好奇问道。唐行丘才离开没一炷香的工夫,就又回来了?

“嗯,有点事情。”唐行丘应道,出示了令牌,没有和守卫闲聊,直接走了进去,一路到了高台面前,那儿的阴影中,已经站着一个人,黑影身在黑暗中。

“拜见宗主。”唐行丘拱手行礼,“多谢宗主愿意私下见我。”

郭群其开口就说道:“如果唐长老是为了求情而来,那就不必开这口了。”

唐行丘苦笑:“宗主,您应该也知道,所谓的我率领人族报复队伍期间,因为我的失误而让反贼在妖兽沼泽获得了宝物的事,完全就是站不住脚的,我没有犯错,反贼能获得宝物完全不在我的预料内,也不在其他任何人的预料内。”

“你犯没犯错,其实都不是事,”郭群其反问,“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真正是因为什么而遭到责罚的?”

“知道,”唐行丘老老实实道,“让反贼轻松获得宝物,被他们反过来狠狠嘲弄了我们一次,十二大宗门脸面挂不住,必须要有人为这事负责,才能够迅速消除影响。”

他是被推出来背锅的。因为反贼的事已经发生,影响已经造成,十二大宗门能做的,就是尽可能地消除影响,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让人背锅,但总不能是各大宗主背锅,也不可能是没有参与报复任务的人物去背锅,更加不能将锅扣到小人物的头上,那样太假,完全起不到消除影响的作用,所以这口锅最适合落到人族报复队伍的头上。

但除了灵宗外的其他十一家宗门,在有由头的情况下,不可能让自家宗门的人背锅,所以牛显群阴阳怪气指责他应该为反贼得到宝物的事负责时,其他人都默许了,他因此立即就背锅,而且没能够甩下来。

“宗主,既然您也知道我是无辜背锅的,不能明面上继续惩罚我,但暗地里放开一道口子么?”之前的惩罚已经出来,而且在执行了,这让他很伤,许多利益都丧失了。

这次主动来找宗主,就是想减少损失。

“唐长老,这个口子我开不了,不过如果你有立功表现,肯定能通融。”郭群其的强硬态度,让唐行丘有点懵。

他忍不住道:“王伦那人都通过说谎,让十二大宗门多给他一笔补偿了,宗主能优待此人,为何不能……”

王伦是谁,他又是谁!他的地位比王伦高太多了,所以一对比,完全不能理解宗主郭群其是怎么想的。

尤其是,他觉得自己背锅,王伦也是原因之一,十分痛恨着王伦。

“因为对你的处罚,是要做给其他宗门以及灵宗内部修士看的,”郭群其不耐烦了,“赏罚有度,才能够管好整个宗门,今天是看在唐长老作为本门最重要长老之一的原因上,我才和你说了这么多,现在够了,不得再提。”

唐行丘还是有些不能理解,但知道没法改变郭群其的想法,只好应了声“是”,随即说起了另外一件事:“斗胆请问宗主接下来会如何安排王伦?”

“怎么,唐长老有好的方法?”郭群其像如了唐行丘的意,顺着对方问道。

唐行丘直接点头:“宗主也是要利用王伦此人为宗门做贡献,我寻思之前宗主安排王伦在妖兽世界得到了妖兽晶核,这种事还可以来一次,我可以配合他完成任务,如果能再得到妖兽晶核,对宗门的帮助不小。”

郭群其岂会不知道唐行丘打的什么主意,唐行丘不敢直接整死王伦,但会往死里整王伦,好报私仇。如果让唐行丘这么做?一是会影响王伦完成任务,也就是影响对王伦价值的压榨,二是,他担心唐行丘反而会被王伦整到,别到时候唐行丘被整惨了,那就得不偿失。

要知道,王伦哪怕将唐行丘阴死了,也能有借口。而他已经发现了,王伦不是那种随便就能驯服的人,胆子太大,唐行丘将王伦逼急了,可能真的会在王伦的反击下饮恨。

所以郭群其很干脆地拒绝了唐行丘,让后者没有余地可谈。

打发走了唐行丘,郭群其直接从高台的通道进去了。唐行丘一言不发,表情阴沉离开了时空城。

找了宗主,但两件事都没办成,心情肯定糟糕,不过在外面飞行,被冷风吹拂,倒是也冷静了下来,唐行丘知道怪不到郭群其头上,关键还是要靠他本人,靠他能动用的关系,去对付王伦。

“就让你再逍遥一阵子。”唐行丘发誓,一定要将王伦整惨,将对方弄的人不人鬼不鬼。